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冬吧唧互攻]玻璃隔間 10 ——官方漫畫雷霆特工衍生文


剛好本子封面也排得差不多了XDD
本章無車,看看能不能直接發文?
__________

6.

「要見你一面還真不容易,你都不知道我預約了多久。」

當Rumlow帶著那張欠揍的笑臉出現在隔間外時,James數週來第一次翻了個帶著輕鬆意味的白眼。

「啊哈,我就是那麼多人愛。說說預約表寫了多長?」他倒在那張床墊上有氣無力地說。Steve半個月沒見的「見面禮」就是整整一晚上,好在那混帳東西在春風滿面意氣風發地走出隔間前給他做了清潔,還從包裡抽了條褲子給他,他也就不奢望多拿到一件上衣了。

「Steve、Steve、Steve、Steve、Steve。」Rumlow將他的塑膠餐盒和水放在床墊上,大辣辣地挨著他坐下來,扯開封膜撈起塊牛肉吃了。

「嘿!別連我的早餐都搶!」James抱怨著從床上坐起身。Steve這回操完他後沒再把他扣回那個該死的金屬項圈裡,只趁著他沒法掙扎時又把他的手鎖回了身後。

Rumlow白了他一眼又撈走一塊。「小氣,以前出任務我把補給讓給你那無底洞胃多少次?就為了兩塊牛肉。」

「我願意為了Steve出生入死,牛肉的地位偶爾和他上上下下啦。」

「讓他聽到這句他會再操死你一次的,管著點嘴。」

James又翻了次白眼。「說到Steve。」

Rumlow終於心甘情願地撈起一口濃湯塞進湊過來的嘴裡。

「你知道你的小情人看著監視器的吧?」他漫不經心地說著,又撈起一口湯聞了聞。

James彎身過去搶著吃了,邊嚼著邊瞪他:「他不是我的小情人。而且他讓你來了。」

Rumlow點頭。「讓了,可原因是原本那批在這站崗的暫時都不能或不敢來。你人緣太差。」

「他們被我帥得無法逼視,怪不得我。」Bucky又含過一口湯,嬉皮笑臉地歪著嘴笑。

「……你知道自己現在滿身的吻痕和牙印吧?」Rumlow挑著眉讓視線在他的胸口掃著。「要我提醒你眼睛也還紅著嗎?」

「我被我的榮譽戰跡深深感動了。」

「厚臉皮程度也和從前一樣,好懷念啊--總歸一句:你開心就好。」

***

當Rumlow拎著個連湯汁都被舔得乾乾淨淨的飯盒走出隔間時,完全不意外那個穿著個八爪魚制服的男人就站在另一頭。

「我都沒法和您競爭對制服的熱愛度,指揮--」

「他和你說了什麼?」Steve冷著臉打斷了男人故作輕鬆的挖苦。

Rumlow抬頭瞥了瞥一條走廊就有八個的監視器[1]。他都不覺得自己加入的組織在Steve來之前有這麼變態。「我以為您聽著?」

「別和我打馬虎眼。」Steve沉聲走了上來,半個頭的身高差讓他將對方的整個人都罩在陰影裡。

Rumlow抬手做了個投降的手勢。「好……就開個玩笑嘛。」接著他正色抬眼望進了那雙湛藍的眼睛裡。「他讓我告訴他搜尋Kobik的情況如何。」

Steve臉上的表情放鬆了一點點。「你告訴他了?」

「說了,照您吩咐的。按著他之前溜出家門小隊員的足跡地毯式搜索中,三個禮拜前的情報。」

Steve點點頭,又疑惑地挪過隻眼瞧他。「他信你?」

「我看沒全信。」他可還知道怎麼避開這個醋勁大著的純情老冰棒鋪了滿地沒蓋偽裝的地雷。「不過他沒什麼選擇。」他添了句。

這回Steve才像是真的服了。「好。現在算是關鍵期,等那邊事情一完告訴他也沒所謂了。那麼就按照原先預定的,去準備一下。」

 

***

 

Rumlow心情有點複雜地望著眼前窗明几淨就一張床特別大的房間--他們現任指揮官的房間,然後將那袋他翻了遍後只能以一聲口哨作結的大行李包踢到了床下。

希望他們指揮官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啊……他回想著剛剛看見的、Soldier那一身吻痕、咬痕和觸目驚心的瘀痕。

事實上他自己也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更不懂Soldier在說些什麼。

當Soldier那張嚼著肉湯的嘴用唇語向他說話時他基本上毫不吃驚,但那內容倒是真嚇了他一跳。『你不喜歡Steve。』

Rumlow低頭攪著那盒濃湯,扯嘴笑著回道:『我又不想讓他操。』

看著Soldier忍著不翻白眼的樣子真是值了。

『我這輩子都看不爽他。沒錯。』他終於認真的回了一句。

『紅骷髏不知道我在這。不然他早就自己來逼我說出魔方下落了。』Soldier又丟了顆炸彈過來。Rumlow眨眨眼爽快地承認了。

『這個也沒錯。你老相好沒上報,我得說自己也有點功勞。』Rumlow又偷了他一塊肉。承認了這點,他覺得自己值得加個菜。

『那你幹嘛不趁機用這事扯他後腿?就讓他壓在你頭上不憋屈?』

『嘿,兄弟,我好歹還認和自己出生入死過的夥伴的好嗎?拿到魔方,領袖才不會讓他留你。我和他那點搶功勞結下的樑子不必搭上你的姓命也能了結。』看見他又要伸手撈牛肉,Soldier湊過頭去狠狠吸了一大口濃湯,腮幫子鼓鼓的樣子讓Rumlow想起他第一次玩笑似地掰下自己巧克力一角遞給他的那天--資產舔乾淨手指後直接搶了他整排巧克力全塞進了嘴裡。

他的眉頭跳了下。哪像你,養不熟的臭野貓。

Soldier看著他若有所思地花了很長的時間嚼著那口湯--他也的確是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嚼沒錯,否則Rumlow還想不出來就算是冬兵,要怎麼能邊含著那堆馬鈴薯塊胡蘿蔔塊發唇語還不噎死。

然後他好不容易吞下那口湯的下一句話就嚇得他一跳:『替我帶個話給寡婦或鷹眼,要他們別找法子救我了。我保證把Steve從你頭上弄開。』

「慢著點吃,不搶你的。」Rumlow開口說道。他覺得要是再不出聲Steve就得衝進來了,而且他的確需要點時間思考。

『--如果我能找到個不被他們射死或被你老相好揍死的方法的話。還得他們肯信我才行。』

Soldier在張嘴含下他送上嘴邊的湯匙時挑著嘴角回答了。「盒子豎直點,我舌頭沒長到能搆著底下那塊渣渣。」

Rumlow煩躁地把剩點湯液和肉渣的飯盒往他鼻尖貼了過去:「給你全給你!乾脆舔乾淨算了省得沖。」

Soldier真的依言把整個盒子舔得一乾二淨。

 

算了,Rumlow再次按著Steve的表格檢查過這個沒有窗的房間後,聳聳肩想著。老冰棒們的情趣,果然自己太年輕還是不要想太多的好。

他按開耳邊的通訊器。

「指揮官大人--房間已經確認了。」

「好,」另一頭,他的制服控指揮官上司站在隔門的門口讓紅舌輕輕劃過了嘴唇。「標準加強押送隊八人,包括你,來接他過去吧!」

 

* * *

 

對於自己半天不到就又出現在牢門口,James的反應是整個人往後三個扭動就退到了最角落--手被綁著還能挪動得如此迅速,Steve感到又驕傲又受傷。真不愧是我的Bucky,可你非要離那麼遠嗎?

「不是來操你的。」Steve無奈地走上前去,揮手讓押送隊員們圍到他四周。「說過要帶你離開這個隔間,我對你不會食言的,兄弟。」

「兄弟?我都要不認識這個詞了。」聽了Steve的來意,James繃緊的肩膀算是鬆了下來,聽話地讓押送隊給他的手銬上掛了條牽鍊,交到Steve手上。「咱們去哪?你老闆終於問你最近殆職到哪去了?」

Steve將他扯過來在頰邊印了一吻:「我從不殆職,你知道。」

James得拚命忍著才能讓Steve吻著吻著又舔上他的臉頰時別動彈--七名帶著面罩鋼盔的押送隊員就這麼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司令把前任冬兵像顆巨型糖果一樣又親又舔,直到Rumlow從門口探進頭來:「司令,沒事吧--喔!不,沒事,你們繼續。」

James一撞上Rumlow的眼神,身子忍不住小幅度地扭了一下。Steve瞧在眼裡,眼裡忽閃過幾許疑惑,卻默不作聲地放開了Bucky的身子向押送隊點了點頭:「好,移動。」

走廊裡暗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James當初是被電暈了拖進的牢房,此時走出來才算真正見到這兒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你們還真是把我關在了個好地方……」他漫不經心地說著,眼睛卻暗暗留意著四周的景色。

光線太暗看不清楚,但他肯定通道上目光所及處有至少八台監視器和三道關卡。他們出了門就右轉,但左手邊應該--

後腰忽地貼上來一根不老實的手指。

「眼睛不要亂看,Buck,」Steve那把帶點兒笑意的嗓音又在往他耳邊吹氣:「不然我就在這兒把你剝光了按到牆上幹,讓他們圍觀。」

James脊背一陣電流隨著那陣話音和往下滑上他褲腰的手指直竄上腦子:基於之前好幾次Steve都上過他後提起褲子轉身就讓那群守衛們進來工作,把個渾身精液味、制服像塊破抹布似地啥也擋不到的他留在那兒,他知道後頭的金髮混蛋完全就可能做出這件事來。

他只好假意翻了翻白眼堵氣地喃喃唸著。「不看就不看,可你知道的,老習慣,我哪可能不想著逃走……」

走在前方的Rumlow側過身來瞥了他一眼,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快速轉了回去。

笨蛋,這個當口看個鬼。James盯著那個黑髮男人的背盯得眼珠都快瞪出來了,腦裡抓狂地罵著。

Steve注意到了,嘴角一揚,卻什麼都沒說。

走廊的盡頭是一座電梯。

James又忍不住想翻白眼了。當然是座電梯。神盾局的那群傻蛋就從來沒想過把人關在地下海裡或宇宙某顆星球之外的創意似的。

既然是電梯,那就是地下了。

十個壯漢一起擠在原本其實還算寬敞的電梯中也究竟是擠了點,舉著電擊槍的押送隊像是排練過似地讓Steve牽著他往最裡頭靠,四人流暢地收槍貼壁站著緊盯著他,而Rumlow外的另三人則將電擊槍換成了麻醉注射器。

Steve靠在內側鏡壁的扶手上哼著歌--靠,還是那首見鬼的身披星條旗的男人,James都不知道他是用什麼心情在哼這首之前代表著他的勇氣與忠誠的歌的--當Steve百無聊賴地扳過他的身子又蹭過來時,他沒忍住側頭瞥了眼電梯口那排按鈕。

他們的目的地竟然是地面層--

「我說過了,」那隻他熟得不得了的手就這麼滑過他還光著的腹側伸向他的屁股。「不準亂看。」男人的嗓音從他頭頂傳來,熱熱的氣息就吹在他的髮旋上。

這個混帳在明目張膽地揉他的臀部!就在包含Rumlow在內的八個人的盯視之下!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