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7)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在任務中遇見了Brock Rumlow。

_______________

7.

Steve知道冬日戰士一定會再次採取行動,可他沒想到心事重重地打開房門時會被一根冰冷的鐵臂直接按回到房門上。

他思考了半秒鐘決定是否要進行反擊,可對方眼裡的什麼東西讓他把不管是什麼的結論都丟到腦子外頭去了──那雙可憐兮兮的眼睛在默默的求他別動,而Steve真的沒那個基因能拒絕他露出這副表情的一生摯友。

所以他任那支鐵臂的主人在自己愣神的另外半秒鐘裡扯開了他的褲頭,然後直接跪了下去。


 吧唧出擊啦!


他喘勻了氣,困難地將自己穿進褲子裡然後起身,撿起那件在冬兵貼上來時隨手剝下來扔在地上的連帽外套放在對方面前。

「去……洗個臉,把自己弄整齊……然後來客廳找我,好嗎?」他輕聲道,然後茫然地看著那名士兵點點頭撿起衣服,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地利落起身走向浴室。

Steve坐在門後將臉埋進了手掌裡。

冬兵很快就洗漱完畢,幾乎一聲沒響地走過門邊的Steve去了客廳。

Steve抹了把臉,進了浴室向自己猛潑了幾把水後頂著濕淋淋的頭髮也進了客廳。冬兵就那麼正正地站在長沙發一側Steve通常會坐著畫畫的那邊垂頭等著。

Steve在他的面前坐下了,盯著那張低垂的臉呆了好一會。他是個演講好手,必要時能不備稿地隨口來一篇激勵人心的臨場發揮,可……他卻發現自己幾乎不知道該怎麼對面前陌生的「摯友」開口。

空氣在靜得嚇人的空間裡冷了下來。

好久,Steve才勉強地擠出一句:「……所以,『冬兵』?」

男人點了點頭,口氣竟然帶著點幾不可查的委屈:「今早您就已經證實過了。」

Steve吞咽了一下:「你……你一直都裝作你是Bucky。從開始時就一直……」

「很抱歉我所玩的小技倆,sir。」男人抬起了臉,臉上所有屬於Steve印象中Bucky會表現出來的部分全都消失了。就像撕下了一層壁紙一樣,露出了下頭粗糙的空白。那張空白的臉和沒有口音的英語令Steve深深地皺起眉頭。「資產希望能早日再度被投入使用。我已經準備好了,硬體修復完成,軟體運作正常——」

「硬體。」Steve艱難地咬著字。

「硬體。」Bucky——冬兵——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就像在敲一個陶罐或什麼物品:「這個身體,Bucky Barnes的肉體。」

Steve 看著他的眼神就像他剛給了他當胸一拳。

「你就是Bucky Barnes。別管那些混球怎麼叫你。」他低聲道。

「所以,您應該已經和我的前任管理者談過了。今天早上的任務。」Soldier指出。「建議您聽取他的使用經驗。」

「所以你讓他……對你……」Steve輕聲道,不自在地偏過了腦袋看向茶几。

「管理員的慾求在特定情境下將造成問題,而資產的硬體具有這個功能,況且,Rumlow 管理員喜歡資產的硬體造型。他有良好的使用經驗,也間接提升了任務的執行水準。」Soldier說著,將方才被Steve硬套回身上的外衣再次拉開了一條縫,露出下方光滑壯實的肌膚:「資產一直在昇級,我可以提供您更好的。就只要您給我這個機會。」

Steve伸手捏住那雙正在往下拉的手,輕輕地拉了回去。

「聽著,我不會對你這麼做--你也不能再對別人做這個。」男人堅定地命令道,將拉鍊拉到了脖子上頭,然後將雙手落在他的肩上。

「可您喜歡這個。您剛才的反應說明了您對資產的服務感到舒服的。」棕髮男人困惑地望著猛地紅了臉的金髮男人,雙手卻乖乖地擺回了身側。「是因為我扮演James Barnes失敗了……所以您才不願意使用我嗎?」

Steve沒忍住將雙手再次捧上那張蒼白迷惘的臉頰:「不是,不……我不會使用你,沒人應該使用你……」

冬兵茫然地沉默著,低聲道:「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會讓您滿意的……」

Steve搖了搖頭起身,輕輕鬆開撫著男人肩頭的手掌:「等等我們一起去找一趟Tony。」

 


评论(7)

热度(24)

  1. 细犬男舔粮处左囚衣 转载了此文字
    prprprprpr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