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1)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先說好,這章開始有在下自己對漫畫中Elisa的我流理解版更動(雖然還沒解梗),大事件我基本只看主線和雷霆,連動事件全都沒看啊如果有很大差別別打我QWQ!!就當它AU!!

-------------

21.

 

「 Zemo男爵。」

男人轉過身,朝從走廊另一頭慢慢踱過來的人微微行禮。

來人拖著身長及地面的血紅色長袍披風、戴著一張做工細緻的古銅面具,一身鎧甲戎裝讓人聯想到古老異教神殿中的壁畫雕刻。她將上半張臉完整地藏在了面具之後,身形並不高大,語氣中還帶著一點兒少女似的嬌柔。但Zemo知道,是這個女人將他們的至高領袖塑造成型、是她在世人都覺得Steve Rogers是個渾身病痛的瘦小子時看穿了他強大的靈魂。除此之外,她與自己大概是整個最高議會上唯二因為私人原因而無條件地支持著Steve Rogers的人了。

「Elisa。」他恭恭敬敬地叫道。

女人帶著優雅的微笑來到他身邊,對他拍起了手:「正巧遇到你,我是來恭喜你的,Zemo男爵。你不但帶回了魔方碎片,還俘擄了態度難測的T'Challa。瓦干達王成了你的階下囚嗯?」

「為了Hydra。」他笑道,紫色面罩下的臉難得和緩地扭曲著。「也得恭喜妳,我剛剛也聽說了妳那邊的捷報。妳炸掉了整個拉斯維加斯--反叛者的巢穴。現在大概沒有哪一個小鎮還有膽量收容反叛者了,如果他們沒有全死在這次轟炸中的話。至高領袖會很開心的。」

女人的嘴角彎成了個無奈的弧度。「關於這點,Steve他倒是沒有你想的高興……他太溫柔了,即使知道留著後患無窮還是無法爽快地除去過去的朋友……這也是他需要我們的原因。我們替他做必要的醜事,他就能乾乾淨淨安安心心地當一個神轎。」

「一個能力強大的神轎。」Zemo同意著,突然留意到Elisa又隱隱揚起的笑容。「怎麼了?Elisa……妳好像特別高興啊?碎片還有兩片不知所踪,我們的路還有得走呢?」

「啊!這點你就無法明白了,Zemo。」女人這下真的笑起來了。「你沒有孩子……一個母親最開心的莫不過孩子能得到幸福,Steve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沒錯,可直到最近,我才真的覺得他得到身為一個人的快樂了呢。」說著,女人哼著輕快的小調向走廊的另一頭晃了過去。

Zemo站在原地,嚼著這幾句話若有所思。

 

***

 

Captain穿著一身整齊的彈鬥裝束、雙指間捻著那條振金鍊子若有所思。

「別看我,這主意可不是我提的。」James乾巴巴地道。

事隔一週James才終於見到了Elisa,首先在底下那片殘破的廢墟,後來在這間房裡。

說到那天,James就得想起當Captain在早餐後應Elisa的呼喚準備下去處理拉斯維加斯轟炸後拖出來的殘餘人員時,他遲疑地拉住了那男人的衣角。

「別……就儘量寬容點?他們看起來都是平民……」James不抱希望地低聲道。他從Captain的口中得知了反叛者陣地裡包含了Natasha、Clint等等,當然,是這個世界的版本。但他想像了一下自己看見長著他們臉的人被一槍爆頭的畫面--他的胃不舒服地攪緊了起來。

而Captain露出了像現在一樣的若有所思眼神,下去後將所有拖出來的人都下令殺了。

「裡頭沒有你腦子裡的那些傢伙。」他回來將臉色白成紙的男人攬進懷裡,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然後討了個吻。James都不知該為這個Steve對自己讀心等級的瞭解度煩心還是為對方話語裡的在意多少感到欣慰。

說回到Elisa。

她相當的……奇妙。Captain口中幾乎像是Hydra之母的這個女人來源成謎(至少在James有限的關於兩個世界間人們奇怪的成對出現現象瞭解中,他的世界裡從沒出現過一個Elisa--又或者Steve現在身邊真有一個?)、好奇又活潑地像個9歲的小女孩,但又確實能感覺到某種只有長遠歲月才能沉澱出的古老力量。

她真的很喜歡Steve。James想到她時總能感覺到一種沒來由的不理性嫉妒在胸口暗流湧動。Steve說過她遠在他還是個孩子時就一眼看中了瘦小病弱的自己,而Elisa的讚美中從沒出現過現今Steve的強壯與權勢。她看Steve像穿越了那具身體望進他堅強不屈的內心……即使James無數次腹誹著這些特質確實能成就一個大壞蛋,看,妳眼前就是一個理念型謊話精、黑白精通的強暴犯,和妳喜歡的「Steve特質」一點都不矛盾。

……好吧,James想著自己大概真的把兩個Steve弄在一起罵了。

但她確實對自己很好,雖然八成也是為了「Steve」吧……

而現在他和Captain會坐在這張床上隔著條鍊子大眼瞪小眼也是因為她。在James因為「地形限制」而羞愧地得在指揮官休息室裡光著腳應約和她共進第三次午餐後,Elisa特意等到了Captain回房,然後蹲下去拎起那根小巧的振金鍊瞪著那男人看了整整三分鐘。

「……我會想個法子。」事情的最後是Captain像隻鬥敗的公雞似地抿起嘴垂下頭答應。

--然後就是現在了。

這也是James來到這個莫明其妙世界的第三週。

 

Captain用兩根手指彈著那截垂在James腳旁的東西。「你不會逃走。」

James用力地翻了翻白眼:「我要怎麼逃?我連我怎麼過來的都不知道。」

Captain放脫了那根快被手磨拋光的東西向前快速地逼了過來直到James狼狽地被按倒在大床上:「你會有辦法的……我可不敢小看一個James Barnes,你沒有那根鐵手臂但你仍然夠聰明。只要你還想著你的那個Steve。」

James嘆了口氣。「關於這個……我確定我算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

「和回你的世界無關?」

「和回我的世界無關。」

「好。」Captain湊了上去,將James徹底壓回了床上啃了一通,才退下了床去走向門口。

「今晚咱們能聊聊你的想法。只要你不再想走……我會做我能為你做的。」

James放鬆地呼了口氣目送Captain出了門。想到Steve的事,James仍然能感覺到自己胸口隱隱發堵。

三週前那份痛苦他解讀為對無法親自揭穿Steve和Hydra的惡行激憤難平,而三週後、在另一個「Steve」的出現和終於離開令人進退維谷的困境之後……他能對自己承認這份痛苦是因為他真的喚不回他的Steve了。

也許,就不提要回去……只要Captain肯讓他和Nat她們聯絡上,確定他們還好好的,問問他們的計劃,而一旦把Hydra的陰謀晾到太陽下,自己就是永遠留在這兒也無所謂。反正隔著Captain的螢光幕看Steve或隔著電視看Steve也差不了多少。

反正,反正……Steve是永遠不可能再站在自己身旁了。

不論是以從前、或是現在Captain要著他的方式。

那麼他對那個世界的執念也就只剩下希望正義終於能被伸張、他的朋友們能重新回到陽光照拂之處。

至於Captain這邊……反正他是逃不走的,也許在結束那邊的事情後他能夠來試試替這邊被摧殘的世界盡點力。情況至少比起在那邊好多了,他不必為了某個不知哪天才能達成的目的對人陪笑,至少他只需要對一個人這麼做。

而那個人還有張Steve的臉。

也許他終於能放下這個問題了。也許他終於能放下他的Steve了。

James "Bucky" Barnes啊!你得把這當成一種進步。也迕這就是一個James能從Steve身上得到的一切,不過他能做得比那個死去的James更多。

 

James就這麼亂糟糟地想著,翻過身倒回床上去睡著了。

 

門輕輕巧巧地滑了開來,例行收拾餐盤的侍者魚貫地走了進來將桌上的殘羮剩菜收了乾淨。

當她路過那張大床時,瞥見那張閉著眼睛的睡顏,幾不可見地顫抖了一下。

她沒事似地端著餐盤走了出去。


-----------------------------------

蛇蒂乎下章正式加入修羅場XDDDD

下次更新:金箱子或系統冬隨機掉落~

评论(22)
热度(90)
© 左囚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