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Turn your wheels(AU,車!SteveX普通司機Bucky,PWP一發完)

嗯,最近真心餓到半死...
只好快速割點腿肉先充個饑orz

梗是某次在坐長途車時想到的。
覺得自己害Bucky車禍丟了條手臂的Steve機車趁主人昏迷的期間去請人把自己零件改進一台車裡。

內有法鯊一美提及,其他的...就是台車。

-------
AO3
(↑完整版請點)
-------


他知道自己永遠都欠Nat一份情。畢竟在醫院昏迷的那七個月的時間裡,如果不是Nat替他把Steve的零件一塊塊撿回來,他這個沒用的主人現在就和Steve真的天人永隔了。

天車永隔,Bucky在腦子裡狠狠地訂正。

而且,去他的Natalia。

「Bucky,推掉這攤生意。」Steve溫暖的男中音從車用音響裡傳來,對照聯想起一些前晚發生的事兒害得Bucky渾身一激淩。可和聲線不同的是他的強硬態度--真的很強硬,Bucky用盡了全力、甚至把兩腳都踩上去了,可他媽的就是踏不下那個油門。

他只得放棄正面攻擊,挪下腳來和他心愛的車子講道理:「嘿,Stevie--你不能這樣擋我飯碗兒,我得養自己還得養你呢。更何況我上個月就答應Wanda和Pietro要載他們返校了。她那個笑起來像條鯊魚的老爸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荏。她另一個老爸也一樣。」

Steve沉默了好一陣。整台車裡就只有冷氣不干不願地咻咻咻吹著的聲音迴盪四周。

「……可是現在在下大雨。能見度都快低於兩公尺了。」

Bucky安撫地拍拍他的儀表板:「別擔心,我有你啊,我的『Captain』。你眼力那麼好,不會害我們車禍的。」

「可兩年前就是我害得你……」Steve嘟囔著,聲音愈來愈低。

嘆了口氣,Bucky輕輕撫摸過光線都黯淡下來的儀錶板面,柔聲道:「不是你的錯……Stevie,不是你。誰都不會料到那台油罐車會突然打滑……」

「就是我的錯。是我害你丟了一條手臂。我就不該生成一台重機,連替你當肉墊都做不到。」

上一秒還溫柔地摸著儀錶盤的金屬左臂嗡地一響,差點把革質的儀錶盤外殼刮出一道傷痕來。

「痛痛痛痛吧唧輕點--」

「所以你就讓Nat把你的零件拆了弄到這台車上?說起來你背著我偷偷進廠改造這件事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只是把零件挪過來而已!主要就是車頭那顆白星--」

「嗯哼?」

「還有座墊!真皮的你看看坐起來多舒服!當然排汽管那些金屬的部份得融了才能重做成轎車能用的零件稍微痛了點--」

「Steve‧Grant‧Rogers!」

「啊--我的車名系列名和廠牌名連在一起還真像個人類的名字呢,聽起來多神氣啊你說是吧Bucky痛痛痛痛痛不要糾我的皮皮皮皮皮--」

「夠了!出發!既然那麼神氣就不要給我因為雨下得大點就機機歪歪的!上路!我們要遲到了!」

 

於是一個小時後,盛裝打扮的女孩一打開門迎來的就是她炸了毛的叔叔和字正腔圓嗆得正起勁的「車用AI」。

「好久不見了Captain,你看起來比以前真心大了不少。」十七歲的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車頭那顆被雨淋得亂糟糟的金屬白星,唸台詞似地拍了拍後照鏡道。

「我女兒就麻煩你了James,」Eric推著他正替兩人撐著傘的丈夫來到門廊,露出一口大白牙拍拍Wanda的肩膀:「好好玩,要是那個叫Vison的不夠罩妳現場就把他甩了換個罩點的舞伴沒問題。」

「爹地,別人也有舞伴。還有Vison說不定比你還罩的好嗎?少因為Pappa一天到晚誇你就眼睛長到頭頂去了。」一身火紅裝束還化著煙薰妝的少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坐進副駕駛座,順手換上一首重金屬搖滾樂然後碰地拉上門把她那兩個視線又黏在對方身上撕不下來的老爸擋在了門外。「謝了James叔叔,我真迫不及待要離這棟粉紅泡泡冒到平流層的房子遠一點了,悶都要被那個氣場悶死……希望Pietro能成功活到我回家。」

Bucky警告地敲了敲方向盤讓還在以「大雨中行車之各種肇事率」為題進行長篇辯論的Steve替他把音量調小點,迴轉車身開上了馬路:「Pietro怎麼了?功課沒寫完被禁足了?」

Wanda又翻了翻眼睛:「不,我們昨晚看電視看到快十二點,他一時興起想在睡前去和爹地們晚安吻來著,沒敲門就進去了。」

Steve:「呃。」

Bucky:「呃。」

Wanda:「……我可以明天中午再請你們來載我的,真的。Tony叔叔有給大家準備房間過夜。他還說也給你們準備了車庫。個別的車庫。附淋浴間和小吧台。還有空調。」

Steve:「呃。」

Bucky:「呃。」

Steve:「……我也有空調。」

Bucky:「這不是重點,Stevie。為什麼Tony要給我們特別準備車庫?」

Wanda翻了今晚第三次白眼。

 

Steve車請大家點圖上車


「沒事的……Tony稍早打來過,說他留Wanda和Vison一起吃午餐,咱們下午去接她就可以了。」待Bucky又一次高潮後Steve才吻著他失了焦的冰藍色眼睛柔聲說了。

Bucky這才放心地倒回椅子裡,任Steve握著他大開的雙腿輕輕退出他的身子。「呼……呃,好險……差點被你嚇死。好啦,真的該放我醒來了親愛的。就算下午才要去接人,看你做成這樣,要把這兒清到能夠接個未成年人也得花點功夫了……」

Steve嘟著嘴望著Bucky挪著身子試著併攏起一雙大開了幾乎整晚的腿,又不捨地蹭上前去貼著他的頸子嗅來嗅去:「真是爽完提了褲子就走的典型啊Buck,連個抱抱都不給嘛……」

「給,給。」Bucky無奈地將金髮男人結實的身子攏進懷裡,才想坐直點弄個舒服的位子,腰卻開始發出痠痛的尖叫。「啊--痛痛痛痛痛,Stevie,你真的得改改每次提到Crossbones就過頭的習慣了。真是……」

懷中的金髮大個子聞言身體一僵,然而Bucky低下頭時卻沒見到意料中又嘟起的嘴唇,只堪堪捕捉到藏在睫毛下方那雙天藍色眸子骨路路地轉了半圈。

「……你又把它藏哪去了,Stevie?它已經不在車庫屋頂了是吧?」

Steve埋頭不語。

「Ste--vie--」

Steve硬是扛著那雙灰藍色眼睛愈來愈沉重的盯視,整顆頭都藏進他頸窩裡去了。Bucky嘆著氣輕輕扯著男人腦後的短髮捕捉那雙藍眼的視線。

「嘿,Steve,能不能別幼稚了,你知道我和Brock不過就是損友--」

一陣熟悉的卡車引擎聲緩緩飄過。

懷中原本還繃著的男人身體悄悄地跟著車聲放鬆下來了……

Bucky抬起一邊眉毛,心裡默數著今天的日子--

「幹!垃圾回收日!Steve你做了什麼自己看著我說,看著我!」

 

END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