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7)

(I) (I.5) (II) (III) (4) (5) (6)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7.

James從不連貫的惡夢和渴望中驚醒。他的眼前黑糊一片。

他花了幾秒鐘為自己是不是終於被九頭蛇的混帳們弄瞎了而驚恐,直到他昏昏沉沉地的腦子意識到鼻腔裡那片強烈得令人想打噴嚏的氣味混合了藥劑與消毒水味。

那沒讓他好受多少,畢竟他已經當了太久的實驗老鼠了。九頭蛇是決定要把他從「可消耗性|玩具」提昇回「實驗白老鼠」了嗎?這──這可也算不上什麼好消息。

何況他仍然渾身火熱。

James從鼻腔裡噴出聲可憐兮兮的喘息。他覺得角落裡有人動了動。一陣硬底靴的聲響靠了過來。

不,不不不不要……


其實沒車可猜猜大概會被吞所以圖上吧!


***

 

而後從軍的變成了兩個人。

自從James聽完Steve如何偽造了五次體檢報告最後被一名路過看不下去的研究員特別放行還簽了堆見鬼的研究協議氣個半死後,James就斬釘截鐵地告訴Steve等他養好身體也要跟進軍隊去了。

「不讓我跟我會去把那個叫厄斯金的傢伙抓出來告到死!哪有抓個路人就來做藥物實驗的?這和九頭蛇的作風也沒差多少!」

而Steve只是聳聳肩:「得了吧,我可是主動同意的,而且別氣了Buck,厄斯金對我很照顧也很小心,我現在可不是健康多了?」

而那恰好是最重要的一點。

軍隊在James提交申請後幾乎是立刻就同意了讓James入伍:他被九頭蛇俘獲過,在漫長的痛苦日子裡也風聞過不少有利情資。而警校裡優異的射擊成績和各項獎章也是強大的加分助力。

最大的阻礙卻是心理評估那一關。九頭蛇的經歷橫亙前方,成了巨大的障礙。

進入那個小面談室前,Steve抓住了他的袖子一臉擔心的問:「Bucky,別……我還是覺得不好。軍方現在發現九頭蛇台面呈現出來的只有冰山一角,往後幾年大概都要追著九頭蛇咬了……你的經歷……」

James回身握了握好友的肩頭,藏起眼底間差點要浮涌上來的深深愛戀,柔聲道:「我知道,可我有你。我得看著你。」

我得看著那個畫具都背不穩還正義感爆棚的小個子,我得跟著你去對付那個膽敢拿你的姓命威脅我的組織;那曾是幾乎吞噬我的巨大恐怖,可現在它成了我前進的動力。

他這麼想著,微笑地看著心理醫師帶著核可的表情點點頭向他的表格裡打進結論。

那是讓恐懼不會再度吞噬他的唯一方式,他得跟著他的金髮小個子。

直到時間的盡頭。

 

_________

都三週了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到床上去做?

或我直問吧在詹吧唧把故事說完前你們有打算用到那張床嗎?(夠)

好啦,下更可能會延到週六或一路延到下下週三...

因為又到了身邊有人的連假啦(捂臉)

不過好這口的小夥伴可以期待一下,

蛇盾既然開始吃蛇蒂乎的醋那就表示...(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评论(2)

热度(62)

  1. 圆滚滚的水饺左囚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