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3)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本更有實質的過去叉冬車。改了點隊三霍華之死的內容。
然後把先前兩回的時間點改了一下,霍爹死時Rumlow(依Kiki年齡)是26歲左右,所以首見冬兵設定成快20,Rumlow暗戀了冬哥6年XD
下一更結一下叉冬到底怎麼回事,然後就回到盾冬線啦!
________________

3.

資產終究被派去殺「那個人」了。

在得到消息時Rumlow終於明白為什麼資產可以連著醒那麼久--Hydra在等,等Howard的血清實驗成功。

他支支唔唔地用爛死人的套話法兒問資產對他明晚的計劃有什麼想法,資產只是從靜音的電影中回過頭來歪著頭看他。

「近距離擊殺,偽裝車禍,目標:Howard Stark,沒有目擊者。」資產想了想:「目標沒有受過足以構成威脅的戰鬥訓練,可能選用的路線上有很多死角,備註是要注意他會否隨身攜帶具威脅性裝備,有什麼遺漏的嗎?」

Rumlow啞口無言。他當然不會記得,當然--但他幾乎可以肯定這之後他會被按上洗腦椅一次。以防萬一,Hydra標準風格。

而他如果上了洗腦椅--

資產的話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你覺得有危險?」

Rumlow沒有回答,只是揮了揮他仍習慣性地握在手裡的槍要他閉嘴。他也實在不知道自己擔心對方忘了這段無聊的電視時間算不算是種危險。

見他沒有答話,資產就也轉回電視的懷抱。

Rumlow想這也就過去了,頂多就是回到從前--回到他過個半年甚至幾年才有機會看著那雙淡色的瞳仁在冰渣子中睜開、帶著一臉迷茫地掃過他、掃過無數個像他一樣對他毫無意義的備品隊員的身影。

他天殺的一點都不想這樣。

所以當資產突然轉過身來壓上他身子時他照樣把槍頂上去,而且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扣下板機這回事。一顆子彈,要不就去了這分沒個盡頭又沒點希望的思念,要不就了了自己的命。

「現在你他媽又在發什麼瘋?」他將槍口頂上資產的額頭,阻止他向他傾過來的臉蛋。

資產抬起頭,眨著那雙淺色的眼睛,又心虛似地滑向了一側。

「……你覺得有危險。」他不確定地重複了一次,頓了頓,又將眼睛飛過Rumlow的臉,囁嚅道:「如果……我想至少……」

Rumlow將槍頂得對方不得不往後仰起頭,可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是抖的。「你什麼--把話講清楚。」

資產終究不是擅長講話的料,可當他直起身來將一身武器排在他的小咖啡几上,脫掉那身黑色的戰術背心、裡衣然後跨上Rumlow身子解起長褲扣子時,那雙鐵灰色的眼睛又似乎什麼都講出來了。

叉冬車,小小一台

***

 

暗殺Howard的計劃相當重要但沒有出動協助的必要──好歹是個平安年,國內沒有戰事,雖然波斯灣戰爭遠遠地還在打著。Howard的豪華轎車開在條人煙罕至的道路上,如預料般地被資產弄進了樹叢。

「做得好,資產。」Kent在觀測點遠遠地透過無線電下著指令。「下車確認沒有生還者,然後確保血清。」

資產停下摩托,望見正試著擰開駕駛座門的目標,提腿走了上去。草叢裡突然傳來的動靜讓他猛地抽槍轉身,卻看見Rumlow舉著雙手從草叢裡走了出來。

「Rumlow?」他低呼,轉頭示意掩護的Kent別開槍。

「搞什麼鬼!」Kent的罵聲和起身的動靜自耳機裡傳來,資產不解地用餘光注意著終於攮開卡住的門的目標,望向大步走上來的Rumlow。

「不是搶你功勞。」Rumlow沒多和他廢話,向他示意了下副駕上的女人,低著頭走上去將顫抖著想下車的Howard拖回車內,用戴著手套的手利落地折斷了脖子。「另一個,快。」

雖然不解Rumlow為何要出手替他解決根本就沒什麼反抗能力的目標,但資產仍然捏住了正看著丈夫抽泣的Maria的脖子,現場一下就恢復了安寧。

資產掏槍打碎攝像頭,才轉回頭去不解地望著Rumlow。

Rumlow將車門關上後小心地清理了可能留下的指紋證據後才轉向資產。不遠處Kent正迅捷無聲地大步向這兒跑來。

「過來這,東西拿了快走。」Rumlow低聲道,打開行李箱。「相信我,我在救你。」

說話間Kent也來到了近前,瞪著不在任務組織內的Rumlow低吼。「Rumlow,你他媽在這裡幹什麼!」

Rumlow擺出了他的玩世不恭臉,聳聳肩向後車箱裡的四袋藍色液體點了點:「就幫點小忙。能親眼見識超級士兵血清耶,機會多難得。」

Kent將信將疑地示意資產將血清放上摩托,走上前伸指在黑髮男人胸口用力地點著:「別想搶功勞,這任務的人員組成就只有資產和管理員而已,你不在裡面,也沒那個必要在裡面。別想我會把你報上去!我知道你最近對昇遷興趣很大,可給我記著:別想踩著我,就算你每晚都在你那張沙發上操組織最有價值的東西,也沒法給你的升職評比上加什麼分數上去。」

Rumlow渾身一下子冷下來。「你說什麼?」他啞著嗓子道,難以置信地望向一旁的資產。棕髮男人低下了頭,一言不發地望著地上。

「別以為我沒發現你那點骯髒興趣,Rumlow,我知道這傢伙每晚去你房間,還都幹了些什麼事!」Kent冷笑道,手上的狙擊槍不客氣地撞著Rumlow的肩膀:「你一向都他媽清得蠻乾淨,可你沒法讓剛被操鬆的屁眼立刻緊回來。」他回身捏著資產仍直直朝著地面望的臉,嘴邊擰起一抹下流的冷笑:「資產不能對管理人說謊,他這麼做過一次,不過當然我立刻就發現了,被我好好地教了一晚上教養,威脅他要再溜一次我就把他扔回那把椅子上;然後?然後隔天他就明目張膽地向我請假了。我想著好啊,他喜歡被操屁股,那很好啊,你每操他一頓,我就也操他一頓。連嫖妓的錢也省下來了。要我說,一個小時可能真不夠你把他餵飽啊!你知道這傢伙喜歡被扯著頭髮捅嗎?」

白熱化的怒意燒上Rumlow的脊髓,又或者隨便是什麼,總之當他看向那個默默地站在一邊任自己的管理員用最下流的話任意侮辱、眼角裡不知何時盈著水光卻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的男人時,他鬼使神差地握住Kent又砸上來的狙擊一扯,一拳就揍上那個比自己壯多了的黝黑男人。

「……哈!你不會被這東西給迷住了吧?」Kent一邊和他纏鬥著一邊出口嘲諷道:「我建議你停手,Rumlow。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而且你根本打不過我!」

在那條偏僻小路上,兩個男人扭在一塊的影子在路燈的照射下拉出一團混亂的黑影。資產垂手站在燈一側的暗影處,手槍留在槍套裡,他這次的任務沒有被允許帶上狙擊槍。他留意著四周的訊息,而從他的微表情看得出來附近真他媽的一個值得留意的活物都沒有--Rumlow覺得自己瘋了才會在幾乎被Kent壓著打的情況下還留出精神去看資產的表情--方才的委屈神色一閃即逝,直到Rumlow終於被Kent一拳揍倒在地,他都靜止得就像傳說中的「資產」,一台殺人機器,沒有情緒,就算知道將要被人任意操身上的任何一個洞都能保持著中性的表情將一身的武器按順序在床前擺整齊。

--可這樣的男人卻明知回去會被「懲罰」仍然每晚溜進自己的房間,什麼也沒做地就是窩在自己身旁看那些沒營養的垃圾劇。

Kent啐出口鮮血,踉蹌著退了幾步。「也許你不會信我,但,相信我,Rumlow,我可是和你在同一邊的。」他拾起掉在旁邊的狙擊槍滑上背脊,然後揮手讓資產搜走了Rumlow在身上的配槍。「『資產』就是個兵器,字面意義上的,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我是他的管理員,我最清楚這個。你不把它好好地當把武器、工具,只會吃苦頭而已。回去我就給他洗腦。」

躺在地上喘氣的Rumlow呼吸聲頓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Rumlow總覺得就在自己被那兩個字嚇醒神的那會,資產靜止不動的影子也抖了一下。

「別擔心,Brock,我知道。本來上頭就下了命令說過這次任務後他得要去清洗一次的,我知道你擔心他之後都不會再溜去你那兒討操了。可咱們現在都好好嚐過了這婊子的小屁股,我不是個小氣的人,而你是個好傢伙。洗腦後咱們可以一起,支開其他人好好的再品嚐一次--你都不知道這傢伙被電完渾身都軟了操起來那感覺美的……」

「你不配當他的管理員!」

Kent還沒抬眼,Rumlow的拳頭已經等在那。他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力氣,也許Kent就是被他一臉血的猙獰模樣嚇愣了,但那給了他足夠的一瞬間去掀翻這個比自己壯了快一倍的男人。他跨坐在男人的腰上將磨破出血的拳頭一下下地撞上男人的頰骨。

「你不配當他的管理員……你,不,配!」他一邊揮拳,一邊從咬緊的牙縫裡擠出憤怒的低吼:「你就得意吧!你就……總有一天你會死在戰場上,然後我會證明……我會成為『冬兵』的管理員!我會用行動證明它,你個連遞過去的槍他想不想要都看不出來的混帳!」

咔嚓

聽到那一聲時Rumlow承認自己分心了,被過度莫名其妙的怒火弄得頭昏眼花,連對方被壓在自己大腿下的手悄悄地抽出了手槍都沒發現。

他完了。他想,閉上眼睛。

他還是栽在那個冷著張臉、卻會放下一切防備鑽進自己懷裡的人手上了。

「碰!」

槍聲響起,Rumlow只覺得自己的腰側疼得像火燒,眼前爆出了一片火紅的血花--「眼前」?

Rumlow眨了眨眼,眨掉黏上眼瞼的血和腦漿。

Kent被爆開頭的近距離畫面讓他差點吐了出來,可--

Rumlow掙扎著從屍體上爬開,跌坐在自己的腿上,捂住腰側被Kent手槍的子彈擦過的傷口。「……你對你的管理員開槍?」

腎上腺素退卻後的疲累感攫住了他,他抹抹臉看向正默默地走上前來將還冒著熱氣的手槍遞上他眼前的資產--冬兵。他強迫自己改口。冬兵。

「……他想殺你。」冬兵遲疑地躊躇著,好一會兒才道。「我……我不想……」

Rumlow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還真不是擅長處理那種黏糊場面的料。更何況要是讓這傢伙想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反抗自己管理員的理由,那他今晚出現在這兒的原因和一切就前功盡棄了。他得先處理這個。

「--血清。」在將Kent的屍身扔上他自己的車子後車廂、將現場清理完畢時他說道。「就說是血清。Kent對血清產生了異常的興趣,我看出來了所以一路跟著,然後在他試圖想私打血清時和他扭打上了,不得己殺了他。就這樣。」

「他們會問我當時在這兒做了什麼的。」冬兵低聲道,跨上了摩托。

「扭打開始後,Kent要你先帶著血清去某個他媽的會合點等他,你就去了,可沒等到他,只等到了我。就這樣。」Rumlow快速地說著,闔上了後車廂的蓋子。「……他們如果問你這次的任務過程,你照實說沒關係,我覺得他們會弄到那個監視錄影帶的。」

資產點點頭,望著他上了車。在他發動引擎時才又低聲地開了口。

「……你說想當我的管理員的,可別忘了。」

Rumlow斜了他一眼。

「聽天由命吧。」

資產還是被洗了腦。站在那間迴盪著刺耳慘叫的實驗室外向Hydra領導人匯報資產管理員的死因時,Rumlow狠狠地握緊了他腫痛的拳頭。

他沒回他的小公寓,而是請了兩天假去了間酒吧灌了一整晚酒,打算著一回去就把那個爛沙發扔了。

可他第三天一早就被叫進了Hydra。

「這次的資產管理員損失得有點倉促,我們花了一整天時間研究和資產曾經配合過的團隊表現報告,評比了和資產合作的過程、戰損程度、隊員的各別能力評比等等做出了決定。」領導人輕輕伸手敲了敲那個盛著Hydra最強武器的金屬管子,向Rumlow綻出個微笑。「而我想你已經知道那個決定是什麼了。」

「資產從這一刻起歸你管了,Brock Rumlow。」

(NEXT)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