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1)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11.

基地的監控室中,一名穿著清涼的紅髮女孩正無趣地盯著那牆明明滅滅的螢幕。藍色冷光映在那張看起來游走於成年與未成年之間模糊地帶、桀驁不馴的臉上,幾粒雀斑在咬肌上隨著嚼口香糖的動作牽動著。

「無--聊死了。」她伸手拔出釘在緊急按鈕下方一隻手背上的小刀,邊扔著玩兒邊對著通訊器裡嘟囔。「Rogers到底對那個Barnes攤牌沒?看他走進來時那副沒骨頭的樣子,乾脆打昏回基地去再和他慢慢『談』--好啦?喂我說,我就不能出去外頭加入你那邊的派隊嗎?蛤?」

「專心點,Sin,云隻眼睛盯著我還沒擺平的區域看有沒有動靜。會有趣起來的,我保證。」比起監控室這邊的死氣沉沉,通訊器那頭倒是槍聲炸裂聲四起的好不熱鬧,聽得叫Sin的女孩又皺了皺鼻子不滿地亂罵了句。

「好好好,都聽你的親愛的--喔!」她忽地眼睛一亮,操作著控制台將某個畫面放大了幾倍:「Zemo來了。」

「很好,」另一頭的男人說道:「引導他去監控室,然後妳就可以過來加入派隊啦!」

「噁,」女孩對著畫面上那個穿著軍服半遮著臉龐的人影作了個鬼臉,「我不喜歡他,他就是條蜥蜴。」

「忍著點,要不是他不計殺父之仇幫著Cap去救他的仇人Barnes,咱們達不到今天的成果。對了,在他到達前,給Cap提個醒先。」

女孩長嘆了口氣點點頭,調整著通訊頻道:「Sin呼叫Cap,Zemo準將快到了,不管你是要辦了那個Barnes還是拉攏他,都快點吧--」

 

James覺得自己一定是喝得太醉了。

他看著那個他愛了一輩子的人在他面前一張嘴開開闔闔,卻幾乎聽不懂他說的任何一個字。他似乎模模糊糊地回應了些句子,可他的腦子--他的腦子,卻沒理解哪怕其中的任何一個字。

--或者,他其實是懂的,只是還不願意相信。

終於,那男人似乎是說完了,雙手鄭重地落在James的肩頭,柔聲說道:「Buck,清醒點,你得給我個答案。」

James望著摯友的臉,好一陣才帶著困惑的表情甩了甩頭,一手搭上對方的袖口。

「我……」他開口,卻發現嗓子乾啞得厲害。他清了清喉嚨:「我就問一句,求你給我真話……當初……當我在Zola的船上……當我……」他閉了閉眼睛。

--當我被夾在受侵犯和手刃同伴的地獄之間生不如死、還慶幸著好在躺在這兒受苦的人是我不是你時--

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望進那雙仍然像是要讓他溺亡其中的美麗藍眼睛:「--你就已經是Hydra的成員了嗎?」

眼前的男人張了張嘴,好看的眉心扭成一個令人心痛的結。

「是。」他開口,斬釘截鐵。

James觸電似地退開身子站了起來。

「……就為了……你覺得Hydra真能像你想的一樣?新的制序?」他覺得自己噴出口中的句子就像熾熱的炎漿,攻擊著籠罩他的美麗藍天同時也向下流淌、燒灼著自己的身子。「你想過代價嗎……?你想過……我……」

「所以我在邀請你,Buck,」Steve略顯不耐地將手順過一頭金髮:「Hydra對你有所虧欠,可他會給你更好的! 只要你能站在我身邊,你想要的任何東西我們都能得到。這一趟回去國內的平定已經是勢在必得了。到時候不管你想在任何行業發揮--Hydra可不只有賭場和軍火,鋼鐵業、運輸業、製藥--」

「我可不想透過那麼骯髒的手段擠身富豪。」James冷冷的道:「也許你是窮太久了吧。只是我在奇怪,就我們最窮的日子裡愁著養你的人也是我,到底你是怎麼做到能想著用那種東西去汙染你的朋友的?」

Steve猛地闔上了嘴。他瞪著James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和失望,可James完全覺得Steve就配那麼失望。良久,才像是有點心虛地挪低了目光。

「還有機會的,Steve……」最後,James還是忍不住開口勸了:「離開那潭泥沼,我們一起……先去找到Nat她們,一起對付Hydra,我不知道最開始是什麼說服了你加入的……但那個噁心的組織配不上你--」

Steve低垂的雙眼在聽見了後半段話時忽然猛地一跳,目光閃爍了幾下後一下子冷了下來:「『噁心的組織』?」

他的臉上表情瞬間的變化讓James聯想起地盤受到侵犯的野狗,黑色的嘴唇中隱隱現出了獠牙:「會去酒吧裡隨便地邀請根本不認識的男人操自己屁股的人有什麼資格對我的組織指手畫腳?」

James覺得世界在自己的面前裂開了一條大縫。

他就那麼聽著那些惡毒的句子淌進他的腦中,一字一句,響若鐘鳴:「對,我知道你那些晚上都去了哪兒。自從一年多前在醫院裡、你連在旁邊的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地就求著我給你……每一次任務後那些沒回來的夜晚我都讓人盯著你。你的胃口可真的不錯!連在堆垃圾的小巷裡都能叫得像在發情。這樣說起來,Zola那條船可沒虧待你,還算省了你花時間精神物色對象的力氣不是?」

他沒控制住自己的拳頭--而平生第一次,他沒因為對方的那張臉留點力氣,即使在聽見骨骼斷裂聲時James仍然抖了一下--然後整個人跨上行軍床坐到Steve被打得斜躺下去的身子上扯住對方的領子。兩人在窄小的行軍床上撕打了起來。

「你就不配……」James狠狠瞪著那雙被自己打腫了一邊的眼睛,嘶聲低吼著:「你不配提起……你怎麼能……你哪知道……」

對方的容貌在James的眼前漸漸變得模糊,好半天他才發覺那是因為自己的眼睛裡已蓄起水霧。他只覺得在船上還惦記著Steve而想反抗的自己簡直既可悲又可笑。每次的「儀式」中還分了一秒時間想著手下這個男人的自己簡直既可悲又可笑。剛剛還走在夜露中幻想著有一天能和手下這個男人當一輩子好鄰居的自己既可悲又可笑。他的整個人生就是個騎腳踏車的猴戲,他養大了一個怪物、和這個怪物交心,而更可悲的是--他感受著自己顫抖雙手下方幅射出的灼熱體溫--他他媽的還是愛著這個耍了自己一輩子的怪物。透骨的寒意隨著變味的回憶一絲一絲地繞上他的身體。他咬緊牙根眨去淚水。

「我會把你送上軍事法庭,Rogers。」James恨聲道,收緊了手心的掌握。

「不,要上軍事法庭的是你,Barnes。」門外忽地傳來一陣陌生的男音,接著營房門「碰」地被人撞開,兩列荷槍實彈的軍人快步步入房中將兩排槍口全對準了床上打得狼狽不堪的兩人。

在那後方走進了一個男人--淺棕髮色,梳著整齊的背頭,準將的單五角星在制服上刺眼地發著光。來人望著一臉驚訝的神色慢慢舉起雙手的男人勾起唇角。

「我的名字是Helmut Zemo,Barnes中士,你已因暗殺Nick Fury少將的罪嫌被捕。今晚將被遣送回國。」男人慢條思理地說著,目光像毒蛇一般掃上James的臉龐。

「你在說什麼?等等,Zemo--」James資訊過載的大腦艱難地轉動著,目光遲緩地對上對方冷笑的臉龐。「你是Zemo家族--之前因為研究違禁武器被捕下監的Zemo男爵家的--」

「『前』,Zemo男爵。」男人淡淡地補充,目光裡卻似射出了火焰。「我的父親Heinrich Zemo已經在兩年半前死在牢中了。監獄鬥毆,Zemo家從不缺敵人--當然了,那是指當年。而現在,那個稱號屬於我了--話說,既然這裡沒有外人……」他眼光向床上仍被壓在James身下的Steve微微點頭示意,然後金髮男人便用力地推開James的身體坐直了身子。「『Captain』,我這算進來得太早了是嗎?」

「我給過你機會了,Buck。」

James不可置信地看著摯友低聲丟下一句話後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地走到了Zemo的身旁,淺棕髮的男人微笑著向他致意後轉回臉向James指去。「因為『Captain』的要求,我才勉強壓下親人的大仇在這裡等到今天--做出決定吧,Barnes,或者由我為你決定--你將連夜被押送回國,接受軍法審判。喔,當然……」

他踱著輕鬆的步子走向被衣衫不整地被按住身子上手銬的男人,俯身輕輕在他耳邊說道:「監獄裡,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當押送的隊伍路過沉默地低頭不語的金髮男人身邊時,James不顧一切地對那雙垂在身側的雙臂伸出手--

卻在將要碰到前,被金髮男人刻意地閃避動作打斷。男人將要出口的喝罵在望見被大大扯開的衣領左側隱約可見的猙獰傷疤時斷在了舌尖上。

Zemo準將跟著這陣動靜停下腳步。冰涼的目光斜斜投在尷尬地像被按了暫停鍵的兩個男人身上。

棕髮男人嘴角掠過一個難看至極的苦笑。

「所以那些話是真心的……」James哽咽道,吞下喉間發脹的腫塊。「連讓我碰到你都感到噁心了,是嗎?『Captain』?」

金髮男人轉開視線,大步離開了營房。

 

***

 

是夜,「刺殺Nick Fury的九頭蛇臥底」James Barnes被押送回國,並在送監途中偷襲守衛逃亡。政府軍在宣佈國際合作戰地捷報的同時也發佈了包含Natasha Romanov及Sam Wilson等前軍隊成員為Hydra臥底的國際通緝令。

半年之內,政府軍與突然顯露了浮冰下方真貌的Hydra恐怖組織數次交手,並在Rogers上校的活躍與國務卿Alexander Pierce的內外斡旋之下漸漸被平定,國內部份兩方劃地為界維持起奇妙的平衡。

而在那個不起眼的街角,在逃數月的嫌犯JamesBarnes又一次揍退追襲而來的惡棍Brock Rumlow後,在當地居民的接納之下躲進了這個兩方勢力的三不管地帶張起紅燈,等待時機。


-----

不知道會不會被勒夫吞肚紙...

Sin大大和叉骨大大還有Zemo巨巨都上場了XD

蛇蒂乎是否有點渣XDD憋急憋急,還有後情...

啊我終於可以上交流道了感到so開辛,

不過週五會先更<[柯王子]路劫>(中1)<=對,不小心又拉長了...小王子太好吃了嘛(嚼嚼

评论(16)
热度(62)
© 左囚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