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5)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簡介:(全篇警告請看第一更)

冬兵認為自己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15.

「呼吸,WinterSoldier。」教官的聲音像從遙遠的水面上傳來一般飄乎不定。但資產聽見了指令,它張口,照教官所說的強迫自己將肺清空,再深深吸進幾口新鮮的冷空氣。

 

教官點了點頭,面部碎裂一瞬的表情又恢復堅硬:「你做得很好。現在去廚房吃點東西,洗個熱水澡。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資產點了點頭從腳凳上起身,眼角餘光捕捉到教官忽然猶豫地傾過身來的動作。它用眼神詢問著,教官張了張口像是想說什麼,忽然趨前一步張開雙臂、然後在最後一刻改了方向將它們放上了資產的肩膀,但兩人站的距離已經近到能夠分享彼此的呼吸。

資產眨了眨眼:它有些混亂了,它知道Rogers教官曾經是硬體最好的朋友、也還記得遭到遺棄前教官曾對它產生的渴望。

可……它以為那些過去了。就在教官用那些公式化的冰冷口吻命令他解說那些「安裝」過程的同時。它為Captain Rogers的改變感到開心,因為Barnes蠕蟲終於顫抖著沉沒了。

教官的嘴唇在資產的眼瞼上方吐出微熱的嘆息,他說:「你做得很好——WinterSoldier,你……你的管理員會以你為傲的。」

褒獎是好的,即使它會否自食其果還待確認。Rogers教官俐落地放開手退了一步,而直到接收到Rogers教官意味複雜的眼神時,資產才發現自己向著那個退去的體溫踏前了一步。

它心一沉,將動作迅速融為一個簡單軍禮的前奏,然後轉身去做它該做的事去了。該死,它才得到了褒獎而己就出了錯。該死的Barnes蠕蟲。

 

***

 

Steve直到WinterSoldier踏出了聽力範圍才轉身衝進廁所。

吐掉了差不多八成胃裡還剩下的東西後他才重又找回思考能力。即使腦中叫囂的還是強烈到可怕的殺意——他想殺掉那些前管理員,即使目前才回溯到70年代他就己經想把死絕的三曲翼大樓間諜們重新從墓土裡挖出來再殺死一次了。

每一次當WinterSoldier用他平板的聲線說到「Barnes蠕蟲」時他都得壓下一次顫抖:資產很明顯地對它深惡痛絕。而聽到那些「安裝」過程和「檢修人員」——資產的說法——對他說過的話,Steve完全可以理解為何資產會想把Barnes蠕蟲除之而後快:那群雜碎曾經對能否真正打碎Bucky的意志產生過懷疑,或說有人在試著想找出個更不耗功夫的方法來得到好用的超級士兵,可沒了魔方他們複製不出Zola的配方。於是他們將Bucky身上所有的血液抽換到另一個Hydra混蛋身上,而在他們專注於保持那個傢伙隨時都像雲霄飛車似的身體狀況的一週內就讓Bucky因為體內注滿另一個人的血的排異反應虛弱掙扎。

「我們在試著幫你排除那條蠕蟲,要是你自己能聰明點那就不會受那麼多苦了。」他們對在無數次感染及全身性系統崩潰中燒得昏昏沉沉的Bucky每天那麼說,直到最後那傢伙肯定救不活了才趕著最後一點時間將Bucky的血又放回他的身體裡。

失望的研究小組當然不會想到什麼讓病患休息的人道念頭,而是將實驗失敗的沮喪與憤怒以連續幾天的性侵報復回連指頭都動不了的資產身上。

「你就值這個。不穩定的系統就配被當作廢餘物資玩弄。我們肯把東西塞進你體內是你的榮幸,不然你可以猜猜活著被分解保存是什麼感覺。天啊我們真該那麼做一次。」

而當Steve按捺著顫抖問資產他們有沒有那麼做過時,資產就陷入了……剛才的狀態。而不管那個答案是有或是沒有Steve都沒勇氣再沿著這條線索問下去了。好個第一天。Steve想著,強迫自己撐起身來洗漱乾淨。

他掏出了手機。「Natasha……我們得談談。」

 

***

 

「Captain Rogers,我需要提醒您代號WinterSoldier出了您所在的樓層。」

Steve瞬間從不穩的睡夢中清醒。他邊掙扎著拉起長褲邊問著JARVIS:「告訴我他的動向,是往大廈外去嗎?」

人工智能安靜了令人不安的數秒後回覆:「我原本是如此預期的,己經鎖上所有對外通道了——但現在Soldier停在監管BrockRumlow的樓層沒有移動的傾向了。」

「謝謝你JARVIS,我現在立刻過去。」Steve套上T恤,猶豫了幾秒後將盾牌套上手臂衝進了樓梯間。

 

***

 

在復仇者大廈渡過的夜晚一向安靜又無趣——當然他們沒有給犯人開派對的惡趣味,所以BrockRumlow發現自己竟然養成了一輩子都以為無緣的規律生活:看著太陽(或亮起的照明)起床、早飯、一點兒無趣的電視娛樂、偶爾能看看曼哈頓市景、晚餐、五分鐘清潔時間、睡覺。他覺得自己肚皮都胖一圈了,雖然還真沒什麼好嫌的。

在向無所不在的人工智能叫囂取樂半天沒收到回應後他躺回空蕩蕩的床上胡思亂想。要是Rogers或那個TonyStark來煩煩他就好了,坐牢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無聊。可這幾天Rogers甚至也不來找他問資產的事情了——他前陣子幾乎天天來,問任務問相處問資產有沒有表現過任何明顯好惡什麼的,讓他都有點懷疑Rogers是想寫一本詳盡的〈當Bucky不是Bucky時〉了。

「唉小混帳……你是有多自虐才會想放棄待在這麼隻護雛老母雞身邊的啊……」Rumlow望著空空的天花板喃喃道。

「定義『護鶵老母雞』。」

Rumlow跳了起來直接翻到地面,當往腰上摸時他才猛地想起自己早被繳械繳乾淨了。他抬頭,只見一抹安靜的黑影豎立在玻璃牢外的一側,是個頭髮乾淨、穿著整潔黑衣長褲的小混蛋。

「——你他媽要嚇死我了Winter。」Rumlow抓了抓冒出頭冷汗的腦袋嘟噥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他大概是真的安穩太久了。

小混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定義『護鶵老母雞』。」

「就你那Rogers老姘頭的死樣子,完畢。別管了,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來了?」Rumlow坐回床上望著走近了幾步的男人。說實話能看見小混蛋——沒缺胳膊少腿的——還是令人開心的。只是他也想通過這匹狼根本養不熟,否則怎麼自己被抓了幾個月來都沒來一次。這回是為什麼原因來的,他倒是有點好奇了。

「……意見徵詢:想請問當初放棄資產管轄權的原因?」

「真心的?你大半夜的突破了一堆安保系統闖進來這個玻璃怪奇秀場子就為問我這個?」

但這回小混蛋的表情卻有點奇怪。它沒為Rumlow慣常的難笑玩笑忍著翻白眼,一雙水亮亮的圓眼睛像沒有焦距似地穿透了他的身子。要是Rumlow忘了對方是個被洗腦成機械的殺手的話他大概要以為小混蛋的眼淚快掉下來了。

或許它是真的快要掉下來了沒錯。

「是因為資產太久沒被……」黑暗中的小混蛋罕有地停頓了一下--在他被任命給自己的那晚現出「真面目」後,資產就相當少再流露出這樣人性化的行為了。「沒被升級過功能了嗎?您從放棄管轄權的三年又七十四天起就沒再命令我給您--」

Rumlow翻了個白眼。「那隻老母雞是不是做了什麼把你逼太遠了?」

黑暗裡的資產沒有回應。好吧,他已經不是管理員了,無怪乎小混蛋不甩他的問話。

「去睡吧。」Rumlow抓了抓頭嘆氣道。看著小混蛋那副模樣令人不由得想起十來年前……當自己還痴迷於一樣不是人的東西時的樣子。蠢蛋。「去睡吧。有些事過去就讓它過去了。去吧。」


评论(15)
热度(46)
© 左囚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