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III)

(I) (I.5) (II)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下一更就寫警語了。不過可以先把已經揭出來的內容標一標: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以上,真想看警語的話,可以下一更我把它標出來時再來看XD

___________________

3.

「你究竟是誰?」James抹著臉頰,望著逼上身前的高大身影沙啞地道。金髮男人在昏暗吊燈的照射下拖著長長的影子,幾乎將James衣衫不整的軀體完全罩在黑暗之中。

窗外隔著玻璃傳來吱呀的開門聲和散漫的拖鞋拽過木梯的響動——Brandy,那個東歐血統的女孩總在這個時間犯菸癮——金髮男人一把扯過窗簾拉上了,伸手將James蒼白的臉蛋握著抬高了一點,細細地審視著。

「……他們說你是這條街上最好的,因為你能演好所有人們夢中浪蕩的婊子——」男人——Captain緩緩說著,手指漸漸收緊。「——可那不是我來這的目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閉緊你的嘴!你這張髒嘴所說出的每個求歡的單詞都是對他的侮辱。而如果你夠乖……」

他探手入口袋,手指夾出一張小小的長方形黑卡。

當看清楚那張寬不到三公分的小卡究竟是什麼時,James原本疼得皺起的眉頭都一下子撫平了。

那是一張身份卡,除去這條街外的所有所謂良民口袋裡都有的平凡卡片。它登錄著所有可以作為身份識別的資訊——DNA、虹膜、指紋等等——在當今的合眾國要辦任何事都得需要的一張卡片。

這條街上幾乎所有掛著紅燈的人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天價的平凡身份。

James賭的那一口氣。

而它上面顯示出的竟赫然是James自己的臉。

「這兩夜的價錢我已經付清了,而這是個小甜頭——它登錄的指紋、虹膜等資料都和你本人吻合,但DNA會在海關的屏幕上顯示出完全不同的另一個人,事後一點痕跡也不會留下——這會是你乖乖聽話的獎勵:離開這個國家。在我滿意之後。」Captain說著,將那張卡片的一角輕輕刮上棕髮男人的鼻尖、紅唇、喉結……最後停留在隨著男人劇烈的喘息而微微起伏的腹部。

James的目光就這麼跟了它一路。

結束了。

只要他服侍好眼前的男人,這不堪的日子就真的到頭了。

可疑惑和希望的聲響同樣震耳欲聾——這個男人身上有太多的謎團——他有著Steve的臉、知道他進入這條街後就幾乎埋葬的外號、知道他想離開。

還有,那張卡裡的資料,他又是從哪兒弄來的?

「你是怎麼……」

金髮男人勾起唇角,放開他的臉蛋打斷了他的疑問:「滿意的話,吻我,然後在咱們結束前除了床上該出現的句子之外什麼都別說。你敢多說一個字,我就毀掉這東西。」

他證明似地將夾在雙指中間的小卡片捏得彎了起來。

James咬了咬牙:罷,就算這真是Steve設的陷阱他也認了——而他心底有一塊小小的地兒在喊著Steve不可能這麼做——他傾身向前,將被操得紅腫濕潤的唇瓣貼上男人乾燥柔軟的雙唇。


蛇吞詹


Steve……

Hydra讓你眼中的世界變得更美好了嗎?

「你愛著那個Steve Rogers。」熟悉又陌生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笑道。

James心底一震,低頭望向那個正從自已的胸口抬起頭來的男人。

男人臉上的神色令人難辨,可他只是輕輕拆下James環在他頸後的手,將它們抬過那顆棕色的腦袋。

「真好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唄,其實Steve和詹哥的架還沒吵完就被蛇盾兒打♂斷♂了~
蛇到底來這裡做什麼哩?

评论(1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