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I.5)

(I) (I.5) (II)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但這次不想寫什麼警語,至少在第三更前...下一更就開車,童叟無欺。

唯一的警語就是標題的tag,還有下面這句: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以上,真想看警語的話,可以攢到第三更事情明朗化再來看XD

___________________

1.5.

James款款踱到男人身前,啞聲道:「『Captain』,哼?您也是軍人,現役?」嘴上說得輕巧,可James腦子裡卻亂成了一團:這個男人和Steve的相似處實在太多,連「Captain」——這個在咆嘯突擊隊那幾年裡他已經叫得瑯瑯上口的稱呼——也是。這讓他心裡沒來由地不太踏實。總不會真是Steve改了裝扮來作弄自已吧……不,不可能。James在心裡搖了搖頭,手指緩緩沿著自已的白襯衫腰線滑上胸口,一顆顆地解著自已的扣子。

Steve不可能再來找自已了。在他有生之年。

他決定讓自己的職業習慣上身,探探這位客人的口味。

「在軍隊裡吃素太久了,來這兒吃頓好的?嗯?或者——」James眨巴著水亮的眼睛微笑著歪歪頭,上下觀察了一瞬後,又換了片眼色湊近男人的耳朵邊,慢慢地吐著氣音挑逗道:「家裡留著意中人,想借物思人——」

他偎近的身子被一股巨力扯開,直直按下了地面!

男人抓緊了他棕色的短髮,按著不讓他抬眼。

「不要妄想揣度我,賤人。就做好你的事。」男人的口氣冷得像塊冰,James低著頭翻了翻白眼:果然是第一次出來嫖的,來找高級貨卻連點情趣也不懂。

算了。他瞥了眼被他塞進了床底的鈔票們。這傢伙付的價,也值他幾塊瘀青沒錯。

何況這一來他也算摸熟了這位客人的口味。

他在男人鬆手時微微顫抖著抬起頭,眼中已汪了一潭清水,又故作鎮靜地不讓它們滴下來。

「我很抱歉,先生——」

「Captain,」男人幾乎是冷硬地立刻出口訂正道,但一撞上他含淚的雙眼,卻又像躲避什麼刺眼的光線似地錯開了視線。「別忘了,你得叫我Captain。」

「我很抱歉,Captain。」James從善如流地改了口,心底暗笑。他抓準了讓這位客人心軟的方式——這點對在這條街上討生活的人可格外的重要,免得哪天惹到了什麼操紅眼的變態時他們還得靠這個技能自保——可他不只要這男人心軟,他還得快點兒讓他那話兒硬起來才行。他可是靠後面這項撐起自己在這條街上的不敗神話的。

然而,鬼使神差地,還沒過腦子思考他就已經側過頭,露出領口下自己平日接客怎麼也不可能讓客人看見的左肩近頸部那一列猙獰的傷疤,低聲說道:「Cap,能碰碰我嗎?」

話才出口James心裡就暗叫一聲糟:別說他平日就算讓客人撕了他的衣服也會想法子將這段手臂藏在暗處,更糟的是這個動作、這句話——他曾這麼做過,不同的場景,另一個相同面孔的人——換來的是和曾經的摰友老死不相往來的下場。

這個傷疤代表著他曾經的妥協、一度軟弱的證據,而如今,他竟然將如此倒人性致的東西呈現在一個出手闊綽的客人眼前——他可還指望著對方如果對今明兩晚的服務滿意,能許下更多的報酬和光顧次數,然後也許他就能夠……

他就能夠像那天他甩到對方臉上的那句一般,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片土地了。

但一切都完了,James想。就算他的確在剛才的一眼中捕捉到對方微微吞咽的興起反應,但想來看見這片噁心的傷疤,即使他還能僥倖賺上對方這兩晚的錢而不被揍一頓後甩門離開,讓對方再回來之類的想來也是不可能了。

他訕訕地悄悄轉回頭來,縮著肩膀想將傷痕擋好,肩頭卻被對方穩穩地壓住了。然後一晃眼,他人已經坐上了金髮男人的腿上,那顆毛絨絨的金色腦袋就埋在那團扭曲的皮膚之間,細細地親吻著那凹凸起伏的死皮。

James渾身一陣戰憟。

那雙冰藍色的眼睛在那段堪稱溫柔的吻中撲簌著閉上了。他幾乎在對方伸出舌頭的瞬間就顫抖了起來,而那一抽屜用來讓事兒變得好辦點的小玩意他連一樣都還沒拿出來過。

「……還疼嗎?」對方那和Steve幾無二致的聲線含著不穩的情緒,James下意識地伸出手來輕輕撫過對方柔軟的金髮,就像無數次他曾在Steve夜間情緒崩潰時做過的那樣梳理著那個顫抖著躲在自已懷裡的男人的金絲。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他喃喃唸著曾經也講過無數次的話,拍撫著堅硬的背肌。

都像上輩子了似的。

這一片詭異的溫馨氣氛在男人輕輕地剝下James襯衫的左袖時瞬間消失無踪。James飛到遙遠回憶中的思緒在男人過長時間地盯著那截肌肉略有些變形卻依然結實美觀的左臂的視線中緩緩飄回了原位。

「戰中負傷,很幸運的還留著。」James看著對方漸漸變冷的眼神點了點頭,沒阻止男人莫名其妙地拖過自己的身子在左肩胛骨的位置又摸又捏。

男人又一次推開了他,悵然若失地四顧了一陣又望向窗外——真是諷刺,他連這個動作都和Steve像得不得了——James順著他推拒的動作滑跪到了地面,重拾起了他幾秒前似乎扔到另一個宇宙去了的職業道德,無辜地看著對方一笑:「別這樣,Captain……無論如何,今明兩晚你都擁有我。我會讓你感到值回價錢的。」

他已經從男人的動作神情猜到了大概——和戀人一起上了戰場,負傷,過命的交情,然後戀人永遠也回不來了……甚至從對方說過的話來猜測,他的「戀人」說不定到死都不知道他愛著對方。

會是個難搞的工作,James直直地望進對方的眼中,用牙齒拉下了男人的褲鍊。可他能搞定的。

就算只是為了他自已,他也得要搞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說好第二更要開車然後覺得前一更開頭不算有寫完整,

所以,我很不要臉的標了1.5更(正坐挪挪挪)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