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7)

(I) (I.5) (II) (III) (4) (5) (6)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7.

James從不連貫的惡夢和渴望中驚醒。他的眼前黑糊一片。

他花了幾秒鐘為自己是不是終於被九頭蛇的混帳們弄瞎了而驚恐,直到他昏昏沉沉地的腦子意識到鼻腔裡那片強烈得令人想打噴嚏的氣味混合了藥劑與消毒水味。

那沒讓他好受多少,畢竟他已經當了太久的實驗老鼠了。九頭蛇是決定要把他從「可消耗性|玩具」提昇回「實驗白老鼠」了嗎?這──這可也算不上什麼好消息。

何況他仍然渾身火熱。

James從鼻腔裡噴出聲可憐兮兮的喘息。他覺得角落裡有人動了動。一陣硬底靴的聲響靠了過來。

不,不不不不要……


其實沒車可猜猜大概會被吞所以圖上吧!


***

 

而後從軍的變成了兩個人。

自從James聽完Steve如何偽造了五次體檢報告最後被一名路過看不下去的研究員特別放行還簽了堆見鬼的研究協議氣個半死後,James就斬釘截鐵地告訴Steve等他養好身體也要跟進軍隊去了。

「不讓我跟我會去把那個叫厄斯金的傢伙抓出來告到死!哪有抓個路人就來做藥物實驗的?這和九頭蛇的作風也沒差多少!」

而Steve只是聳聳肩:「得了吧,我可是主動同意的,而且別氣了Buck,厄斯金對我很照顧也很小心,我現在可不是健康多了?」

而那恰好是最重要的一點。

軍隊在James提交申請後幾乎是立刻就同意了讓James入伍:他被九頭蛇俘獲過,在漫長的痛苦日子裡也風聞過不少有利情資。而警校裡優異的射擊成績和各項獎章也是強大的加分助力。

最大的阻礙卻是心理評估那一關。九頭蛇的經歷橫亙前方,成了巨大的障礙。

進入那個小面談室前,Steve抓住了他的袖子一臉擔心的問:「Bucky,別……我還是覺得不好。軍方現在發現九頭蛇台面呈現出來的只有冰山一角,往後幾年大概都要追著九頭蛇咬了……你的經歷……」

James回身握了握好友的肩頭,藏起眼底間差點要浮涌上來的深深愛戀,柔聲道:「我知道,可我有你。我得看著你。」

我得看著那個畫具都背不穩還正義感爆棚的小個子,我得跟著你去對付那個膽敢拿你的姓命威脅我的組織;那曾是幾乎吞噬我的巨大恐怖,可現在它成了我前進的動力。

他這麼想著,微笑地看著心理醫師帶著核可的表情點點頭向他的表格裡打進結論。

那是讓恐懼不會再度吞噬他的唯一方式,他得跟著他的金髮小個子。

直到時間的盡頭。

 

_________

都三週了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到床上去做?

或我直問吧在詹吧唧把故事說完前你們有打算用到那張床嗎?(夠)

好啦,下更可能會延到週六或一路延到下下週三...

因為又到了身邊有人的連假啦(捂臉)

不過好這口的小夥伴可以期待一下,

蛇盾既然開始吃蛇蒂乎的醋那就表示...(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6)

(I) (I.5) (II) (III) (4) (5)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6.

James漸漸失去了對時間的判斷力。

他只知道當他醒著時有人在操他,當他昏過去了那些人還沒有散去。

他們用電棍逼迫James失去力氣的身體抽搐著夾緊、然後給他打藥,讓他在罕有的私人時間裡仍然因為單純的肉體慾望痛苦得發狂。某些短暫清醒的瞬間,James試著去用他無力咬合的牙齒結束這一切,可只是切破了舌頭的邊緣,然後被發現了他小動作的男人們更兇狠的痛揍一頓。

所以當騷動終於來到James七個月裡都沒離開過的小房門前時,他一點也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他只知道也許……也許這一次他真的可以永遠休息了。

 

***

 

身下的男人突然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


掙扎什麼呢當然是嗶~~~刷卡上車啦!


--------------------------------


說起來,這篇文題目的靈感是<黑暗騎士:黎明昇起>電影裡貓女大大對老爺問說怎麼去和Bane那種集團混呢時的回答..."當一個女孩絕望時..."
然後稍微依照題意改了一下XD

還是忙成狗,但仍然希望可以週更,

下回是更Then,re-initialize me了。

啊啊啊圖畫不完工作做不完電影追不完(!?)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4)

(I) (I.5) (II) (III)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我依約來寫警語惹: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


雷者退散這兒直上高速公路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I.5)

(I) (I.5) (II)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但這次不想寫什麼警語,至少在第三更前...下一更就開車,童叟無欺。

唯一的警語就是標題的tag,還有下面這句: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以上,真想看警語的話,可以攢到第三更事情明朗化再來看XD

___________________

1.5.

James款款踱到男人身前,啞聲道:「『Captain』,哼?您也是軍人,現役?」嘴上說得輕巧,可James腦子裡卻亂成了一團:這個男人和Steve的相似處實在太多,連「Captain」——這個在咆嘯突擊隊那幾年裡他已經叫得瑯瑯上口的稱呼——也是。這讓他心裡沒來由地不太踏實。總不會真是Steve改了裝扮來作弄自已吧……不,不可能。James在心裡搖了搖頭,手指緩緩沿著自已的白襯衫腰線滑上胸口,一顆顆地解著自已的扣子。

Steve不可能再來找自已了。在他有生之年。

他決定讓自己的職業習慣上身,探探這位客人的口味。

「在軍隊裡吃素太久了,來這兒吃頓好的?嗯?或者——」James眨巴著水亮的眼睛微笑著歪歪頭,上下觀察了一瞬後,又換了片眼色湊近男人的耳朵邊,慢慢地吐著氣音挑逗道:「家裡留著意中人,想借物思人——」

他偎近的身子被一股巨力扯開,直直按下了地面!

男人抓緊了他棕色的短髮,按著不讓他抬眼。

「不要妄想揣度我,賤人。就做好你的事。」男人的口氣冷得像塊冰,James低著頭翻了翻白眼:果然是第一次出來嫖的,來找高級貨卻連點情趣也不懂。

算了。他瞥了眼被他塞進了床底的鈔票們。這傢伙付的價,也值他幾塊瘀青沒錯。

何況這一來他也算摸熟了這位客人的口味。

他在男人鬆手時微微顫抖著抬起頭,眼中已汪了一潭清水,又故作鎮靜地不讓它們滴下來。

「我很抱歉,先生——」

「Captain,」男人幾乎是冷硬地立刻出口訂正道,但一撞上他含淚的雙眼,卻又像躲避什麼刺眼的光線似地錯開了視線。「別忘了,你得叫我Captain。」

「我很抱歉,Captain。」James從善如流地改了口,心底暗笑。他抓準了讓這位客人心軟的方式——這點對在這條街上討生活的人可格外的重要,免得哪天惹到了什麼操紅眼的變態時他們還得靠這個技能自保——可他不只要這男人心軟,他還得快點兒讓他那話兒硬起來才行。他可是靠後面這項撐起自己在這條街上的不敗神話的。

然而,鬼使神差地,還沒過腦子思考他就已經側過頭,露出領口下自己平日接客怎麼也不可能讓客人看見的左肩近頸部那一列猙獰的傷疤,低聲說道:「Cap,能碰碰我嗎?」

話才出口James心裡就暗叫一聲糟:別說他平日就算讓客人撕了他的衣服也會想法子將這段手臂藏在暗處,更糟的是這個動作、這句話——他曾這麼做過,不同的場景,另一個相同面孔的人——換來的是和曾經的摰友老死不相往來的下場。

這個傷疤代表著他曾經的妥協、一度軟弱的證據,而如今,他竟然將如此倒人性致的東西呈現在一個出手闊綽的客人眼前——他可還指望著對方如果對今明兩晚的服務滿意,能許下更多的報酬和光顧次數,然後也許他就能夠……

他就能夠像那天他甩到對方臉上的那句一般,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片土地了。

但一切都完了,James想。就算他的確在剛才的一眼中捕捉到對方微微吞咽的興起反應,但想來看見這片噁心的傷疤,即使他還能僥倖賺上對方這兩晚的錢而不被揍一頓後甩門離開,讓對方再回來之類的想來也是不可能了。

他訕訕地悄悄轉回頭來,縮著肩膀想將傷痕擋好,肩頭卻被對方穩穩地壓住了。然後一晃眼,他人已經坐上了金髮男人的腿上,那顆毛絨絨的金色腦袋就埋在那團扭曲的皮膚之間,細細地親吻著那凹凸起伏的死皮。

James渾身一陣戰憟。

那雙冰藍色的眼睛在那段堪稱溫柔的吻中撲簌著閉上了。他幾乎在對方伸出舌頭的瞬間就顫抖了起來,而那一抽屜用來讓事兒變得好辦點的小玩意他連一樣都還沒拿出來過。

「……還疼嗎?」對方那和Steve幾無二致的聲線含著不穩的情緒,James下意識地伸出手來輕輕撫過對方柔軟的金髮,就像無數次他曾在Steve夜間情緒崩潰時做過的那樣梳理著那個顫抖著躲在自已懷裡的男人的金絲。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他喃喃唸著曾經也講過無數次的話,拍撫著堅硬的背肌。

都像上輩子了似的。

這一片詭異的溫馨氣氛在男人輕輕地剝下James襯衫的左袖時瞬間消失無踪。James飛到遙遠回憶中的思緒在男人過長時間地盯著那截肌肉略有些變形卻依然結實美觀的左臂的視線中緩緩飄回了原位。

「戰中負傷,很幸運的還留著。」James看著對方漸漸變冷的眼神點了點頭,沒阻止男人莫名其妙地拖過自己的身子在左肩胛骨的位置又摸又捏。

男人又一次推開了他,悵然若失地四顧了一陣又望向窗外——真是諷刺,他連這個動作都和Steve像得不得了——James順著他推拒的動作滑跪到了地面,重拾起了他幾秒前似乎扔到另一個宇宙去了的職業道德,無辜地看著對方一笑:「別這樣,Captain……無論如何,今明兩晚你都擁有我。我會讓你感到值回價錢的。」

他已經從男人的動作神情猜到了大概——和戀人一起上了戰場,負傷,過命的交情,然後戀人永遠也回不來了……甚至從對方說過的話來猜測,他的「戀人」說不定到死都不知道他愛著對方。

會是個難搞的工作,James直直地望進對方的眼中,用牙齒拉下了男人的褲鍊。可他能搞定的。

就算只是為了他自已,他也得要搞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說好第二更要開車然後覺得前一更開頭不算有寫完整,

所以,我很不要臉的標了1.5更(正坐挪挪挪)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I)

(I) (I.5) (II)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眼看Then, re-initialize me要上真的車還得過幾更,

可肉食性的在下已經想開車了...so...


但這次不想寫什麼警語,至少在第三更前...下一更就開車,童叟無欺。

唯一的警語就是標題的tag,還有下面這句: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以上,真想看警語的話,可以攢到第三更事情明朗化再來看XD

___________________


1.

當James看見門口那個男人時,他真的覺得自已的心跳漏了一拍。

「Steve?」他本能地叫著,可對方沒有回答。

男人從漆著紅底黑星的木門陰影中走了出來,讓頭頂那盞滋拍作響的黯淡紅燈照出了更多細節。

那確確實實是Steve的臉,James保證自己沒弄錯,畢竟,在他們分道揚飆前那張臉可占據了James三分之二的人生。

可,那不是Steve。更短的金髮、更明顯的肌肉線條,和更近似於一個現役軍人的站姿——Steve四年前就退伍了,而如果James每天新聞裡看見的不是替身,那四年繁忙的辦公桌時光就算沒磨光他的肌肉,多多少少還是磨掉了他一絲不苟的軍旅作風。

他最近還蓄起了鬍子,至於是為了好看還是為了顯穩重就不得而知了。

這讓他警覺了起來。

「你是誰?」他低吼道,伸手去摸矮櫃後藏著的手槍。

就算離開軍隊四年,James仍然能自豪地指著牆上的射擊金牌向所有問起的人們誇耀:前咆嘯突擊隊的神槍手、狙擊手中的第一把交椅就是他James Barnes。

只可惜這現在一點鳥用都沒有就是了。

不,還是有用的。

他的手指撫上槍托。就算他沒法再去看著Steve的後背了,但幹掉個把頂著他臉皮上門來套情報或其他爛事的混帳還是頂用的。

對方不知是不是查覺了他的動作,但向屋裡踏的腳步倒是停了下來。

他帶著審視的目光瞧著一身起皺白襯衫配上緊得不得再緊牛仔褲的褐髮男人,好一會才噴出聲輕笑。男人伸指叩叩門簷上的小紅燈,低聲道:「我還以為掛著這盞燈光的人會對自已的客人更客氣一點點?」

James愣了一下,見男人笑嬉嬉地站著沒有進一步的動靜,放在手槍上的手指便也鬆了下來。

「所以……你是來……」他有些尷尬地挪著步子。

男人點點頭。「這條街的人都對你讚譽有加喔!我很期待我的錢會花得值得。」一疊平整的鈔票被輕輕堆上門邊的五斗櫃。

James將手指滑過那疊鈔票被攤開的斷面,柔聲道:「這麼多……你不會是有什麼奇怪的嗜好吧?」

男人聳聳肩,踏進屋內笑了笑:「我要有什麼嗜好還得你教教我。這兩天,請多指教啦……『Bucky』。」

James的神色黯了黯。一個和Steve長得太像的客人。也好。

「你知道我的外號。那麼這位先生,我該怎麼稱呼你才好呢?你知道……當我們……的時候。」他將人讓進了門內,接過對方的皮夾克,嗓音敬業地放得低沉誘人。他可以做得很好的……他可以。James對自已說。對方不過就是臉長得像Steve而已。

男人頓了一頓,轉身靠在小餐桌邊,邊抓亂了頭金髮邊狀似不經意地問道:「剛才你像是把我誤認成了什麼人……他叫什麼來著?」

「沒有什麼。就是個不相干的外人。」James說完了這些才察覺到自已回應的太快了。他吞了吞口水,指著電視:「就……你知道的吧?你長得很像……Steve Rogers,那個參議員。幾乎每週電視裡都得看到幾遍。」

「但我那時都還沒站到燈光下,」男人敏銳地指出,向他靠得更近了點:「你認識他?」

「沒人不認識他。」James梗著脖子干巴巴地道。

也許是察覺了James的抵觸,男人沒再逼問什麼,退回到原本靠著的桌邊,對著還勉強笑著的James柔聲道:「『Captain』,你可以叫我Captain。我的『Bucky』。」

——————————————


嗯,劇透一下好惹。

有人看得出這個盾雖然是個蛇,但也是個處嗎(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