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3)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13.

 

正午的陽光讓James自不連續的夢境中緩緩回復了清醒。

陽光透過半開的窗簾灑進室內,落在陳舊失修卻整潔得幾近一塵不染的地板上。唯一的小桌兩側靠著那兩把修補過腿腳的椅子,窗簾自然地垂落著,清風沾染了些許暗巷的汙濁氣味拂過桌巾--一個正常結束的夜晚,正常開始的休憩時間。

James眨了眨眼。他覺得自己似乎做了場長長的夢。長長的--

他猛地坐了起來。

那個男人不見了。

那個男人--Captain--那張該死的身份卡!

他忍著渾身都要散了架似的痠痛爬下床鋪,有些意外地發現自己穿著整齊--那是他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原因。該死的他從沒被操昏過,當夜晚結束時總會將自己打理乾淨後才回到床上的,就像現在這樣--然後他撲到了桌前。什麼也沒有。那個男人就這樣走了。

什麼也沒有。

James咬了咬牙,回到床邊翻起床墊:床單也被那男人換過了,不過錢還在,乍看下也半個子兒沒少。好吧,至少不算是被白嫖……

不。James慘笑,伸手揉了揉自己一頭半長的棕髮。無論如何自己都沒有被嫖的實感--是啊,即使自己確實在迎合對方,而且對方也著實好好地享用了自己的渾身上下。可誰要他長了張Steve的臉?

而且,James得對自己坦白,在將與Steve決裂那晚的事和盤托出的情緒透支後,那場幾乎要把他腦子操熟的性愛倒是很大程度地安撫了他。

James認命地抹了把臉:就當是各取所需吧!反正那張身份卡本來……本來就是對方提出的一個額外報償而已。而自己確實沒有盡到好好「服務」對方的職責,Captain想收回福利也是合理的。

他開始默算起加上昨晚從Captain那拿到的錢,離能找舊日門路弄張出國用的證件還差多少。

而正在此時,他的前門咔嗒一聲被打了開來,金髮男人提著個提袋輕手輕腳地走進門,見他站在桌前微微愣了愣。

Ste--Captain淡淡地望著他道:「你已經醒了?我以為你會再睡晚點--也好,雖然我買的是午餐的菜,這時間點吃就當作早午餐得了。」

James一愣:「你給我帶了……午餐?」

Captain點了點頭,忽然側過臉去看向窗外低聲道:「說好了兩晚的……我不覺得你昨天那個樣子能撐到讓我滿意。你的廚房東西也太少了。」

James頗為無言地望向那個自以為轉過頭就能藏住臉紅的男人紅透的耳根。這傢伙不會還想過要給自己煮飯吧……

「謝了。」他大方地朝Captain笑笑,替對方也拉開椅子後在餐桌邊坐了下來:「你給我買了什麼?」

金髮男人將一手袋子掏出來擺弄著,幾乎排了滿桌:「路上覺得可以的都買了一點,還有--」他推過一個玻璃餐盒,James接過來一看:竟然是個整塊淋了醬汁的牛排。

「……這時間點你讓誰給你煎的牛排?」看著那噴香的大塊牛肉,James幾乎要流下口水--天知道他已經有多久沒看過整塊的牛肉了?

Captain只是聳了聳肩:「有錢能使鬼推磨?」

好吧。James滿懷感激地切起那塊還冒著熱氣的東西,想著前一晚對方拍在自己鞋櫃上的那疊鈔票。的確是有錢。

兩人默默對坐著吃起早午餐。

James偷偷趁喝水的空檔打量起眼前正開始以一個軍人的標準速度掃空一盤泰式炒麵的金髮男人。即使已經能夠明確地察覺不同--Captain比起Steve更高壯一些,眉目間常不經意地流露幾許身居高位者的冷硬;而Steve更加柔軟,就算……就算在那個最後的夜晚,站在Zemo準將身邊的Steve看著自己的目光仍然帶著溫度--也許這就是James仍然無法對Steve停下那分不可能得到回應的思念的原因吧。

即使……

「叫我Steve。」Captain的嗓音敲醒了James又漸漸沉入自己思緒中的腦子,他抬起頭看著那個還含了半口炒麵咀嚼中的男人,天藍色的美麗眼睛正無比專注地望著自己。

「什麼?」James都沒發覺自己開了口,回神時,他只覺得自己胸口的心臟搏動聲變得無比清晰。

Captain吞下東西,清了清嗓子,望進James眼裡再次說道:「我說,從現在起,請叫我Steve。」

 

***

 

Captain——Steve Rogers,來到這個有著Bucky的世界享受了一夜春宵的Hydra最高統帥,提著他裝滿熱食的提袋走在陽光漸漸灑滿大地的街道上。他剛敲開了位三星級主廚的家,蒙著臉用一把槍和一疊現金命令對方在自己家裡料理出一塊「不愧對你名號」的肉排。肉來自他目所能及最近的一間看起來還像樣的大飯店廚房,雖然不怎麼合格地裝進了玻璃餐盒裡,但看看那滿袋子的食物吧——心意比較重要,不是嗎?

在離開那間小房子之前他還輕手輕腳地打掃了房間拉開了窗簾,小心翼翼地將床上的男人抱進浴室裡徹底清潔乾淨順道抽走那張實在沒法再將就的床單。他並不那麼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可他明白自己想為Bucky做這個。

在把Bucky完全折騰到失去意識後,Rogers整夜地抱著懷裡的男人、盯著那道照進房中的細微月光失神。睡夢中的James就像他記憶中的Bucky一樣有著張年輕而漂亮的臉——但他明顯不是「他的Bucky」,當然。他知道這一點。這個James受過Hydra的折磨但並未被打碎、眉目間雖然有幾絲陰鬱卻不像他的Bucky披著七十年不融的寒霜。他是……溫暖的。Rogers撫著男人的髮絲,輕輕印下一吻在那團微微汗濕的髮間。Hydra對他犯下了不可饒恕之罪但……但那不是「他」有參與的錯事。

也許他還有機會,有機會在這兒填滿他胸口的那個洞。

也許……

Rogers抓緊手裡的提袋,微瞇起眼任James跪在地上仰望自己的臉和腦海深處那個男人曾經也那麼做時的表情重合--

在自己尚未明白那份情意前就從自己指間溜走的男人,他想像著James留著傷疤的左臂化為金屬的義肢、微蜷的棕髮落在頸後,結實優雅的身形浮現斧削刀鑿般的堅毅紋路。而他仰著臉,風霜洗煉出的深褐色雙眼含著如James般帶笑的柔情向自己靠近……

他深吸進一口氣平復差點又因此激動起來的身體,繼續向小巷的方向邁步。這很好,他能從這個「Bucky」這兒得到那些瘋狂幻想中的一切,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回到他的責任所在。他的世界--沒有Bucky的地方。他能夠忍受這個,因為一切已有個了斷了。

假的也無妨。

所以他帶著豐盛的午餐回到那間小房子,和「Bucky」享受了頓愜意溫馨的早午餐,然後望進「Bucky」的眼中,對他說「從現在起,請叫我Steve。」

這是他重又得來的一個機會,修正一切的機會。

就今晚。

Rogers在男人怔愣的凝視裡傾身向前,吻上那雙豔紅的唇。

就只有今晚,像個「Bucky」一樣,叫我Steve好嗎?


--------------------------------------------

這一更比較短小,沒車抱歉XD

路劫那一邊虐得有點心虛,剛好這邊間奏能小小甜一下。

好的,下一章酸甜前方大刀注意(夠)


评论(13)
热度(73)
  1. 圆滚滚的水饺左囚衣 转载了此文字
© 左囚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