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上班途中亂亂哀

我想看「仿生人會夢到五角星嗎」那篇底特律AU啊好好看嗚嗚嗚
但是用手機不會弄連結只好悄悄這麼推了...
@Vikaka
是上方這位太太的文嗚嗚我想下班(硍才上班多久)

[柯王子/盾冬提及]一個箱子(上)

呣。就是,之前一直想寫的雙CP文XD

雪國列車電影背景,ABO(對我下海了),HE

兩更左右一個故事,然後故事各自獨立,

時間線交叉,最後可以拼成個長篇,先隨便取叫<前往頭車>好了。

這樣就沒有連載壓力了<=這人最近想畫畫想畫同人圖想寫同人文想手作的癮同時在犯同時是個六月爆炸中的社畜,很糾結。

這回的故事主線是柯王子~

---------------

一個箱子(上)


這次大概難逃一死了吧。Curtis蹲在低矮的囚室裡想著,嘆了口氣揉揉被銬了五天整的手腕。

其實算是意料中的事,因為他失敗了。看錯了攻破那四扇門的時機、在錯誤的車廂逗留,只因為所有人都餓得精疲力盡--他們被擺滿了營養針的箱子晃得頭暈目眩,要知道那東西雖然難吃得像純粹的肥油乳糜,但天曉得有多少人還真的就需要那個--然後來自前車廂的埋伏逼得他們得棄守所有攻下的車廂回到尾車,唯一的收獲是在徹退的同時想方設法地拖了三大箱東西回去。

然後他這個盡責掩護的頭兒就被扔進了這裡。一個大鐵籠,低得只夠他半跪在地上轉個身,籠子外是冷得像外頭的冰雪似的肉類儲藏庫,和被切開的豬隻令人難忍的腥臭味。前廂倒是還按時地帶了蛋白質塊和毯子來給他充飢保暖,但昨天早上開始那些供給就全消失了。現在他的小囚籠裡除了半碗混濁的水外什麼也沒有。一個一米八的大個子餓得前胸貼後背,只靠那生來壯碩的身體素質還撐著能縮在角落裡想這些雜七雜八。

所以他只有想。再不想點別的,體內某個不甚理智的部份就要打起最近一塊生豬肉的主意了。

希望那三箱東西能給大夥一點安慰……他們又死了不少人。當他嚴厲地要求Edgar帶著大夥往後退時那孩子眼中的絕望還深深烙在他眼底--Edgar還太年輕,所有剩下的Alpha戰士以一個領袖的素質來說也都太年輕了。若他得了結在這兒的話,Tanya以新領導而言是夠強壯也有威望,但她是個Omega,剛懷了第二個孩子……Curtis想大家應該不會想去打擾那位剛被奪走一個孩子的母親;Grey沒門,他根本不出聲講話;Gilliam倒是做過類似的事,可惜現在太老,又少了一肘一腿,也正因為這樣他才將希望的棒子交給了Curtis。

所以他真的失敗得徹徹底底。失敗在還沒來得及培育出第二個足以領導大家的首領前就葬送了機會--他腦子裡有個殘酷又清醒的部份對他低語著:該是Edgar在這裡的。這樣自己好歹有機會重新組織人們救他,而不是像頭鬥敗的狗一樣等死。

說到底他還不是那塊料。足夠殘酷到能扛起大任的那塊料。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

小王子in箱子出場啦!


-------------------

放心~~~雖然開頭這麼(嚴肅?搞笑?我分不出來啦),

不過柯王子走地下情人路線盾冬走一貫的純情髮小路線的...

下週更下!

混更(?)

看了阿皮太太的問卷手癢來截圖...


以下都出自在下的本子XDDD

發現在一個本子裡要把15個方向湊齊好難啊...

有幾格根本作弊XD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0)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0.

詹吧唧的被單play(先點下面!啊啊啊啊)

https://wx1.sinaimg.cn/mw690/60fbcbf1gy1fs441ifdt5j20fr4pi4qp.jpg

-----------------------------------------------------------

Elisa上場了,沒看過漫畫的沒關係!

就當她九頭蛇版神仙教母吧(等等)

再一更半...就要來搞事了,咈咈咈咈

下週更雙CP文故事一(為何這麼說更新就知啦!)

本週竟然可能三更嗎!

現在Then, re-initialize me(重啓計畫)
When a boy(男孩絕望時)
都連載到一個超想快速飆更(車?)的點...
然後盾冬柯王子雙CP文大綱又快寫好了...
(照樣是有一咪劇情的pwp,一個三次元忙時劇情就變稀的節奏)
所以...週末就讓它隨機掉落吧!

我到底要先讓史蒂乎拍拍瑟瑟發抖的資產還是讓蛇隊兒撞撞轉起小心思的吧唧或讓倆A老冰棒隔著門發現他們通敵的隊友老柯把大魔王Jack王子玩得香氣四溢糾結著是不是時候和可能沒明天的一生好友告白呢(好煩啊不會斷句惹)
...現實是,快點午休充電去把下午的工作大魔王砍死比較正經...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4)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12) (13)

簡介:(全篇警告請看第一更)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14.

HTP有,回憶殺,大盾快抱抱你的資產啊!!


_________________

嗯,雖然我喜歡寫強制喜歡蛇,

不過還是要說...幻想不可以當作現實來期待喔~(搖手指)

如果妳男友想對妳做在下的文裡那些事,

請甩了他,小心的甩了他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3)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12)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有點黑的盾上線。本章算是過渡章,不過有重要的變化要發生啦!


13.

  「首先,你的臥室在客廳對面,浴室和廚房可以任意使用。每天除了用餐和睡眠的十小時外你有四小時的自由時間,但未經我同意不能夠離開大廈。地下訓練場每天可以使用一小時,須要再待更久的話請讓Jarvis通知我取得權限。這樣瞭解了嗎?」

  「是的,Sir。」WInter Soldier的回答簡潔輕快,像個服從的好士兵。

  他的臉上仍然看不出情緒,至少絲毫沒有因為稍早的不愉快顯現出不自在、或因為重回了Steve的房間而表現出懷念等等Steve料想過的表情。

  他就像數月前初到時一樣那樣站在陽光下,半長的髮絲垂在頰邊。可臉上不再是演出來的柔軟微笑了--灰藍色的眸子冷靜堅硬,薄唇抿得緊緊的,目不斜視地望著前方站得筆直。眼神中沒有敵意也不顯親近,幾乎什麼也沒有。

  那才是現在的Bucky--WinterSoldier,Zola的「殺人系統」,Steve提醒自己,如果不能好好地接受這點就別提想把Bucky好好地救回來。

  Steve抿了抿唇,事實上這反而令那些一路上亂七八糟閃過腦海的聲音都平靜下來了:摒除掉多餘的情緒,這讓一切變得簡單。

  於是他繼續用指揮官的平穩口氣直視著對方說了下去。

  「那麼,給你五分鐘,收拾好你的東西然後回到客廳這兒來,我們開始工作。」

 

***

 

  Rogers前指揮官--現在應該要稱教官了--有點兒改變。資產一邊有條不紊地將少少的幾件黑色短袖和工裝褲吊進衣櫥、隨身武器按著裝順序在矮櫃上排開,一邊在心裡快速地計算著。

  那些曾經易於讀懂的情緒被收了起來、肢體語言變得客氣而疏遠、直盯著自己時那雙天藍色的眼睛不再像是一碰就碎,反而涼爽得像夏日的海洋--你會不知不覺游得太遠,然後沉入其中萬劫不復。

  那些變化令資產的硬體不由自主地精神抖擻,對未來兩個月的任務評價樂觀;而同時他也察覺到了Barnes蠕蟲的顫抖。要去分辨那分顫抖是出於喜悅或傷感根本是無謂地耗費記憶體,資產選擇了略過這個步驟,但它莫名地確信大概後者比較多。

  它只花了三分十七秒就回到了沙發前指定的位置,Rogers教官放下手上的筆記本來抬頭看了看鐘。

  「三分半,做得好,士兵。現在我需要開始問你一些問題,請如實回答我。」他提起一支鉛筆再次翻開那本似乎列滿了各種項目的本子。

  「給我你的系統全稱與簡介。」教官點了點第一道問題,坐姿輕鬆地倒入沙發裡。

  「『資產』代號Winter Soldier,XRoom俄國項目,48年植入硬體名James BuchananBarnes起始實驗,51年7月4日初步排除系統蠕蟲投入使用,序列號32557038。」資產流暢地背誦出已經複誦過無數次的資訊。「主要功能為暗殺、潛入、情報取得及破壞性工作,可進行多人協同作業。內建語系六種,現任管理者為Nick Fury。您需要資產的詳細可操作武器清單嗎?」

  Rogers皺著眉頭在紙上記錄著什麼,左手隨意地擺了擺:「不用。聽起來會是個大工程……我需要51年7月4日排除蠕蟲的詳細過程。」

  「檔案損毀,」資產皺眉,Nick Fury也問過同樣的問題,第二次不能回答上級的詢問讓它涌起不適,所以它立刻加以補充:「削除檔案的原因被註記為維持硬體穩定度所需,系統紀錄在51年後資產的重啓次數確實呈現第一波顯著下降。」

  「蠕蟲。重啓。」Rogers教官慢條斯理地點點頭,在簿子上刷刷寫著。「你說第一波。那麼第二波顯著期是什麼時候?」

  這個很好回答,所以資產毫無停頓地開口回應了。「92年,當Brock Rumlow前管理員接管資產時起,期間十年資產都沒有再被強制重啓過。」

  教官填寫文字的手頓了一下,金色的睫毛低垂著又要求補充:「評價前管理員Brock Rumlow。」

  「前管理員Brock Rumlow為特戰隊隊長,具高度戰略部署、協同作戰能力,且傾向在行動中調整已有資源以發揮資產最高戰略價值。」資產停頓了一下,低聲補充:「初步估測適配度89%,受命停止接管前最終數值達到93%。」

  它盡力壓下說出「受命停止」四字時的難受感,但以Rogers管理員射過來的銳利目光來看,它失敗了。它抿起嘴。

  他看了它好長的一段時間才緩緩開了口:「你曾說過對我的估測是95%。而Brock Rumlow前提揮官的最終值是93%。如果今天Brock Rumlow再來找你回去,你會回到他的指揮系統裡嗎?」

  資產實在不喜歡這種問題。但系統提示必須服從暫時領導單位的問詢,於是它只好思索著回答:「……機率低於30%。Fury現任指揮官的適配率亦達85%,還在上升,且沒有放棄指揮權的意向。另外……」它不甘不願地又放低了音量:「Brock管理員已明確表示過不願接管的意願了。」

  「但你喜歡他的監管。」

  「強制重啓會造成硬體巨大的負擔,Brock管理員的記錄無人能及。」它讓自己儘量中立地解釋道。

  Rogers教官點了點頭,再次低頭回到本子上。「評價NickFury現任管理員。」

  「層級不足,請恕我無法回應。」

Rogers教官挑起了眉,似乎頗感興趣地從本子裡又抬起了頭。「層級不足?」

  「是。」資產木然地把系統資訊背了出來:「資產的首要任務是保持系統持續運作,次要任務是確保管理員持續監管資產、及其人身安全。Rogers教官的問詢內容有烕脅到次要任務執行之疑慮,請恕我無法配合。」

  Rogers教官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緩步踱到資產身邊。資產保持著自己的眼神停留在教官坐姿時的肩頸位置,警惕地留意著教官圍著硬體轉的腳步。腳步最終停在資產的身子側面。

  「你說了確保持續監管。那--」男人的聲音帶著一點兒難以理解的怒意。「你曾經為了確保我能監管你的那些小花招,你也對Nick Fury做過?」

  「不。」資產自己都有點奇怪自己怎麼會答得飛快:「現任管理員並未顯露出性服務為確保監管意願的可能性需求。」

  教官又走了起來,資產能感覺到他不時向自己投來的目光。它的硬體遞來後背衣料過於濕悶的訊息。

  「可無論如何你都不喜歡那個。」教官低聲道。

  「資產沒有感覺,資產的行為模式為系統運算及概率歸納的結果。」

教官停下了腳步。

  「那麼,現在你有管理員了,你會再對我進行之前那些……『確保』行動嗎?」

  資產張了張口。它原以為這句話會像其他的系統預設內容一樣順暢地從嘴裡滑出去,可它沒有。「……不。資產不進行無邏輯意義的行為。」最終它還是被擠出了喉嚨,但將近半秒的停頓讓它心頭警覺到:那是Barnes蠕蟲又在作怪。天知道這回它甚至沒察覺它浮上了表層。

  「這對我來說就夠了。」Rogers教官似乎對資產的回答十分滿意。他坐回了沙發中央,狀似隨意地叉開雙腿將兩肘靠在膝頭,盯了資產好一陣。

  「就像稍早Nick指揮官說的一樣,這是個服從性訓練任務。請複述他的指令讓我們雙方都確定彼此明白了要求。」

  這是個合理的指示。

  「代號Winter Soldier被暫時性編制入Captain Rogers麾下,進行兩個月的服從性訓練任務。期間資產需服從他的一切指令就像Fury指揮官,資產必須對Rogers指揮官坦白、順從。兩個月後回到Fury指揮官處針對這兩個月內的事項進行口頭與書面報告。」

  「沒錯。」Rogers指揮官簡單地一點頭。

  「那麼,在我們開始第一課之前,先和我說說Hydra--他們是怎麼訓……怎麼『安裝』你的?」


--------------


就亂亂聊

看了死侍之後覺得老學弟和DP配一臉啊...
想看機堡穿時回去看到冷戰期冬哥
然後多米諾和DP以為他遇到危險了一起趕過去,意外的完結了冬兵在九頭蛇的歷史的故事(?)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9)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9.

今天吃原味燒烤,下一更上BBQ

有個漫畫版的重要人物上場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嘎哈!在噗浪上有說,如果我跑劇情跑到腦子燒掉了就會開車,

然後就開車了...(默)

可惡不要突然丟大工作量任務過來啊長官在下不過就想有空時寫點PWP嗨一下QWQ...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8)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8.

一陣抽痛將James自不連續的惡夢中弄醒。朦朦朧朧地,他好像看見了Steve熟悉的臉趴在身邊,藍眼中寫著三四分的倔將和六七分不容錯認的擔憂,可碰上他的眼神,那些擔憂就化了,混混沌沌地溶成幾分自責和一大塊意義複雜的情緒。James讀一個Rogers就像在讀一疊白話文的報紙,可他太累了,視野邊緣糊成了一團。他又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床邊已經空了。他空了太久的胃在鼻腔辨識出空氣中濃郁的肉香時使勁地翻滾起來。他勉強讓眼睛張開一條縫。

還迷迷糊糊的大腦為了認出眼前陌生的房間花了番功夫,直到。

「再不醒我只能考慮找人拿鼻胃管來了,Doll。」

Brock Rum……不,Crossbones。

他終於看見了那條金屬臂,終於認出了床邊帶著面罩的男人。

Crossbones一雙腿大辣辣地擱在小邊桌上,百無聊賴地用鞋尖把床桌上的豐盛大餐往他的方向挪挪,眼睛還黏在手上的雜誌裡:「吃了吧!先前的涼掉已經撤下去了……你要再沒在至高領袖回來前吃點東西,我可就……」

 

「那個傢伙和你這個世界的Bucky是怎麼回事?」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用奄奄一息的聲調問道。Crossbones翻了個白眼將乘著大塊烤牛肉的餐盤粗魯地單手端起放上他的肚子。「先吃。老子他媽沒那個時間在這裡陪你一天。Sin還等著我帶她去幾個派對開開槍呢!」

男人艱難地撐身坐起,拿起刀叉,但一雙灰藍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不放。「我這人就是有一堆壞習慣。其中之一就是吃東西時需要聽故事,還有你那個面具太好笑了,要是你不把它拿掉我吃下去還得噴出來一次。」

Crossbones一把抓掉了頭上的面具。他真他媽恨死這群James了。難纏又總針對他的臉。長得帥又怎麼?為什麼全天下包括至高領袖和Sin都吃Winter Soldier這型的搖滾樂主唱風格?就算眼前的傢伙沒了那標誌的金屬臂和黑皮衣,那張蒼白的臉、黑眼圈和打著捲的深棕髮在稍早時候給監控室裡的Sin帶來了萬年難得一見的少女心爆炸可是讓他印象深刻……他恨不得當場掀掉那盤可恨得香噴噴的牛肉然後把人拎起來暴揍一頓,可想起至高領袖冰涼的表情--只好把所有的窩囊火全都先按下。

「我恨Bucky Barnes,每一個世界的Bucky Barnes。」他惱怒地嘀咕。

「吃。」他放下雜誌傾身敲了敲餐盤,威脅道:「你停下來我就不說了。」

男人點了點頭,動起刀叉切開那塊讓他饞了好一陣的肉。

 

***

 

Captain Rogers面色凝重地聽著最高會議對於民間四處抵抗情勢的簡報,悄悄地將手機切到了監視器畫面。

Bucky起床了,正用某種釘孤枝的氣勢邊瞪著Crossbones邊咬著他要人特製的第二份午餐。

他醒來了……Captain微微鬆了口氣。他清楚記得在自己結束後看見Bucky疼得連呼吸都不順暢的模樣時竄過全身的恐慌。有幾個瞬間Captain幾乎要忘了眼前的男人只是個有軍事背景的普通人,甚至沒有一條能抵抗自己的金屬臂。

愧疚感讓他在確定人只是昏睡過去、沒有更嚴重的損傷後要廚房按Bucky的舊時喜好烤了一塊肥嫩的牛排,吩咐正好任務中帶傷休養的Crossbones得盯著人好好地把錯過的午餐給補下去。

「Black Widow的事可以先緩緩。一個好消息,或說,訊息。」按掉了螢幕,他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地接上了剛停下的報告:「下一片魔方碎片的位置已經確定了--它在我們的舊朋友、T'Challa的手上。」

Zemo男爵立起身來微微弓身:「鑑於您最近應該想多爭取點休息時間,我很樂意前去為您取回它。」

 

***

 

James咬著嘴裡的牛肉,默默想著:「……新奇的口味,有點陌生的岩石氣味不過挺不錯啊……」

他又叉起一塊漸漸取代記憶中被標為「無上美味」的--與Steve在慶功宴時吃到的農業部熟成沙朗的--牛肉,邊嚼著邊打斷了Crossbones粗略又混亂的解說:「等等,我順一下……所以那個Bucky--你們這兒叫他啥?Winter Soldier?為了除去某個被預言會殺Steve的傢伙被神盾局捕獲,可就算Steve當時反常的沒救他,他也一直沒察覺Steve是Hydra的人?」

Crossbones咧嘴一笑:「是『到死前才終於察覺』……絕妙的一招啊,至高領袖。Zemo回來時還說,那個笨蛋都死到臨頭了還直說這個Steve不是真的,還認為Steve是他一生的好友,可事實在眼前:他不過就是至高領袖手裡的一顆棋子。領袖可下得一手好棋呢。」

James只覺得喉嚨裡汁水淋漓的肉塊結成了難以下咽的一團。他……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當他由Steve的口中得知最後的暗殺對象就是自己頂頭上司Nick Fury那晚直到如今,有無數個不眠的夜裡他都得用盡全力才能別去想那數年間執行的任務裡有多少人其實是Hydra的敵人。有多少可能的友方在自己的麻木不察和Steve的詭計之下成了自己槍下的罪債?有多少……有多大的機會Steve根本早已不把自己當成朋友,而只是爬上如今高位的台階。

眼底的Steve模模糊糊地在腦中分成了兩人。雖然身材瘦小卻溫柔的、意志堅定地用手中握有的一切對抗世界上的惡意的Steve--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的Steve--和最後那晚、如同Crossbones敘述中一般,對冷血的犯罪似無所覺地站到了他對面的Steve。他覺得自己大概懂了Captain挑上自己的原因。

撇除了細節與世界觀的差異,他們的Steve本質是……類似的。如此類同,而Captain大概是嗅到了自己就算被欺瞞至此仍然無法將情意割捨的軟弱。

而如果Captain所想的沒錯,那麼他的Steve……他的Steve還能夠回心轉意嗎?

沉重的疲累感刺穿了James的心。他重重地將叉子丟回石盤裡,在Crossbones懷疑的眼神中將它們推到一邊。「我飽了。」

Crossbones歪嘴一笑,將腿蹺回了小桌上:「那可是你選的。晚點至高領袖把你折磨爽時體力不夠可別怪我。我期待著他把你的左手扯下來掛在你的金屬死透了版分身旁的一天。」

James猛地抬眼望著那條手臂。「他……這是他從Winter……」

Crossbones可惜地嘖嘖幾聲:「不,真可惜。那是那渾小子逃出神盾監獄時自己留下的。至高領袖大概把一抽屜的追踪裝置都黏上去了,真他媽惡趣味。」

而它被掛在那裡。James望著那條鐵臂,若有所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大綱的方向稍微有點變動,

花了些時間改它...

所以這章之後也可能更改,

不過還是先放啦!

有沒有!很大的一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