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3)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12)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有點黑的盾上線。本章算是過渡章,不過有重要的變化要發生啦!


13.

  「首先,你的臥室在客廳對面,浴室和廚房可以任意使用。每天除了用餐和睡眠的十小時外你有四小時的自由時間,但未經我同意不能夠離開大廈。地下訓練場每天可以使用一小時,須要再待更久的話請讓Jarvis通知我取得權限。這樣瞭解了嗎?」

  「是的,Sir。」WInter Soldier的回答簡潔輕快,像個服從的好士兵。

  他的臉上仍然看不出情緒,至少絲毫沒有因為稍早的不愉快顯現出不自在、或因為重回了Steve的房間而表現出懷念等等Steve料想過的表情。

  他就像數月前初到時一樣那樣站在陽光下,半長的髮絲垂在頰邊。可臉上不再是演出來的柔軟微笑了--灰藍色的眸子冷靜堅硬,薄唇抿得緊緊的,目不斜視地望著前方站得筆直。眼神中沒有敵意也不顯親近,幾乎什麼也沒有。

  那才是現在的Bucky--WinterSoldier,Zola的「殺人系統」,Steve提醒自己,如果不能好好地接受這點就別提想把Bucky好好地救回來。

  Steve抿了抿唇,事實上這反而令那些一路上亂七八糟閃過腦海的聲音都平靜下來了:摒除掉多餘的情緒,這讓一切變得簡單。

  於是他繼續用指揮官的平穩口氣直視著對方說了下去。

  「那麼,給你五分鐘,收拾好你的東西然後回到客廳這兒來,我們開始工作。」

 

***

 

  Rogers前指揮官--現在應該要稱教官了--有點兒改變。資產一邊有條不紊地將少少的幾件黑色短袖和工裝褲吊進衣櫥、隨身武器按著裝順序在矮櫃上排開,一邊在心裡快速地計算著。

  那些曾經易於讀懂的情緒被收了起來、肢體語言變得客氣而疏遠、直盯著自己時那雙天藍色的眼睛不再像是一碰就碎,反而涼爽得像夏日的海洋--你會不知不覺游得太遠,然後沉入其中萬劫不復。

  那些變化令資產的硬體不由自主地精神抖擻,對未來兩個月的任務評價樂觀;而同時他也察覺到了Barnes蠕蟲的顫抖。要去分辨那分顫抖是出於喜悅或傷感根本是無謂地耗費記憶體,資產選擇了略過這個步驟,但它莫名地確信大概後者比較多。

  它只花了三分十七秒就回到了沙發前指定的位置,Rogers教官放下手上的筆記本來抬頭看了看鐘。

  「三分半,做得好,士兵。現在我需要開始問你一些問題,請如實回答我。」他提起一支鉛筆再次翻開那本似乎列滿了各種項目的本子。

  「給我你的系統全稱與簡介。」教官點了點第一道問題,坐姿輕鬆地倒入沙發裡。

  「『資產』代號Winter Soldier,XRoom俄國項目,48年植入硬體名James BuchananBarnes起始實驗,51年7月4日初步排除系統蠕蟲投入使用,序列號32557038。」資產流暢地背誦出已經複誦過無數次的資訊。「主要功能為暗殺、潛入、情報取得及破壞性工作,可進行多人協同作業。內建語系六種,現任管理者為Nick Fury。您需要資產的詳細可操作武器清單嗎?」

  Rogers皺著眉頭在紙上記錄著什麼,左手隨意地擺了擺:「不用。聽起來會是個大工程……我需要51年7月4日排除蠕蟲的詳細過程。」

  「檔案損毀,」資產皺眉,Nick Fury也問過同樣的問題,第二次不能回答上級的詢問讓它涌起不適,所以它立刻加以補充:「削除檔案的原因被註記為維持硬體穩定度所需,系統紀錄在51年後資產的重啓次數確實呈現第一波顯著下降。」

  「蠕蟲。重啓。」Rogers教官慢條斯理地點點頭,在簿子上刷刷寫著。「你說第一波。那麼第二波顯著期是什麼時候?」

  這個很好回答,所以資產毫無停頓地開口回應了。「92年,當Brock Rumlow前管理員接管資產時起,期間十年資產都沒有再被強制重啓過。」

  教官填寫文字的手頓了一下,金色的睫毛低垂著又要求補充:「評價前管理員Brock Rumlow。」

  「前管理員Brock Rumlow為特戰隊隊長,具高度戰略部署、協同作戰能力,且傾向在行動中調整已有資源以發揮資產最高戰略價值。」資產停頓了一下,低聲補充:「初步估測適配度89%,受命停止接管前最終數值達到93%。」

  它盡力壓下說出「受命停止」四字時的難受感,但以Rogers管理員射過來的銳利目光來看,它失敗了。它抿起嘴。

  他看了它好長的一段時間才緩緩開了口:「你曾說過對我的估測是95%。而Brock Rumlow前提揮官的最終值是93%。如果今天Brock Rumlow再來找你回去,你會回到他的指揮系統裡嗎?」

  資產實在不喜歡這種問題。但系統提示必須服從暫時領導單位的問詢,於是它只好思索著回答:「……機率低於30%。Fury現任指揮官的適配率亦達85%,還在上升,且沒有放棄指揮權的意向。另外……」它不甘不願地又放低了音量:「Brock管理員已明確表示過不願接管的意願了。」

  「但你喜歡他的監管。」

  「強制重啓會造成硬體巨大的負擔,Brock管理員的記錄無人能及。」它讓自己儘量中立地解釋道。

  Rogers教官點了點頭,再次低頭回到本子上。「評價NickFury現任管理員。」

  「層級不足,請恕我無法回應。」

Rogers教官挑起了眉,似乎頗感興趣地從本子裡又抬起了頭。「層級不足?」

  「是。」資產木然地把系統資訊背了出來:「資產的首要任務是保持系統持續運作,次要任務是確保管理員持續監管資產、及其人身安全。Rogers教官的問詢內容有烕脅到次要任務執行之疑慮,請恕我無法配合。」

  Rogers教官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緩步踱到資產身邊。資產保持著自己的眼神停留在教官坐姿時的肩頸位置,警惕地留意著教官圍著硬體轉的腳步。腳步最終停在資產的身子側面。

  「你說了確保持續監管。那--」男人的聲音帶著一點兒難以理解的怒意。「你曾經為了確保我能監管你的那些小花招,你也對Nick Fury做過?」

  「不。」資產自己都有點奇怪自己怎麼會答得飛快:「現任管理員並未顯露出性服務為確保監管意願的可能性需求。」

  教官又走了起來,資產能感覺到他不時向自己投來的目光。它的硬體遞來後背衣料過於濕悶的訊息。

  「可無論如何你都不喜歡那個。」教官低聲道。

  「資產沒有感覺,資產的行為模式為系統運算及概率歸納的結果。」

教官停下了腳步。

  「那麼,現在你有管理員了,你會再對我進行之前那些……『確保』行動嗎?」

  資產張了張口。它原以為這句話會像其他的系統預設內容一樣順暢地從嘴裡滑出去,可它沒有。「……不。資產不進行無邏輯意義的行為。」最終它還是被擠出了喉嚨,但將近半秒的停頓讓它心頭警覺到:那是Barnes蠕蟲又在作怪。天知道這回它甚至沒察覺它浮上了表層。

  「這對我來說就夠了。」Rogers教官似乎對資產的回答十分滿意。他坐回了沙發中央,狀似隨意地叉開雙腿將兩肘靠在膝頭,盯了資產好一陣。

  「就像稍早Nick指揮官說的一樣,這是個服從性訓練任務。請複述他的指令讓我們雙方都確定彼此明白了要求。」

  這是個合理的指示。

  「代號Winter Soldier被暫時性編制入Captain Rogers麾下,進行兩個月的服從性訓練任務。期間資產需服從他的一切指令就像Fury指揮官,資產必須對Rogers指揮官坦白、順從。兩個月後回到Fury指揮官處針對這兩個月內的事項進行口頭與書面報告。」

  「沒錯。」Rogers指揮官簡單地一點頭。

  「那麼,在我們開始第一課之前,先和我說說Hydra--他們是怎麼訓……怎麼『安裝』你的?」


--------------


评论(13)
热度(49)
© 左囚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