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Turn your wheels(AU,車!SteveX普通司機Bucky,PWP一發完)

嗯,最近真心餓到半死...
只好快速割點腿肉先充個饑orz

梗是某次在坐長途車時想到的。
覺得自己害Bucky車禍丟了條手臂的Steve機車趁主人昏迷的期間去請人把自己零件改進一台車裡。

內有法鯊一美提及,其他的...就是台車。

-------
AO3
(↑完整版請點)
-------


他知道自己永遠都欠Nat一份情。畢竟在醫院昏迷的那七個月的時間裡,如果不是Nat替他把Steve的零件一塊塊撿回來,他這個沒用的主人現在就和Steve真的天人永隔了。

天車永隔,Bucky在腦子裡狠狠地訂正。

而且,去他的Natalia。

「Bucky,推掉這攤生意。」Steve溫暖的男中音從車用音響裡傳來,對照聯想起一些前晚發生的事兒害得Bucky渾身一激淩。可和聲線不同的是他的強硬態度--真的很強硬,Bucky用盡了全力、甚至把兩腳都踩上去了,可他媽的就是踏不下那個油門。

他只得放棄正面攻擊,挪下腳來和他心愛的車子講道理:「嘿,Stevie--你不能這樣擋我飯碗兒,我得養自己還得養你呢。更何況我上個月就答應Wanda和Pietro要載他們返校了。她那個笑起來像條鯊魚的老爸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荏。她另一個老爸也一樣。」

Steve沉默了好一陣。整台車裡就只有冷氣不干不願地咻咻咻吹著的聲音迴盪四周。

「……可是現在在下大雨。能見度都快低於兩公尺了。」

Bucky安撫地拍拍他的儀表板:「別擔心,我有你啊,我的『Captain』。你眼力那麼好,不會害我們車禍的。」

「可兩年前就是我害得你……」Steve嘟囔著,聲音愈來愈低。

嘆了口氣,Bucky輕輕撫摸過光線都黯淡下來的儀錶板面,柔聲道:「不是你的錯……Stevie,不是你。誰都不會料到那台油罐車會突然打滑……」

「就是我的錯。是我害你丟了一條手臂。我就不該生成一台重機,連替你當肉墊都做不到。」

上一秒還溫柔地摸著儀錶盤的金屬左臂嗡地一響,差點把革質的儀錶盤外殼刮出一道傷痕來。

「痛痛痛痛吧唧輕點--」

「所以你就讓Nat把你的零件拆了弄到這台車上?說起來你背著我偷偷進廠改造這件事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只是把零件挪過來而已!主要就是車頭那顆白星--」

「嗯哼?」

「還有座墊!真皮的你看看坐起來多舒服!當然排汽管那些金屬的部份得融了才能重做成轎車能用的零件稍微痛了點--」

「Steve‧Grant‧Rogers!」

「啊--我的車名系列名和廠牌名連在一起還真像個人類的名字呢,聽起來多神氣啊你說是吧Bucky痛痛痛痛痛不要糾我的皮皮皮皮皮--」

「夠了!出發!既然那麼神氣就不要給我因為雨下得大點就機機歪歪的!上路!我們要遲到了!」

 

於是一個小時後,盛裝打扮的女孩一打開門迎來的就是她炸了毛的叔叔和字正腔圓嗆得正起勁的「車用AI」。

「好久不見了Captain,你看起來比以前真心大了不少。」十七歲的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車頭那顆被雨淋得亂糟糟的金屬白星,唸台詞似地拍了拍後照鏡道。

「我女兒就麻煩你了James,」Eric推著他正替兩人撐著傘的丈夫來到門廊,露出一口大白牙拍拍Wanda的肩膀:「好好玩,要是那個叫Vison的不夠罩妳現場就把他甩了換個罩點的舞伴沒問題。」

「爹地,別人也有舞伴。還有Vison說不定比你還罩的好嗎?少因為Pappa一天到晚誇你就眼睛長到頭頂去了。」一身火紅裝束還化著煙薰妝的少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坐進副駕駛座,順手換上一首重金屬搖滾樂然後碰地拉上門把她那兩個視線又黏在對方身上撕不下來的老爸擋在了門外。「謝了James叔叔,我真迫不及待要離這棟粉紅泡泡冒到平流層的房子遠一點了,悶都要被那個氣場悶死……希望Pietro能成功活到我回家。」

Bucky警告地敲了敲方向盤讓還在以「大雨中行車之各種肇事率」為題進行長篇辯論的Steve替他把音量調小點,迴轉車身開上了馬路:「Pietro怎麼了?功課沒寫完被禁足了?」

Wanda又翻了翻眼睛:「不,我們昨晚看電視看到快十二點,他一時興起想在睡前去和爹地們晚安吻來著,沒敲門就進去了。」

Steve:「呃。」

Bucky:「呃。」

Wanda:「……我可以明天中午再請你們來載我的,真的。Tony叔叔有給大家準備房間過夜。他還說也給你們準備了車庫。個別的車庫。附淋浴間和小吧台。還有空調。」

Steve:「呃。」

Bucky:「呃。」

Steve:「……我也有空調。」

Bucky:「這不是重點,Stevie。為什麼Tony要給我們特別準備車庫?」

Wanda翻了今晚第三次白眼。

 

Steve車請大家點圖上車


「沒事的……Tony稍早打來過,說他留Wanda和Vison一起吃午餐,咱們下午去接她就可以了。」待Bucky又一次高潮後Steve才吻著他失了焦的冰藍色眼睛柔聲說了。

Bucky這才放心地倒回椅子裡,任Steve握著他大開的雙腿輕輕退出他的身子。「呼……呃,好險……差點被你嚇死。好啦,真的該放我醒來了親愛的。就算下午才要去接人,看你做成這樣,要把這兒清到能夠接個未成年人也得花點功夫了……」

Steve嘟著嘴望著Bucky挪著身子試著併攏起一雙大開了幾乎整晚的腿,又不捨地蹭上前去貼著他的頸子嗅來嗅去:「真是爽完提了褲子就走的典型啊Buck,連個抱抱都不給嘛……」

「給,給。」Bucky無奈地將金髮男人結實的身子攏進懷裡,才想坐直點弄個舒服的位子,腰卻開始發出痠痛的尖叫。「啊--痛痛痛痛痛,Stevie,你真的得改改每次提到Crossbones就過頭的習慣了。真是……」

懷中的金髮大個子聞言身體一僵,然而Bucky低下頭時卻沒見到意料中又嘟起的嘴唇,只堪堪捕捉到藏在睫毛下方那雙天藍色眸子骨路路地轉了半圈。

「……你又把它藏哪去了,Stevie?它已經不在車庫屋頂了是吧?」

Steve埋頭不語。

「Ste--vie--」

Steve硬是扛著那雙灰藍色眼睛愈來愈沉重的盯視,整顆頭都藏進他頸窩裡去了。Bucky嘆著氣輕輕扯著男人腦後的短髮捕捉那雙藍眼的視線。

「嘿,Steve,能不能別幼稚了,你知道我和Brock不過就是損友--」

一陣熟悉的卡車引擎聲緩緩飄過。

懷中原本還繃著的男人身體悄悄地跟著車聲放鬆下來了……

Bucky抬起一邊眉毛,心裡默數著今天的日子--

「幹!垃圾回收日!Steve你做了什麼自己看著我說,看著我!」

 

END



民宿的貓主子,很速系的躺在我隨手放著的草帽上...
主子主子,小的還不想晒乾,帽子可肯施捨給小的一天?

順說,這間用的傢具不錯,還有教父三部曲藍光,結果今天退房前都在看片子...

【旅行中】
同行小伙伴看到照片這樣的雲從山另一頭湧下來的畫面,
默默的拉拉我衣袖:「下一本就畫Steve從山的另一邊湧出來好了?」
我:「...那是什麼畫面。」
小伙伴:「就,宮崎駿的風之谷看過吧?巨神兵出來那一幕...」
我:「那吧唧呢?」
小伙伴:「拿著狙擊槍在前面眼睛睜大大,」
我:「...認真的考慮要開槍了這樣?」
我:「這是什麼恐怖片穚段?我怎麼會和看到這麼美的風景卻一直冒這種想法的傢伙出來旅行?」

還有...30來頁...
三菱的普魯士藍可擦彩色鉛筆好用XD
這樣到時候上線就不會看不清楚哪些描了哪些沒啦XD

然後依然是把該擋的全擋了...
這次的肉量是個早上醒來會被自己牆上貼的稿子嚇清醒的程度(妳夠)

我還活著

更得緩了是因為...在畫本本。
十二月出的一本蛇盾本<替你記得>的現代版(就叫下冊好了,雖然兩本都是獨立閱讀無差),
雖然上冊是純盾冬,不過下冊是盾冬主,有小小一段冬盾,

不過就是想要詮釋一下一個(和官方蛇盾完全無關的)蛇盾What if...
表達一下對官方一開始出現蛇盾時的興奮期待(一種事情沒有絕對,另一種可能這樣的感覺)

(現在官刊走向我整個放生,在Bucky回來前都不想看了orz)

設定比較像是(上冊)史蒂夫在二戰期因為和九頭蛇纏鬥了太久而身心俱疲,

於是覺得要對抗一個不斷增生永不消失的組織,吞掉其他的頭成為最強的一顆才可能有解。

可吧唧哥哥發現了...而在戰場上更久,對戰友情更身有所感的吧唧哥哥陷入了兩難...然後就掉火車了(中略也太多)


(下冊)則是由蛇盾為基準走隊二隊三線的What if,

包括盾兒知道吧唧變冬兵後對二人要怎麼走的選擇等等...


--老實說吧,我畫這故事有40%是想開車(被打),

盾兒黑黑的,冬哥(其實也算)黑黑的,結局基本HE,

不過我的蛇盾兒人設(不管文或漫)都不會無端洗白,

史蒂乎這個性如果黑了一定白不回來,

因為他一定是覺得自己做的事值得,正確,有必要。

所以也不能說真是黑了,這就是What if的真諦不是嗎XD

本來世界上就沒有完全的對錯。


...我大概就是寫這篇來降粉的orz
等我先分鏡完畫個脫衣盾就照個圖發上來(夠了妳滾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4)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在任務中遇見了Brock Rumlow。

_______________

昨天今天一直在和整理房間奮鬥結果就忘了更惹XD
冬系統邏輯性撩人準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Steve將自己關在套房的廁所裡,仔細地思考著Rumlow丟給他的那些話。

那仍然有可能就只是個圈套而已,鑑於他手腳麻利地趁著他恍神的一瞬間丟了粒手雷過來然後溜得一點影子沒有。

他想到那名律師拍上他胸口的報告。

他想到Bucky乖順地在審訊室中接受訊問。

他想到安全屋。

 

他想到Rumlow。那個說和他「沒私人恩怨」的傢伙一邊用著他見過的最豪華單人武器庫存量對自己掃射邊多嘴地放了一地震撼彈:

「當你告訴他九頭蛇沒了、Pierce死了時,他大概就投降了對吧?」

「他早就知道Hydra沒了。」

「想想你在往他那兒去的一路上揍退了多少跟著『傳說』黏上來的組織,這會是你資料裡看見過的那個鬼魂、那個暗殺者會犯的錯嗎?」

「他撒出了餌,而你是最後咬勾的那條大魚。」

「他要什麼?你覺得一件武器會想要什麼?」

「別傻了肌肉洋娃娃,它聰明透頂。」

 

然後Steve想到心理醫師對他說的話。

以及自己察覺到不對的那一刻:

Barnes在透明囚車中,告訴自己他什麼都還想不起來。

他還沒想起來,但他已表現出……「符合期待的馴順」了。

即使他連他們過去什麼樣子都還說不出來。

這本是一個剛脫離控制的士兵不該擁有的特徵。

憤怒、痛苦、記憶閃回、生活自理能力上的缺陷——Sam和他提過、他自己經驗中一個長期戰俘在康復期會表現出來的外顯行為,出現在Bucky身上的寥寥無幾。

「罪惡感」……律師的聲音再次迴盪在他的腦中。一聲強似一聲,震得他頭疼。

這代表什麼?他究竟把自己當成什麼?

是的,他確實發現了,只是這背後代表的意義太過可怕,讓他下意識地將它埋進了意識深處。

他決定來做個實驗。

 

***

 

「今天你表現得真好。」

資產從吹風機的噪音中回過頭,正好看見摁開了電燈走進浴室的Rogers向他扯起個微笑。

資產知道要怎麼應付這個。

「一直夢想著能再和你並肩作戰,Steve。」它答道,關了吹風機,將管理員落在房門口的浴巾撿起來遞了上去。

Rogers的目光停在它好好洗過澡後還泛著蒸氣的蜜色胸膛上停了半秒,然後不自然地轉開了,接過毛巾搭在肩上有點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

「我也是……是啊,我也是。」

資產望著Rogers管理人消失在門後的紅耳根若有所思。

 

甚至連裝都不必,需要做的不過是卸下偽裝而已。Steve將水開到最大後兩手撐著牆壁苦笑。Peggy已死的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從少年時代起就對最好的朋友起了無法宣之於口的幻想──直到如今。

他對需要這樣「測試」Bucky感到痛苦萬分,但Rumlow的話已在他的心中盪開漣漪。他得知道,才能想出個辦法真正幫上他的朋友。Steve知道自己願意為了幫他好起來付出任何代價。

 

資產關了整間公寓裡的燈。它知道那個叫Jarvis的人工智能──它的同伴,它想著──會看見所有在公共空間中發生的事,於是他直接進了管理員的房間。

它認得那個眼神。前任管理員年少時也曾在望著自己踏出戰場的步伐時露出類似的目光,只是比起Rogers,Rumlow的目光更加露骨,而當他真正成了它的管理員之後──他就基本再也沒有掩飾過它了。

可Rogers管理員的有點不一樣。Rogers管理員──不管是出自什麼原因──在試著藏起這個眼神。

這很有挑戰性。

資產想著,掀開管理員的棉被。

它知道要怎麼做。

 

***

 

當Steve在洗乾淨身體後又鬼使神差地將水轉到最涼然後猛沖了十分鐘才穿上衣服出來時,他發現公共區的燈全暗了。

「Jarvis?」他頓時警覺起來,低聲道。

「沒有威脅,Rogers隊長,是Barnes先生關的燈。」Jarvis冷靜的男中音立刻響起,在他開始四處張望時又補了一句:「Barnes先生現在在您的房裡。」

Steve點點頭,跨開步子前又抬頭問了:「他看起來情況還好嗎?」

Jarvis毫不猶豫地答道:「穩定,沒有情緒紊亂的徵狀。需要我為您開燈嗎?」

Steve搖了搖頭:「不必了,謝謝你,Jarvis。」

他抬步輕手輕腳地進了只亮了盞床頭燈的臥室。床上人的身體幅度十分熟悉──在治療期間他每天都盯著螢幕上那個在玻璃車中的人影看著,試圖用最快的速度習慣老友七十年來的一切變化。不論是神情還是體態。

「怎麼了?Bucky?」他低聲問著,弄出腳步聲來慢慢靠近床前。「不想睡自己那?」

「覺得不舒服。」床上人半埋在枕頭裡的鼻音軟軟地搔著他的胸口。「今天想在你旁邊,我有點……怕。」

Steve坐上床沿,努力別把手放上那裸露在被單外的肩膀上。Bucky把自己的右半邊身影留給了他。「怕什麼?」

棕髮男人將臉整個埋進枕頭和長髮中間。

「一個人,玻璃和金屬觸感的小管子。」

Steve不禁笑了笑。「Tony該給你個木質床架。可金屬的對我們來講可能真的好點,你還是偶爾會做惡夢對吧──」

「Steve,」男人軟而低的嗓音又從枕頭縫裡傳過來了。

「陪著我。別關燈。」

Steve點了點頭,將床頭燈調暗到不至於影響睡眠的亮度,然後倒進了棕髮男人給他留出來的空位裡。

一日的勞累和熟悉的體溫讓Steve前所未有地放鬆了下來。他模模糊糊地睡了過去,卻不知道在他的呼吸緩緩變得悠長後,身邊的棕髮男人又張開了眼睛。

 

管理員的身體語言寫著放鬆和享受。它靜靜地在昏黃的光線裡觀察著已經陷入深睡的Rogers管理員,評估著六個小時又十五分後用一次口|活來吵醒他會是一次躍進還是自討沒趣。最後它決定先側過身來,將背脊稍稍地依入身邊人的懷裡。

耐心,就等一晚就好。

確保Rogers管理員的優先級強過一切,而撈回記憶長期作為Barnes中士而活太過危險,它得保證自己運行的穩定,同時成為Rogers管理員眼中特別的存在。感情很脆弱,它得加注才行。

來到大廈後它開始上網,它知道怎麼演出那些康復期「人類」老兵們的適應困難模樣來──即使它酙酌調整過表演強度,它可不想被放在療養院的角落裡生灰塵──而綜合運用一下想來能適度地提昇這回的任務成功率。

資產閉上眼睛,在陷入待機狀態前又在腦中詳細演練了一次。

 

***

 

Steve醒來時覺得身體有點兒不對。胸口悶悶的。

他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摯友長得不科學的睫毛──他差點嚇得跳起來,渾身猛顫了一下才硬扛住了強迫自己放鬆身體──Bucky就趴在他的胸口,睡得一派詳和。微張的水潤雙唇離自己不到十公分,溫溫的鼻息一陣陣地撲在他壓出枕頭印子的臉頰上。

他覺得吹進窗來的清晨微風都燒了起來。

正當他愁著要怎麼把好友弄下身來,好去浴室解決很不妙地開始精神抖擻的某部位時,身上的男人微微哼了聲睜開了眼睛。

「……嗨,早,Steve……」男人發覺了驚恐地盯著自己的那雙湛藍眸子時臉上浮起個慵懶的微笑,扭著身子抹臉的當兒蜷起的膝蓋奇準無比地擦上了Steve半勃|起的胯間硬物。

Steve渾身抖了一下,不顧一切地將那具溫暖的結實身體掀了下去。

「……怎麼了?」Bucky撐起身來睡眼惺忪地問著站在床邊大口喘氣的好友,捊了幾次才將捲到胸口的白汗衫捊回身上拉好。

那雙水靈靈的眼睛在Steve嘟囔了句「內急」就慌慌張張地消失在廁所裡後一下就清醒了起來。

計劃順利。它舔舔嘴唇──肌肉記憶,這點洗了七十年的腦都沒法洗掉的小習慣很久前就成了它的武器之一,至少Rumlow前管理員是這麼說的──倒回床上,勾起一個微笑。看來在今天Willson出現在門口前,資產就會完成第一次分支任務了。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3)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本更有實質的過去叉冬車。改了點隊三霍華之死的內容。
然後把先前兩回的時間點改了一下,霍爹死時Rumlow(依Kiki年齡)是26歲左右,所以首見冬兵設定成快20,Rumlow暗戀了冬哥6年XD
下一更結一下叉冬到底怎麼回事,然後就回到盾冬線啦!
________________

3.

資產終究被派去殺「那個人」了。

在得到消息時Rumlow終於明白為什麼資產可以連著醒那麼久--Hydra在等,等Howard的血清實驗成功。

他支支唔唔地用爛死人的套話法兒問資產對他明晚的計劃有什麼想法,資產只是從靜音的電影中回過頭來歪著頭看他。

「近距離擊殺,偽裝車禍,目標:Howard Stark,沒有目擊者。」資產想了想:「目標沒有受過足以構成威脅的戰鬥訓練,可能選用的路線上有很多死角,備註是要注意他會否隨身攜帶具威脅性裝備,有什麼遺漏的嗎?」

Rumlow啞口無言。他當然不會記得,當然--但他幾乎可以肯定這之後他會被按上洗腦椅一次。以防萬一,Hydra標準風格。

而他如果上了洗腦椅--

資產的話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你覺得有危險?」

Rumlow沒有回答,只是揮了揮他仍習慣性地握在手裡的槍要他閉嘴。他也實在不知道自己擔心對方忘了這段無聊的電視時間算不算是種危險。

見他沒有答話,資產就也轉回電視的懷抱。

Rumlow想這也就過去了,頂多就是回到從前--回到他過個半年甚至幾年才有機會看著那雙淡色的瞳仁在冰渣子中睜開、帶著一臉迷茫地掃過他、掃過無數個像他一樣對他毫無意義的備品隊員的身影。

他天殺的一點都不想這樣。

所以當資產突然轉過身來壓上他身子時他照樣把槍頂上去,而且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扣下板機這回事。一顆子彈,要不就去了這分沒個盡頭又沒點希望的思念,要不就了了自己的命。

「現在你他媽又在發什麼瘋?」他將槍口頂上資產的額頭,阻止他向他傾過來的臉蛋。

資產抬起頭,眨著那雙淺色的眼睛,又心虛似地滑向了一側。

「……你覺得有危險。」他不確定地重複了一次,頓了頓,又將眼睛飛過Rumlow的臉,囁嚅道:「如果……我想至少……」

Rumlow將槍頂得對方不得不往後仰起頭,可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是抖的。「你什麼--把話講清楚。」

資產終究不是擅長講話的料,可當他直起身來將一身武器排在他的小咖啡几上,脫掉那身黑色的戰術背心、裡衣然後跨上Rumlow身子解起長褲扣子時,那雙鐵灰色的眼睛又似乎什麼都講出來了。

叉冬車,小小一台

***

 

暗殺Howard的計劃相當重要但沒有出動協助的必要──好歹是個平安年,國內沒有戰事,雖然波斯灣戰爭遠遠地還在打著。Howard的豪華轎車開在條人煙罕至的道路上,如預料般地被資產弄進了樹叢。

「做得好,資產。」Kent在觀測點遠遠地透過無線電下著指令。「下車確認沒有生還者,然後確保血清。」

資產停下摩托,望見正試著擰開駕駛座門的目標,提腿走了上去。草叢裡突然傳來的動靜讓他猛地抽槍轉身,卻看見Rumlow舉著雙手從草叢裡走了出來。

「Rumlow?」他低呼,轉頭示意掩護的Kent別開槍。

「搞什麼鬼!」Kent的罵聲和起身的動靜自耳機裡傳來,資產不解地用餘光注意著終於攮開卡住的門的目標,望向大步走上來的Rumlow。

「不是搶你功勞。」Rumlow沒多和他廢話,向他示意了下副駕上的女人,低著頭走上去將顫抖著想下車的Howard拖回車內,用戴著手套的手利落地折斷了脖子。「另一個,快。」

雖然不解Rumlow為何要出手替他解決根本就沒什麼反抗能力的目標,但資產仍然捏住了正看著丈夫抽泣的Maria的脖子,現場一下就恢復了安寧。

資產掏槍打碎攝像頭,才轉回頭去不解地望著Rumlow。

Rumlow將車門關上後小心地清理了可能留下的指紋證據後才轉向資產。不遠處Kent正迅捷無聲地大步向這兒跑來。

「過來這,東西拿了快走。」Rumlow低聲道,打開行李箱。「相信我,我在救你。」

說話間Kent也來到了近前,瞪著不在任務組織內的Rumlow低吼。「Rumlow,你他媽在這裡幹什麼!」

Rumlow擺出了他的玩世不恭臉,聳聳肩向後車箱裡的四袋藍色液體點了點:「就幫點小忙。能親眼見識超級士兵血清耶,機會多難得。」

Kent將信將疑地示意資產將血清放上摩托,走上前伸指在黑髮男人胸口用力地點著:「別想搶功勞,這任務的人員組成就只有資產和管理員而已,你不在裡面,也沒那個必要在裡面。別想我會把你報上去!我知道你最近對昇遷興趣很大,可給我記著:別想踩著我,就算你每晚都在你那張沙發上操組織最有價值的東西,也沒法給你的升職評比上加什麼分數上去。」

Rumlow渾身一下子冷下來。「你說什麼?」他啞著嗓子道,難以置信地望向一旁的資產。棕髮男人低下了頭,一言不發地望著地上。

「別以為我沒發現你那點骯髒興趣,Rumlow,我知道這傢伙每晚去你房間,還都幹了些什麼事!」Kent冷笑道,手上的狙擊槍不客氣地撞著Rumlow的肩膀:「你一向都他媽清得蠻乾淨,可你沒法讓剛被操鬆的屁眼立刻緊回來。」他回身捏著資產仍直直朝著地面望的臉,嘴邊擰起一抹下流的冷笑:「資產不能對管理人說謊,他這麼做過一次,不過當然我立刻就發現了,被我好好地教了一晚上教養,威脅他要再溜一次我就把他扔回那把椅子上;然後?然後隔天他就明目張膽地向我請假了。我想著好啊,他喜歡被操屁股,那很好啊,你每操他一頓,我就也操他一頓。連嫖妓的錢也省下來了。要我說,一個小時可能真不夠你把他餵飽啊!你知道這傢伙喜歡被扯著頭髮捅嗎?」

白熱化的怒意燒上Rumlow的脊髓,又或者隨便是什麼,總之當他看向那個默默地站在一邊任自己的管理員用最下流的話任意侮辱、眼角裡不知何時盈著水光卻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的男人時,他鬼使神差地握住Kent又砸上來的狙擊一扯,一拳就揍上那個比自己壯多了的黝黑男人。

「……哈!你不會被這東西給迷住了吧?」Kent一邊和他纏鬥著一邊出口嘲諷道:「我建議你停手,Rumlow。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而且你根本打不過我!」

在那條偏僻小路上,兩個男人扭在一塊的影子在路燈的照射下拉出一團混亂的黑影。資產垂手站在燈一側的暗影處,手槍留在槍套裡,他這次的任務沒有被允許帶上狙擊槍。他留意著四周的訊息,而從他的微表情看得出來附近真他媽的一個值得留意的活物都沒有--Rumlow覺得自己瘋了才會在幾乎被Kent壓著打的情況下還留出精神去看資產的表情--方才的委屈神色一閃即逝,直到Rumlow終於被Kent一拳揍倒在地,他都靜止得就像傳說中的「資產」,一台殺人機器,沒有情緒,就算知道將要被人任意操身上的任何一個洞都能保持著中性的表情將一身的武器按順序在床前擺整齊。

--可這樣的男人卻明知回去會被「懲罰」仍然每晚溜進自己的房間,什麼也沒做地就是窩在自己身旁看那些沒營養的垃圾劇。

Kent啐出口鮮血,踉蹌著退了幾步。「也許你不會信我,但,相信我,Rumlow,我可是和你在同一邊的。」他拾起掉在旁邊的狙擊槍滑上背脊,然後揮手讓資產搜走了Rumlow在身上的配槍。「『資產』就是個兵器,字面意義上的,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我是他的管理員,我最清楚這個。你不把它好好地當把武器、工具,只會吃苦頭而已。回去我就給他洗腦。」

躺在地上喘氣的Rumlow呼吸聲頓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Rumlow總覺得就在自己被那兩個字嚇醒神的那會,資產靜止不動的影子也抖了一下。

「別擔心,Brock,我知道。本來上頭就下了命令說過這次任務後他得要去清洗一次的,我知道你擔心他之後都不會再溜去你那兒討操了。可咱們現在都好好嚐過了這婊子的小屁股,我不是個小氣的人,而你是個好傢伙。洗腦後咱們可以一起,支開其他人好好的再品嚐一次--你都不知道這傢伙被電完渾身都軟了操起來那感覺美的……」

「你不配當他的管理員!」

Kent還沒抬眼,Rumlow的拳頭已經等在那。他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力氣,也許Kent就是被他一臉血的猙獰模樣嚇愣了,但那給了他足夠的一瞬間去掀翻這個比自己壯了快一倍的男人。他跨坐在男人的腰上將磨破出血的拳頭一下下地撞上男人的頰骨。

「你不配當他的管理員……你,不,配!」他一邊揮拳,一邊從咬緊的牙縫裡擠出憤怒的低吼:「你就得意吧!你就……總有一天你會死在戰場上,然後我會證明……我會成為『冬兵』的管理員!我會用行動證明它,你個連遞過去的槍他想不想要都看不出來的混帳!」

咔嚓

聽到那一聲時Rumlow承認自己分心了,被過度莫名其妙的怒火弄得頭昏眼花,連對方被壓在自己大腿下的手悄悄地抽出了手槍都沒發現。

他完了。他想,閉上眼睛。

他還是栽在那個冷著張臉、卻會放下一切防備鑽進自己懷裡的人手上了。

「碰!」

槍聲響起,Rumlow只覺得自己的腰側疼得像火燒,眼前爆出了一片火紅的血花--「眼前」?

Rumlow眨了眨眼,眨掉黏上眼瞼的血和腦漿。

Kent被爆開頭的近距離畫面讓他差點吐了出來,可--

Rumlow掙扎著從屍體上爬開,跌坐在自己的腿上,捂住腰側被Kent手槍的子彈擦過的傷口。「……你對你的管理員開槍?」

腎上腺素退卻後的疲累感攫住了他,他抹抹臉看向正默默地走上前來將還冒著熱氣的手槍遞上他眼前的資產--冬兵。他強迫自己改口。冬兵。

「……他想殺你。」冬兵遲疑地躊躇著,好一會兒才道。「我……我不想……」

Rumlow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還真不是擅長處理那種黏糊場面的料。更何況要是讓這傢伙想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反抗自己管理員的理由,那他今晚出現在這兒的原因和一切就前功盡棄了。他得先處理這個。

「--血清。」在將Kent的屍身扔上他自己的車子後車廂、將現場清理完畢時他說道。「就說是血清。Kent對血清產生了異常的興趣,我看出來了所以一路跟著,然後在他試圖想私打血清時和他扭打上了,不得己殺了他。就這樣。」

「他們會問我當時在這兒做了什麼的。」冬兵低聲道,跨上了摩托。

「扭打開始後,Kent要你先帶著血清去某個他媽的會合點等他,你就去了,可沒等到他,只等到了我。就這樣。」Rumlow快速地說著,闔上了後車廂的蓋子。「……他們如果問你這次的任務過程,你照實說沒關係,我覺得他們會弄到那個監視錄影帶的。」

資產點點頭,望著他上了車。在他發動引擎時才又低聲地開了口。

「……你說想當我的管理員的,可別忘了。」

Rumlow斜了他一眼。

「聽天由命吧。」

資產還是被洗了腦。站在那間迴盪著刺耳慘叫的實驗室外向Hydra領導人匯報資產管理員的死因時,Rumlow狠狠地握緊了他腫痛的拳頭。

他沒回他的小公寓,而是請了兩天假去了間酒吧灌了一整晚酒,打算著一回去就把那個爛沙發扔了。

可他第三天一早就被叫進了Hydra。

「這次的資產管理員損失得有點倉促,我們花了一整天時間研究和資產曾經配合過的團隊表現報告,評比了和資產合作的過程、戰損程度、隊員的各別能力評比等等做出了決定。」領導人輕輕伸手敲了敲那個盛著Hydra最強武器的金屬管子,向Rumlow綻出個微笑。「而我想你已經知道那個決定是什麼了。」

「資產從這一刻起歸你管了,Brock Rumlow。」

(NEXT)

[授翻]拯救他們脫離惡人之手(九頭蛇垃圾趴有,真的是PWP)

吧唧把隊長拖出波多馬克河後想去找出自己是誰,Steve又是誰,
但在史密斯遜看完後在腦子一片混亂下又被抓了回去...
慎!垃圾趴表示有輪有下限,
簡單說就是凹冬。

AO3

翻譯途中廢話一下

Deliver Them from the Hand of the Wicked剩三分之一就翻完了,

目前約15000中文字...

雖然是吧唧很可憐的垃圾趴,

但有些地方的描寫卻超好笑XDDD

整個翻一翻腦子裡畫面都出來了~~

今天有點累明天續翻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