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0)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0.

詹吧唧的被單play(先點下面!啊啊啊啊)

https://wx1.sinaimg.cn/mw690/60fbcbf1gy1fs441ifdt5j20fr4pi4qp.jpg

-----------------------------------------------------------

Elisa上場了,沒看過漫畫的沒關係!

就當她九頭蛇版神仙教母吧(等等)

再一更半...就要來搞事了,咈咈咈咈

下週更雙CP文故事一(為何這麼說更新就知啦!)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9)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9.

今天吃原味燒烤,下一更上BBQ

有個漫畫版的重要人物上場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嘎哈!在噗浪上有說,如果我跑劇情跑到腦子燒掉了就會開車,

然後就開車了...(默)

可惡不要突然丟大工作量任務過來啊長官在下不過就想有空時寫點PWP嗨一下QWQ...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8)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8.

一陣抽痛將James自不連續的惡夢中弄醒。朦朦朧朧地,他好像看見了Steve熟悉的臉趴在身邊,藍眼中寫著三四分的倔將和六七分不容錯認的擔憂,可碰上他的眼神,那些擔憂就化了,混混沌沌地溶成幾分自責和一大塊意義複雜的情緒。James讀一個Rogers就像在讀一疊白話文的報紙,可他太累了,視野邊緣糊成了一團。他又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床邊已經空了。他空了太久的胃在鼻腔辨識出空氣中濃郁的肉香時使勁地翻滾起來。他勉強讓眼睛張開一條縫。

還迷迷糊糊的大腦為了認出眼前陌生的房間花了番功夫,直到。

「再不醒我只能考慮找人拿鼻胃管來了,Doll。」

Brock Rum……不,Crossbones。

他終於看見了那條金屬臂,終於認出了床邊帶著面罩的男人。

Crossbones一雙腿大辣辣地擱在小邊桌上,百無聊賴地用鞋尖把床桌上的豐盛大餐往他的方向挪挪,眼睛還黏在手上的雜誌裡:「吃了吧!先前的涼掉已經撤下去了……你要再沒在至高領袖回來前吃點東西,我可就……」

 

「那個傢伙和你這個世界的Bucky是怎麼回事?」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用奄奄一息的聲調問道。Crossbones翻了個白眼將乘著大塊烤牛肉的餐盤粗魯地單手端起放上他的肚子。「先吃。老子他媽沒那個時間在這裡陪你一天。Sin還等著我帶她去幾個派對開開槍呢!」

男人艱難地撐身坐起,拿起刀叉,但一雙灰藍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不放。「我這人就是有一堆壞習慣。其中之一就是吃東西時需要聽故事,還有你那個面具太好笑了,要是你不把它拿掉我吃下去還得噴出來一次。」

Crossbones一把抓掉了頭上的面具。他真他媽恨死這群James了。難纏又總針對他的臉。長得帥又怎麼?為什麼全天下包括至高領袖和Sin都吃Winter Soldier這型的搖滾樂主唱風格?就算眼前的傢伙沒了那標誌的金屬臂和黑皮衣,那張蒼白的臉、黑眼圈和打著捲的深棕髮在稍早時候給監控室裡的Sin帶來了萬年難得一見的少女心爆炸可是讓他印象深刻……他恨不得當場掀掉那盤可恨得香噴噴的牛肉然後把人拎起來暴揍一頓,可想起至高領袖冰涼的表情--只好把所有的窩囊火全都先按下。

「我恨Bucky Barnes,每一個世界的Bucky Barnes。」他惱怒地嘀咕。

「吃。」他放下雜誌傾身敲了敲餐盤,威脅道:「你停下來我就不說了。」

男人點了點頭,動起刀叉切開那塊讓他饞了好一陣的肉。

 

***

 

Captain Rogers面色凝重地聽著最高會議對於民間四處抵抗情勢的簡報,悄悄地將手機切到了監視器畫面。

Bucky起床了,正用某種釘孤枝的氣勢邊瞪著Crossbones邊咬著他要人特製的第二份午餐。

他醒來了……Captain微微鬆了口氣。他清楚記得在自己結束後看見Bucky疼得連呼吸都不順暢的模樣時竄過全身的恐慌。有幾個瞬間Captain幾乎要忘了眼前的男人只是個有軍事背景的普通人,甚至沒有一條能抵抗自己的金屬臂。

愧疚感讓他在確定人只是昏睡過去、沒有更嚴重的損傷後要廚房按Bucky的舊時喜好烤了一塊肥嫩的牛排,吩咐正好任務中帶傷休養的Crossbones得盯著人好好地把錯過的午餐給補下去。

「Black Widow的事可以先緩緩。一個好消息,或說,訊息。」按掉了螢幕,他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地接上了剛停下的報告:「下一片魔方碎片的位置已經確定了--它在我們的舊朋友、T'Challa的手上。」

Zemo男爵立起身來微微弓身:「鑑於您最近應該想多爭取點休息時間,我很樂意前去為您取回它。」

 

***

 

James咬著嘴裡的牛肉,默默想著:「……新奇的口味,有點陌生的岩石氣味不過挺不錯啊……」

他又叉起一塊漸漸取代記憶中被標為「無上美味」的--與Steve在慶功宴時吃到的農業部熟成沙朗的--牛肉,邊嚼著邊打斷了Crossbones粗略又混亂的解說:「等等,我順一下……所以那個Bucky--你們這兒叫他啥?Winter Soldier?為了除去某個被預言會殺Steve的傢伙被神盾局捕獲,可就算Steve當時反常的沒救他,他也一直沒察覺Steve是Hydra的人?」

Crossbones咧嘴一笑:「是『到死前才終於察覺』……絕妙的一招啊,至高領袖。Zemo回來時還說,那個笨蛋都死到臨頭了還直說這個Steve不是真的,還認為Steve是他一生的好友,可事實在眼前:他不過就是至高領袖手裡的一顆棋子。領袖可下得一手好棋呢。」

James只覺得喉嚨裡汁水淋漓的肉塊結成了難以下咽的一團。他……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當他由Steve的口中得知最後的暗殺對象就是自己頂頭上司Nick Fury那晚直到如今,有無數個不眠的夜裡他都得用盡全力才能別去想那數年間執行的任務裡有多少人其實是Hydra的敵人。有多少可能的友方在自己的麻木不察和Steve的詭計之下成了自己槍下的罪債?有多少……有多大的機會Steve根本早已不把自己當成朋友,而只是爬上如今高位的台階。

眼底的Steve模模糊糊地在腦中分成了兩人。雖然身材瘦小卻溫柔的、意志堅定地用手中握有的一切對抗世界上的惡意的Steve--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的Steve--和最後那晚、如同Crossbones敘述中一般,對冷血的犯罪似無所覺地站到了他對面的Steve。他覺得自己大概懂了Captain挑上自己的原因。

撇除了細節與世界觀的差異,他們的Steve本質是……類似的。如此類同,而Captain大概是嗅到了自己就算被欺瞞至此仍然無法將情意割捨的軟弱。

而如果Captain所想的沒錯,那麼他的Steve……他的Steve還能夠回心轉意嗎?

沉重的疲累感刺穿了James的心。他重重地將叉子丟回石盤裡,在Crossbones懷疑的眼神中將它們推到一邊。「我飽了。」

Crossbones歪嘴一笑,將腿蹺回了小桌上:「那可是你選的。晚點至高領袖把你折磨爽時體力不夠可別怪我。我期待著他把你的左手扯下來掛在你的金屬死透了版分身旁的一天。」

James猛地抬眼望著那條手臂。「他……這是他從Winter……」

Crossbones可惜地嘖嘖幾聲:「不,真可惜。那是那渾小子逃出神盾監獄時自己留下的。至高領袖大概把一抽屜的追踪裝置都黏上去了,真他媽惡趣味。」

而它被掛在那裡。James望著那條鐵臂,若有所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大綱的方向稍微有點變動,

花了些時間改它...

所以這章之後也可能更改,

不過還是先放啦!

有沒有!很大的一塊肉!!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7)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蛇蒂乎正式登場!!

--------------------------

詹吧唧這算是被包養了嗎(喂

對惹明天應該可以更Then,

而可喜可賀的是Then的史蒂乎也終於要想(黑)通(化(?))了...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6)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下章才開車,下章飆車。

-------------------------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5)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完全沒車,算個過場,蛇蒂乎上線

-------------------------

喀喀,詹巴唧要來夢遊蛇盾的平行世界啦...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4)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停了好久復更XD

這篇其實...應該會比Then酸爽很多...

然而劇情至少大概才走一半(吐)

蛇盾的大轉彎來了...

下一更蛇蒂乎也要上場了...

要羅生門了我好興奮啊(等等妳)

-------------

我懷疑這篇有幾更能不走圖鍊...

相對的是Then還要幾更才能走圖鍊...

-------------

別嘲笑Cap怎麼會希望去嫖時對方叫得真情實意,他真的是處男。

至於操James怎麼能操得那麼無師自通熱火朝天——那叫天份。

奇怪Cap怎麼老愛用整個身體壓到James身上?他是蛇盾啊!蛇啊!(夠)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3)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13.

 

正午的陽光讓James自不連續的夢境中緩緩回復了清醒。

陽光透過半開的窗簾灑進室內,落在陳舊失修卻整潔得幾近一塵不染的地板上。唯一的小桌兩側靠著那兩把修補過腿腳的椅子,窗簾自然地垂落著,清風沾染了些許暗巷的汙濁氣味拂過桌巾--一個正常結束的夜晚,正常開始的休憩時間。

James眨了眨眼。他覺得自己似乎做了場長長的夢。長長的--

他猛地坐了起來。

那個男人不見了。

那個男人--Captain--那張該死的身份卡!

他忍著渾身都要散了架似的痠痛爬下床鋪,有些意外地發現自己穿著整齊--那是他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原因。該死的他從沒被操昏過,當夜晚結束時總會將自己打理乾淨後才回到床上的,就像現在這樣--然後他撲到了桌前。什麼也沒有。那個男人就這樣走了。

什麼也沒有。

James咬了咬牙,回到床邊翻起床墊:床單也被那男人換過了,不過錢還在,乍看下也半個子兒沒少。好吧,至少不算是被白嫖……

不。James慘笑,伸手揉了揉自己一頭半長的棕髮。無論如何自己都沒有被嫖的實感--是啊,即使自己確實在迎合對方,而且對方也著實好好地享用了自己的渾身上下。可誰要他長了張Steve的臉?

而且,James得對自己坦白,在將與Steve決裂那晚的事和盤托出的情緒透支後,那場幾乎要把他腦子操熟的性愛倒是很大程度地安撫了他。

James認命地抹了把臉:就當是各取所需吧!反正那張身份卡本來……本來就是對方提出的一個額外報償而已。而自己確實沒有盡到好好「服務」對方的職責,Captain想收回福利也是合理的。

他開始默算起加上昨晚從Captain那拿到的錢,離能找舊日門路弄張出國用的證件還差多少。

而正在此時,他的前門咔嗒一聲被打了開來,金髮男人提著個提袋輕手輕腳地走進門,見他站在桌前微微愣了愣。

Ste--Captain淡淡地望著他道:「你已經醒了?我以為你會再睡晚點--也好,雖然我買的是午餐的菜,這時間點吃就當作早午餐得了。」

James一愣:「你給我帶了……午餐?」

Captain點了點頭,忽然側過臉去看向窗外低聲道:「說好了兩晚的……我不覺得你昨天那個樣子能撐到讓我滿意。你的廚房東西也太少了。」

James頗為無言地望向那個自以為轉過頭就能藏住臉紅的男人紅透的耳根。這傢伙不會還想過要給自己煮飯吧……

「謝了。」他大方地朝Captain笑笑,替對方也拉開椅子後在餐桌邊坐了下來:「你給我買了什麼?」

金髮男人將一手袋子掏出來擺弄著,幾乎排了滿桌:「路上覺得可以的都買了一點,還有--」他推過一個玻璃餐盒,James接過來一看:竟然是個整塊淋了醬汁的牛排。

「……這時間點你讓誰給你煎的牛排?」看著那噴香的大塊牛肉,James幾乎要流下口水--天知道他已經有多久沒看過整塊的牛肉了?

Captain只是聳了聳肩:「有錢能使鬼推磨?」

好吧。James滿懷感激地切起那塊還冒著熱氣的東西,想著前一晚對方拍在自己鞋櫃上的那疊鈔票。的確是有錢。

兩人默默對坐著吃起早午餐。

James偷偷趁喝水的空檔打量起眼前正開始以一個軍人的標準速度掃空一盤泰式炒麵的金髮男人。即使已經能夠明確地察覺不同--Captain比起Steve更高壯一些,眉目間常不經意地流露幾許身居高位者的冷硬;而Steve更加柔軟,就算……就算在那個最後的夜晚,站在Zemo準將身邊的Steve看著自己的目光仍然帶著溫度--也許這就是James仍然無法對Steve停下那分不可能得到回應的思念的原因吧。

即使……

「叫我Steve。」Captain的嗓音敲醒了James又漸漸沉入自己思緒中的腦子,他抬起頭看著那個還含了半口炒麵咀嚼中的男人,天藍色的美麗眼睛正無比專注地望著自己。

「什麼?」James都沒發覺自己開了口,回神時,他只覺得自己胸口的心臟搏動聲變得無比清晰。

Captain吞下東西,清了清嗓子,望進James眼裡再次說道:「我說,從現在起,請叫我Steve。」

 

***

 

Captain——Steve Rogers,來到這個有著Bucky的世界享受了一夜春宵的Hydra最高統帥,提著他裝滿熱食的提袋走在陽光漸漸灑滿大地的街道上。他剛敲開了位三星級主廚的家,蒙著臉用一把槍和一疊現金命令對方在自己家裡料理出一塊「不愧對你名號」的肉排。肉來自他目所能及最近的一間看起來還像樣的大飯店廚房,雖然不怎麼合格地裝進了玻璃餐盒裡,但看看那滿袋子的食物吧——心意比較重要,不是嗎?

在離開那間小房子之前他還輕手輕腳地打掃了房間拉開了窗簾,小心翼翼地將床上的男人抱進浴室裡徹底清潔乾淨順道抽走那張實在沒法再將就的床單。他並不那麼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可他明白自己想為Bucky做這個。

在把Bucky完全折騰到失去意識後,Rogers整夜地抱著懷裡的男人、盯著那道照進房中的細微月光失神。睡夢中的James就像他記憶中的Bucky一樣有著張年輕而漂亮的臉——但他明顯不是「他的Bucky」,當然。他知道這一點。這個James受過Hydra的折磨但並未被打碎、眉目間雖然有幾絲陰鬱卻不像他的Bucky披著七十年不融的寒霜。他是……溫暖的。Rogers撫著男人的髮絲,輕輕印下一吻在那團微微汗濕的髮間。Hydra對他犯下了不可饒恕之罪但……但那不是「他」有參與的錯事。

也許他還有機會,有機會在這兒填滿他胸口的那個洞。

也許……

Rogers抓緊手裡的提袋,微瞇起眼任James跪在地上仰望自己的臉和腦海深處那個男人曾經也那麼做時的表情重合--

在自己尚未明白那份情意前就從自己指間溜走的男人,他想像著James留著傷疤的左臂化為金屬的義肢、微蜷的棕髮落在頸後,結實優雅的身形浮現斧削刀鑿般的堅毅紋路。而他仰著臉,風霜洗煉出的深褐色雙眼含著如James般帶笑的柔情向自己靠近……

他深吸進一口氣平復差點又因此激動起來的身體,繼續向小巷的方向邁步。這很好,他能從這個「Bucky」這兒得到那些瘋狂幻想中的一切,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回到他的責任所在。他的世界--沒有Bucky的地方。他能夠忍受這個,因為一切已有個了斷了。

假的也無妨。

所以他帶著豐盛的午餐回到那間小房子,和「Bucky」享受了頓愜意溫馨的早午餐,然後望進「Bucky」的眼中,對他說「從現在起,請叫我Steve。」

這是他重又得來的一個機會,修正一切的機會。

就今晚。

Rogers在男人怔愣的凝視裡傾身向前,吻上那雙豔紅的唇。

就只有今晚,像個「Bucky」一樣,叫我Steve好嗎?


--------------------------------------------

這一更比較短小,沒車抱歉XD

路劫那一邊虐得有點心虛,剛好這邊間奏能小小甜一下。

好的,下一章酸甜前方大刀注意(夠)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2)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喵啊!上高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呣,下一更...(看著大綱)

猜猜蛇盾兒嘿皮完了這兩隻會怎麼樣呢~

天氣好冷我想去弄個湯麵吃又不想爬出被窩...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1)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11.

基地的監控室中,一名穿著清涼的紅髮女孩正無趣地盯著那牆明明滅滅的螢幕。藍色冷光映在那張看起來游走於成年與未成年之間模糊地帶、桀驁不馴的臉上,幾粒雀斑在咬肌上隨著嚼口香糖的動作牽動著。

「無--聊死了。」她伸手拔出釘在緊急按鈕下方一隻手背上的小刀,邊扔著玩兒邊對著通訊器裡嘟囔。「Rogers到底對那個Barnes攤牌沒?看他走進來時那副沒骨頭的樣子,乾脆打昏回基地去再和他慢慢『談』--好啦?喂我說,我就不能出去外頭加入你那邊的派隊嗎?蛤?」

「專心點,Sin,云隻眼睛盯著我還沒擺平的區域看有沒有動靜。會有趣起來的,我保證。」比起監控室這邊的死氣沉沉,通訊器那頭倒是槍聲炸裂聲四起的好不熱鬧,聽得叫Sin的女孩又皺了皺鼻子不滿地亂罵了句。

「好好好,都聽你的親愛的--喔!」她忽地眼睛一亮,操作著控制台將某個畫面放大了幾倍:「Zemo來了。」

「很好,」另一頭的男人說道:「引導他去監控室,然後妳就可以過來加入派隊啦!」

「噁,」女孩對著畫面上那個穿著軍服半遮著臉龐的人影作了個鬼臉,「我不喜歡他,他就是條蜥蜴。」

「忍著點,要不是他不計殺父之仇幫著Cap去救他的仇人Barnes,咱們達不到今天的成果。對了,在他到達前,給Cap提個醒先。」

女孩長嘆了口氣點點頭,調整著通訊頻道:「Sin呼叫Cap,Zemo準將快到了,不管你是要辦了那個Barnes還是拉攏他,都快點吧--」

 

James覺得自己一定是喝得太醉了。

他看著那個他愛了一輩子的人在他面前一張嘴開開闔闔,卻幾乎聽不懂他說的任何一個字。他似乎模模糊糊地回應了些句子,可他的腦子--他的腦子,卻沒理解哪怕其中的任何一個字。

--或者,他其實是懂的,只是還不願意相信。

終於,那男人似乎是說完了,雙手鄭重地落在James的肩頭,柔聲說道:「Buck,清醒點,你得給我個答案。」

James望著摯友的臉,好一陣才帶著困惑的表情甩了甩頭,一手搭上對方的袖口。

「我……」他開口,卻發現嗓子乾啞得厲害。他清了清喉嚨:「我就問一句,求你給我真話……當初……當我在Zola的船上……當我……」他閉了閉眼睛。

--當我被夾在受侵犯和手刃同伴的地獄之間生不如死、還慶幸著好在躺在這兒受苦的人是我不是你時--

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望進那雙仍然像是要讓他溺亡其中的美麗藍眼睛:「--你就已經是Hydra的成員了嗎?」

眼前的男人張了張嘴,好看的眉心扭成一個令人心痛的結。

「是。」他開口,斬釘截鐵。

James觸電似地退開身子站了起來。

「……就為了……你覺得Hydra真能像你想的一樣?新的制序?」他覺得自己噴出口中的句子就像熾熱的炎漿,攻擊著籠罩他的美麗藍天同時也向下流淌、燒灼著自己的身子。「你想過代價嗎……?你想過……我……」

「所以我在邀請你,Buck,」Steve略顯不耐地將手順過一頭金髮:「Hydra對你有所虧欠,可他會給你更好的! 只要你能站在我身邊,你想要的任何東西我們都能得到。這一趟回去國內的平定已經是勢在必得了。到時候不管你想在任何行業發揮--Hydra可不只有賭場和軍火,鋼鐵業、運輸業、製藥--」

「我可不想透過那麼骯髒的手段擠身富豪。」James冷冷的道:「也許你是窮太久了吧。只是我在奇怪,就我們最窮的日子裡愁著養你的人也是我,到底你是怎麼做到能想著用那種東西去汙染你的朋友的?」

Steve猛地闔上了嘴。他瞪著James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和失望,可James完全覺得Steve就配那麼失望。良久,才像是有點心虛地挪低了目光。

「還有機會的,Steve……」最後,James還是忍不住開口勸了:「離開那潭泥沼,我們一起……先去找到Nat她們,一起對付Hydra,我不知道最開始是什麼說服了你加入的……但那個噁心的組織配不上你--」

Steve低垂的雙眼在聽見了後半段話時忽然猛地一跳,目光閃爍了幾下後一下子冷了下來:「『噁心的組織』?」

他的臉上表情瞬間的變化讓James聯想起地盤受到侵犯的野狗,黑色的嘴唇中隱隱現出了獠牙:「會去酒吧裡隨便地邀請根本不認識的男人操自己屁股的人有什麼資格對我的組織指手畫腳?」

James覺得世界在自己的面前裂開了一條大縫。

他就那麼聽著那些惡毒的句子淌進他的腦中,一字一句,響若鐘鳴:「對,我知道你那些晚上都去了哪兒。自從一年多前在醫院裡、你連在旁邊的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地就求著我給你……每一次任務後那些沒回來的夜晚我都讓人盯著你。你的胃口可真的不錯!連在堆垃圾的小巷裡都能叫得像在發情。這樣說起來,Zola那條船可沒虧待你,還算省了你花時間精神物色對象的力氣不是?」

他沒控制住自己的拳頭--而平生第一次,他沒因為對方的那張臉留點力氣,即使在聽見骨骼斷裂聲時James仍然抖了一下--然後整個人跨上行軍床坐到Steve被打得斜躺下去的身子上扯住對方的領子。兩人在窄小的行軍床上撕打了起來。

「你就不配……」James狠狠瞪著那雙被自己打腫了一邊的眼睛,嘶聲低吼著:「你不配提起……你怎麼能……你哪知道……」

對方的容貌在James的眼前漸漸變得模糊,好半天他才發覺那是因為自己的眼睛裡已蓄起水霧。他只覺得在船上還惦記著Steve而想反抗的自己簡直既可悲又可笑。每次的「儀式」中還分了一秒時間想著手下這個男人的自己簡直既可悲又可笑。剛剛還走在夜露中幻想著有一天能和手下這個男人當一輩子好鄰居的自己既可悲又可笑。他的整個人生就是個騎腳踏車的猴戲,他養大了一個怪物、和這個怪物交心,而更可悲的是--他感受著自己顫抖雙手下方幅射出的灼熱體溫--他他媽的還是愛著這個耍了自己一輩子的怪物。透骨的寒意隨著變味的回憶一絲一絲地繞上他的身體。他咬緊牙根眨去淚水。

「我會把你送上軍事法庭,Rogers。」James恨聲道,收緊了手心的掌握。

「不,要上軍事法庭的是你,Barnes。」門外忽地傳來一陣陌生的男音,接著營房門「碰」地被人撞開,兩列荷槍實彈的軍人快步步入房中將兩排槍口全對準了床上打得狼狽不堪的兩人。

在那後方走進了一個男人--淺棕髮色,梳著整齊的背頭,準將的單五角星在制服上刺眼地發著光。來人望著一臉驚訝的神色慢慢舉起雙手的男人勾起唇角。

「我的名字是Helmut Zemo,Barnes中士,你已因暗殺Nick Fury少將的罪嫌被捕。今晚將被遣送回國。」男人慢條思理地說著,目光像毒蛇一般掃上James的臉龐。

「你在說什麼?等等,Zemo--」James資訊過載的大腦艱難地轉動著,目光遲緩地對上對方冷笑的臉龐。「你是Zemo家族--之前因為研究違禁武器被捕下監的Zemo男爵家的--」

「『前』,Zemo男爵。」男人淡淡地補充,目光裡卻似射出了火焰。「我的父親Heinrich Zemo已經在兩年半前死在牢中了。監獄鬥毆,Zemo家從不缺敵人--當然了,那是指當年。而現在,那個稱號屬於我了--話說,既然這裡沒有外人……」他眼光向床上仍被壓在James身下的Steve微微點頭示意,然後金髮男人便用力地推開James的身體坐直了身子。「『Captain』,我這算進來得太早了是嗎?」

「我給過你機會了,Buck。」

James不可置信地看著摯友低聲丟下一句話後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地走到了Zemo的身旁,淺棕髮的男人微笑著向他致意後轉回臉向James指去。「因為『Captain』的要求,我才勉強壓下親人的大仇在這裡等到今天--做出決定吧,Barnes,或者由我為你決定--你將連夜被押送回國,接受軍法審判。喔,當然……」

他踱著輕鬆的步子走向被衣衫不整地被按住身子上手銬的男人,俯身輕輕在他耳邊說道:「監獄裡,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當押送的隊伍路過沉默地低頭不語的金髮男人身邊時,James不顧一切地對那雙垂在身側的雙臂伸出手--

卻在將要碰到前,被金髮男人刻意地閃避動作打斷。男人將要出口的喝罵在望見被大大扯開的衣領左側隱約可見的猙獰傷疤時斷在了舌尖上。

Zemo準將跟著這陣動靜停下腳步。冰涼的目光斜斜投在尷尬地像被按了暫停鍵的兩個男人身上。

棕髮男人嘴角掠過一個難看至極的苦笑。

「所以那些話是真心的……」James哽咽道,吞下喉間發脹的腫塊。「連讓我碰到你都感到噁心了,是嗎?『Captain』?」

金髮男人轉開視線,大步離開了營房。

 

***

 

是夜,「刺殺Nick Fury的九頭蛇臥底」James Barnes被押送回國,並在送監途中偷襲守衛逃亡。政府軍在宣佈國際合作戰地捷報的同時也發佈了包含Natasha Romanov及Sam Wilson等前軍隊成員為Hydra臥底的國際通緝令。

半年之內,政府軍與突然顯露了浮冰下方真貌的Hydra恐怖組織數次交手,並在Rogers上校的活躍與國務卿Alexander Pierce的內外斡旋之下漸漸被平定,國內部份兩方劃地為界維持起奇妙的平衡。

而在那個不起眼的街角,在逃數月的嫌犯JamesBarnes又一次揍退追襲而來的惡棍Brock Rumlow後,在當地居民的接納之下躲進了這個兩方勢力的三不管地帶張起紅燈,等待時機。


-----

不知道會不會被勒夫吞肚紙...

Sin大大和叉骨大大還有Zemo巨巨都上場了XD

蛇蒂乎是否有點渣XDD憋急憋急,還有後情...

啊我終於可以上交流道了感到so開辛,

不過週五會先更<[柯王子]路劫>(中1)<=對,不小心又拉長了...小王子太好吃了嘛(嚼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