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3)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3.

 


「……如上,我發誓:」James深吸了一口氣,抬起眼直直望向鏡頭:「我所說的,全是真相。我知道整段影片看起來就像在說我只是執行命令,但,我要強調,那確實是我做的。如今我必須說出來,為的是讓無辜死去的人安息、讓我受累朋友們的名譽得平反。」

他心中默數三秒,然後面前的錄影畫面一秒不差地跳回了編輯層。他立劇被拉入一個堅實的擁抱裡。姿勢的改變讓他小聲地哼出一聲呻吟,他溫順地側過臉,讓身後的男人盡情舔吻他的臉龐。

Captain從吮吻的呼吸間喃喃讚許道:「我以你為榮啊,小點心。」


圖鍊


---------------------

希望週末可以再更一些...

然後CWT49在下和 @阝可皮在崩潰 一起在A18喔!
歡迎來找我聊天!

還是做個攤宣好了!

在下CWT49和 @阝可皮在崩潰 太太一起在A18喔~~~


刊物就是[柯王子]<路劫>[蛇盾X冬]<替你記得~家的定義~>


(↑圖是之前歐美翁的....手邊電腦是借的什麼圖都沒有哇...反正攤位號一樣(咦)

還有盾汪冬喵tsumtsum紙膠帶&底特律AU盾冬小卡+底特律警探組圓貼!





有興趣入手的朋友可以來看看喔

雖然我想我可能有一半時間在幫忙買午餐另一半在忙跑攤.......

對啦可以開啓google表單的朋友,
我做了個小小的灣家限定回禮問卷(因為...書不知何時才過得了水溝)
歡迎填填喔!

(對岸那邊我會想別種辦法放回饋的,謝謝一直以來的閱讀!)

內容針對快完結的When a boy還有The Way You Destroy it
問卷在此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2)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劇情要起飛了,下章某人要上場啦!!

————————————


22.


Natasha Romanoff接到了一通視訊邀請。

看見手機上的邀請人暱稱時,她差點把手上的飲料翻上桌面那疊厚厚的調察報告。

「如果是個玩笑,我會殺了不管這是什麼人。」她對自已說著,吸了口氣,點開語音通話鈕。

「嗨……Nat,我是James。」

她沒回答。

對方嘆了口氣。「妳和Clint的結婚紀念日是5月13,求婚時那笨蛋用的是一對改造版格洛克26,還在滑套上刻了支小小的箭,說這樣每次拔槍時妳的手就會摸過他。妳痛揍了他一頓後才答應他的求婚的。這樣行嗎?」

她咽了口唾沫,總算允許了視訊的請求。

螢幕上James的笑臉帶著熟悉的溫柔和安心感。「嘿!Nat。」

「James……我們以為你犧牲了。」她說著,硬是咽下喉頭的腫塊。他們現在可不需要這個。

棕髮男人苦笑著聳了聳肩:「沒,抱歉一直沒有辦法聯絡上妳們……你們怎麼樣?」

Natasha握緊手機。「不怎麼樣。用了點舊時人情,現在T’Challa收留了我們,壓著消息沒傳出去。可也只是這樣了。Steve還緊抓著美國政壇的目光,而T’Challa還不想讓Wacanda在美國的眼前變得太顯眼。」她頓了頓,沒忍住語聲中的破碎:「你……你呢?」

男人又苦笑了一下。他肯定經受了很多,Natasha心裡清楚。他是他們當中唯一當時不幸還留在國內的一個,她看了所有的新聞。他們身在異鄉一夕間發現自己成了反賊有家歸不得時,James是被困在自己的國家裡四面楚歌。當她們帶著滿腦子憤怒和疑惑逃向Wakanda,Clint握緊了手機面色凝重地捉住她的手,吞吞吐吐地指出:James和她們,恐怕都是死在Steve手上的棋子——

她胸口盤踞著的戰友情仍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可組成黑寡婦的滿滿理智已經在告訴她:種種跡象表示,Clint確實是對的。

「我很好,Nat,那是……現在我們別談那個。好嗎?」

昔日搭檔平和的語聲將她自驚心動魄的回憶中喚回,她讓自已的眼睛聚焦回螢幕上。她認得James的這個語氣。

這是他打算做什麼大事情時的特殊語尾降低方式。

不管是聰明事或蠢事。

 

***

 

Steve Grant Rogers議員在半夜被助理的一通電話驚醒。

 

「看你的手機信箱!」對方只急急地丟下了這句便掛了電話。Steve不解地點開首頁:首先映入眼簾的是17通Rumlow的未接來電。他為了和Zemo的黨內一戰熬了太久的夜,又被Bucky的事耗盡心神,這是他一個月來第一次的深睡,竟然連手機的震動聲都沒能把他叫醒。

訊息裡也有Rumlow發來的一封,就在助理的訊息後幾秒鐘。他先點開了,緊隨連結後斗大的黑字對夜半盯著手機的Steve Rogers而言就像一陣腦內驚雷:

 

找到了。

 

他急急忙忙地點進了那個連結。

 

***

 

「你確定那麼做是對的?」Natasha望著影片下方愈來愈瘋狂的點閱率,抬頭懷疑地凝視著已經轉到懸浮螢幕裡的男人。

James肯定地點了點頭。「這是我四年多來唯一確定的一件事。」

「環境音、倒影、你衣服上的餅乾屑,一個合格的分析室能用一段影片直接把你身在何處挖出來。我們還算暫時安全,可你……你確定?」

螢幕裡的男人微微低下頭來,臉上的表情變得難以捉摸。「我確定。」

女間諜一下子擰起了眉頭。「James……你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

棕髮男子深深吸進了口氣,靠向身後的牆壁。「我不能說。」

「James,你知道我不會——」

「我完全相信妳,Nat。否則也不會選擇打上妳的電話。」對方作了個手勢打斷她有點不滿的關心,只是湊到螢幕前,將手掌攤開覆了上去:「但妳也要相信我,Nat。我不能說,但我很好。」

Natasha翻了翻白眼,將手指草草對上對方的指尖。「……一切小心。」

「妳也是。我會把一切捊順後錄好了再寄給妳。」他又嘆了口氣:「再替我謝一次T’Challa……我大概算是把Wakanda扯進了這團狗屎裡了。」

通訊到此結束。

Natasha看著自己還懸在空中的指尖,悄悄地嘆了口氣。

 

***

 

「本日國內頭條:日前亮出前同僚,少將HelmutZemo與數起暴力活動及謀殺案有關、再次成為矚目焦點的參議員SteveRogers自身難保?今天凌晨3:34分,一則Youtube影片上傳至網路上,內容為因多起謀殺及叛國罪被通緝中的前咆嘯突擊隊成員James Barnes的自白,其稱所參與的多起謀殺皆出自SteveRogers,也就是前咆嘯突擊隊隊長的授意。以下是他的原話:『任務信函都是加密的,並且冠上了一個錯誤的名字——大多是以恐怖組織Hydra臥底成員的名義。因為我和他們有點樑子,這件事軍中人盡皆知,你甚至可以去我從軍前的警務單位調出那個和『紅骷髏之船』相關的案子。Steve Rogers和當時的Zemo準將利用我對Hydra的仇恨之心為他們鏟除障礙、拖我陷入泥沼,但他們不知道那些看完就會當場銷毀的文件都在我的腦子裡。此後的影片中我會一一將之揭露出來。』」

轉錄新聞畫面裡的Bucky面色蒼白,他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沒有繫上領帶,黑眼圈深重的鐵灰色眸子隔著螢幕深深盯進了Steve的眼裡:『首先是那些文號——我記下它們,並在事成後將它們刻在了當年『紅骷髏之船』事件中殉職的兄弟們墓碑上。下面將以口頭敍述——』

他摁下了暫停畫面。

「軍方會去查的,但這部份不算有問題。」助理緊張地抬了抬眼鏡向坐在辦公椅前面色陰沉的男人快速地匯報著:「正好您勾倒了Zemo,我們能說這些文件的前身你毫不知情,是Zemo直接托人悄悄送去給Barnes的。麻煩的是他之後還會抖出什麼——」

「出去。」男人冷冷地開口,將身子傾向紅木桌上巨大的螢幕。

助理還自顧自地說著:「重點是現在您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依然很好,但如果他提到您和他之前的友情——」

 

「我說了出.去。」

 

直面那雙明明柔暖得像湖水、射在身上卻像冰刀的眼睛,助理渾身顫抖了一下,小聲地囁嚅句什麼後就逃出了房間。

Steve又將目光回到螢幕前。像素組成的蒼白身影停在雙唇微啓的一刻,Steve讓自已的手指輕輕滑過那兩片嫩紅色的色塊。

他好好的活著。

Steve不知道自己竟然在這個地位危急存亡之際首先想到了這個。他拼攏雙手支住沉重的頭顱,嘴角的冷笑抖得不成樣子。

看到Bucky面向自己的模樣,他才覺得自己不知怎麼的竟然撐過了四年。

失去熟悉溫度的左側今晚異常的冷,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抹了一下,心絲絲縷縷地捊著思路——

Bucky活著。

他穿著一件不合身的襯衫,眼底有長期失眠的瘀痕。

他面對鏡頭的眼底沒有仇恨沒有驚懼,但有某種Steve講不清楚的閃爍感存在。這表示著:

鏡頭沒照到的地方有人,而Bucky為此心神不寧。

那個Rumlow鏡頭裡與自己長得極為相似的某人。

 

他提起電話。

「分析結果出來了嗎?最初影片的上傳位址是什麼地方?」

「分析出來了,領袖。」Erik Selvig博士疲累的聲音從聽筒傳出:「這實在不是我的工作領域……不過領袖,您首先專注於這樣的事情真的好嗎?您接下來不是要忙著——」

「就把位址傳過來就好。」Steve捏了捏眉心,搓了把鬍子拉渣的臉:他是該好好整理一下儀容了。在他的戰場,還有最後一場硬仗要打。

銳利的目光掃向牆邊,那兒貼著的是現在的國務卿笑容可鞠的半身像——

Alexander Pierce。

抱歉了James,在關閉螢幕前他最後看了一眼曾經摰友的面容。

你下了一步好棋,但我會將它納為已用。

 

***

 

「Natasha,妳也許會想接這通電話。」

T’Challa扣了扣大開的門扇,紳士地站在起居室門口,將自己的手機遞向正盯著午夜新聞的女間諜。Natasha疑惑地望著他:Wakanda的國王明顯已經就寢,罩袍下露出的一角是傳統服飾的睡袍。年輕的國王沒讓侍衛替他轉接,而是在這個夜間時分親自造訪客人的房間——那通電話一定非同小可。

還是來自國王的手機。

她起身,點頭謝過了國王接過電話。國王在將手機交過時伸手輕輕握住了間諜的手。

「是妳的老朋友。」

 

女間諜臉色不變,只直直地盯著國王的眼睛將手機按到了耳邊。

「嗨。」

「Natasha。」

熟悉又陌生,曾經是她的隊長的男人、在電視上次次出現的男人、背叛了所有人的男人。

「給我一個不掛斷的理由,你這個混蛋。」

「James在Wakanda嗎?」

「這個問題你該問這支手機的主人。」

「我知道他不會說。T’Challa是個好朋友,老實說就連把手機拿給妳這件事我都用上了十成的證據才說服了他那麼做。」

「而你是全世界最爛的那種朋友。」Natasha從牙縫中齜出聲來,惡狠狠地低吼:「你為什麼認為我就會肯告訴你?」

「James不開心。」

Natasha竟然被堵得一瞬間啞口無言。「……你覺得被一起長大的好友逼進死路、被自已效力的祖國追殺、身敗名裂的人會不會不開心?Steve,我承認你是個混蛋,但好歹我記得你是個聰明的混蛋。」

「我不是指……」對面好像也被噎得幾次開不了口,但男人重整了情緒後又再次跟上了:「他不在……Nat,他可能處在危險之中。」

女間諜從這段幾乎語無倫次的句子裡突然恍然大悟:「所以你之前一直知道他在哪裡。」

男人不語。

那幾乎就是默認。

「……他被人綁走了。那是監視到最後我能得到的唯一訊息。」好久,男人才妥協似地長嘆一口氣。「我知道妳不可能相信我……妳也確實不該信。」帶著煩噪的嗓音一瞬又恢復了冷硬。「但如果妳知道任何事、任何事,拜託,向Wakanda求助也行,確保他平平安安的。我不想他再受傷——」

「Steve,」Natasha安靜地打斷了男人的話。

「相信我,那樣的事,你對James做的是最多的。」

 

男人再次陷入沉默。

「我知道,」再次開口時,Natasha奇跡似地覺得自己從男人低落的嗓音中聽出了幾許自責。「所以我沒讓妳把他送回來。」


---------------------------------

我想開車...想開車啊.....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1)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先說好,這章開始有在下自己對漫畫中Elisa的我流理解版更動(雖然還沒解梗),大事件我基本只看主線和雷霆,連動事件全都沒看啊如果有很大差別別打我QWQ!!就當它AU!!

-------------

21.

 

「 Zemo男爵。」

男人轉過身,朝從走廊另一頭慢慢踱過來的人微微行禮。

來人拖著身長及地面的血紅色長袍披風、戴著一張做工細緻的古銅面具,一身鎧甲戎裝讓人聯想到古老異教神殿中的壁畫雕刻。她將上半張臉完整地藏在了面具之後,身形並不高大,語氣中還帶著一點兒少女似的嬌柔。但Zemo知道,是這個女人將他們的至高領袖塑造成型、是她在世人都覺得Steve Rogers是個渾身病痛的瘦小子時看穿了他強大的靈魂。除此之外,她與自己大概是整個最高議會上唯二因為私人原因而無條件地支持著Steve Rogers的人了。

「Elisa。」他恭恭敬敬地叫道。

女人帶著優雅的微笑來到他身邊,對他拍起了手:「正巧遇到你,我是來恭喜你的,Zemo男爵。你不但帶回了魔方碎片,還俘擄了態度難測的T'Challa。瓦干達王成了你的階下囚嗯?」

「為了Hydra。」他笑道,紫色面罩下的臉難得和緩地扭曲著。「也得恭喜妳,我剛剛也聽說了妳那邊的捷報。妳炸掉了整個拉斯維加斯--反叛者的巢穴。現在大概沒有哪一個小鎮還有膽量收容反叛者了,如果他們沒有全死在這次轟炸中的話。至高領袖會很開心的。」

女人的嘴角彎成了個無奈的弧度。「關於這點,Steve他倒是沒有你想的高興……他太溫柔了,即使知道留著後患無窮還是無法爽快地除去過去的朋友……這也是他需要我們的原因。我們替他做必要的醜事,他就能乾乾淨淨安安心心地當一個神轎。」

「一個能力強大的神轎。」Zemo同意著,突然留意到Elisa又隱隱揚起的笑容。「怎麼了?Elisa……妳好像特別高興啊?碎片還有兩片不知所踪,我們的路還有得走呢?」

「啊!這點你就無法明白了,Zemo。」女人這下真的笑起來了。「你沒有孩子……一個母親最開心的莫不過孩子能得到幸福,Steve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沒錯,可直到最近,我才真的覺得他得到身為一個人的快樂了呢。」說著,女人哼著輕快的小調向走廊的另一頭晃了過去。

Zemo站在原地,嚼著這幾句話若有所思。

 

***

 

Captain穿著一身整齊的彈鬥裝束、雙指間捻著那條振金鍊子若有所思。

「別看我,這主意可不是我提的。」James乾巴巴地道。

事隔一週James才終於見到了Elisa,首先在底下那片殘破的廢墟,後來在這間房裡。

說到那天,James就得想起當Captain在早餐後應Elisa的呼喚準備下去處理拉斯維加斯轟炸後拖出來的殘餘人員時,他遲疑地拉住了那男人的衣角。

「別……就儘量寬容點?他們看起來都是平民……」James不抱希望地低聲道。他從Captain的口中得知了反叛者陣地裡包含了Natasha、Clint等等,當然,是這個世界的版本。但他想像了一下自己看見長著他們臉的人被一槍爆頭的畫面--他的胃不舒服地攪緊了起來。

而Captain露出了像現在一樣的若有所思眼神,下去後將所有拖出來的人都下令殺了。

「裡頭沒有你腦子裡的那些傢伙。」他回來將臉色白成紙的男人攬進懷裡,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然後討了個吻。James都不知該為這個Steve對自己讀心等級的瞭解度煩心還是為對方話語裡的在意多少感到欣慰。

說回到Elisa。

她相當的……奇妙。Captain口中幾乎像是Hydra之母的這個女人來源成謎(至少在James有限的關於兩個世界間人們奇怪的成對出現現象瞭解中,他的世界裡從沒出現過一個Elisa--又或者Steve現在身邊真有一個?)、好奇又活潑地像個9歲的小女孩,但又確實能感覺到某種只有長遠歲月才能沉澱出的古老力量。

她真的很喜歡Steve。James想到她時總能感覺到一種沒來由的不理性嫉妒在胸口暗流湧動。Steve說過她遠在他還是個孩子時就一眼看中了瘦小病弱的自己,而Elisa的讚美中從沒出現過現今Steve的強壯與權勢。她看Steve像穿越了那具身體望進他堅強不屈的內心……即使James無數次腹誹著這些特質確實能成就一個大壞蛋,看,妳眼前就是一個理念型謊話精、黑白精通的強暴犯,和妳喜歡的「Steve特質」一點都不矛盾。

……好吧,James想著自己大概真的把兩個Steve弄在一起罵了。

但她確實對自己很好,雖然八成也是為了「Steve」吧……

而現在他和Captain會坐在這張床上隔著條鍊子大眼瞪小眼也是因為她。在James因為「地形限制」而羞愧地得在指揮官休息室裡光著腳應約和她共進第三次午餐後,Elisa特意等到了Captain回房,然後蹲下去拎起那根小巧的振金鍊瞪著那男人看了整整三分鐘。

「……我會想個法子。」事情的最後是Captain像隻鬥敗的公雞似地抿起嘴垂下頭答應。

--然後就是現在了。

這也是James來到這個莫明其妙世界的第三週。

 

Captain用兩根手指彈著那截垂在James腳旁的東西。「你不會逃走。」

James用力地翻了翻白眼:「我要怎麼逃?我連我怎麼過來的都不知道。」

Captain放脫了那根快被手磨拋光的東西向前快速地逼了過來直到James狼狽地被按倒在大床上:「你會有辦法的……我可不敢小看一個James Barnes,你沒有那根鐵手臂但你仍然夠聰明。只要你還想著你的那個Steve。」

James嘆了口氣。「關於這個……我確定我算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

「和回你的世界無關?」

「和回我的世界無關。」

「好。」Captain湊了上去,將James徹底壓回了床上啃了一通,才退下了床去走向門口。

「今晚咱們能聊聊你的想法。只要你不再想走……我會做我能為你做的。」

James放鬆地呼了口氣目送Captain出了門。想到Steve的事,James仍然能感覺到自己胸口隱隱發堵。

三週前那份痛苦他解讀為對無法親自揭穿Steve和Hydra的惡行激憤難平,而三週後、在另一個「Steve」的出現和終於離開令人進退維谷的困境之後……他能對自己承認這份痛苦是因為他真的喚不回他的Steve了。

也許,就不提要回去……只要Captain肯讓他和Nat她們聯絡上,確定他們還好好的,問問他們的計劃,而一旦把Hydra的陰謀晾到太陽下,自己就是永遠留在這兒也無所謂。反正隔著Captain的螢光幕看Steve或隔著電視看Steve也差不了多少。

反正,反正……Steve是永遠不可能再站在自己身旁了。

不論是以從前、或是現在Captain要著他的方式。

那麼他對那個世界的執念也就只剩下希望正義終於能被伸張、他的朋友們能重新回到陽光照拂之處。

至於Captain這邊……反正他是逃不走的,也許在結束那邊的事情後他能夠來試試替這邊被摧殘的世界盡點力。情況至少比起在那邊好多了,他不必為了某個不知哪天才能達成的目的對人陪笑,至少他只需要對一個人這麼做。

而那個人還有張Steve的臉。

也許他終於能放下這個問題了。也許他終於能放下他的Steve了。

James "Bucky" Barnes啊!你得把這當成一種進步。也迕這就是一個James能從Steve身上得到的一切,不過他能做得比那個死去的James更多。

 

James就這麼亂糟糟地想著,翻過身倒回床上去睡著了。

 

門輕輕巧巧地滑了開來,例行收拾餐盤的侍者魚貫地走了進來將桌上的殘羮剩菜收了乾淨。

當她路過那張大床時,瞥見那張閉著眼睛的睡顏,幾不可見地顫抖了一下。

她沒事似地端著餐盤走了出去。


-----------------------------------

蛇蒂乎下章正式加入修羅場XDDDD

下次更新:金箱子或系統冬隨機掉落~

就想問問...(補兩張早期宣傳,因為完稿後做比較麻煩(?)

在下這個本...<替你記得~家的定義~>

和之前在下的二戰蛇盾本<替你記得>有關(就70年後嘛...)

但是獨立閱讀可,

有中國的太太會想要嗎?












就...想說如果想要的人多一點就想在那邊找代理了(嘆)
現在手裡剛好本子都沒了,想說每次要弄過去都很累人...

Btw

When a boy還在打,改掉了一部份劇情所以本來說週五要更又刪除重寫了...等我!

800粉了紀念一下,順便整理一下產出~

感謝大家(鞠躬)

這次...好快啊(回頭找不到700粉的該該惹不過覺得好像差不多一個月?

順道寫點自介警示以防有誤闖的小羊(咦)

在下左囚衣,
樂乎放文、微博廢棄(硍)、噗浪耍廢&發圖,沒QQ只有微信...
自創二創都有,更文慢但不坑,
除非瀏覽數低到5000以下(泣,小透明需要一點愛和回覆...我都逐條回的啊!)

二創主要是Stucky互攻偏盾冬、
叉冬叉、柯王子,覺得大概也會加進底特律的各種無差...

但討論和看文上幾乎沒雷點,
邪教也吃w
長期追蹤的太太們應該知道在下無肉不歡、口味奇妙,non-con以上是常事,
有蛇盾、各種肢體限制、道具的愛好,
開坑不多,BE很少,二創創作基本是三次元忙碌之餘的愛好,催更歡迎但不要逼我QAQ

CWT場和歐美翁這幾年能上的話幾乎全參,我需要去呼吸同類的空氣(硍)
進場比較多是為見朋友,單打獨鬥多很少出攤,歡迎認親啊啊雖然不太能把臉和名字連在一起但會隱約記得的(失憶嚴重啊妳)

Btw進場前大多忙到翻肚,如果臉色蒼白雙眼無神請包涵w


[盾冬廣義產出整理]

已完結

[盾冬]Turn Your Wheels 

#就沒正經開過車

PWP,又稱史蒂車真的是車

史蒂車(重機)因為覺得自己害主人Bucky嚴重車禍而過意不去,趁主人昏迷不醒找人把自己改成了台轎車。
這樣,至少自己能替Bucky字面上意義地遮風蔽雨了。
還可以在某人想大雨天出門賺外快時任性一把。


[盾冬]粽子. 一個蛇. 和一隻坨

鹿隊設定PWP

最近很紅的那個高跪姿按在牆上操啊...
害我不小心就噴一篇出來惹。


[盾冬互攻]The Glass Cell玻璃隔間  
#玻璃隔間

Steve……
James在這個操蛋世界中唯一的朋友。
他不能讓他死掉,「再一次」被暗殺。

他閉了閉眼。

James Barnes,
你不該這麼做,
回到沙場、握上獵槍……

James “Bucky” Barnes,

一匹孤狼,
一個殺手,
冬兵--



連載中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

#男孩絕望時

當James看見門口站著的男人時,他真的覺得自已的心跳漏了一拍。
「Steve?」他本能地叫著,可對方沒有回答。

那確確實實是Steve的臉,James保證自己沒弄錯,畢竟,在他們分道揚鑣前那張臉可占據了James三分之二的人生。

(又曰:漫版蛇盾在讓雷霆唧被火箭射出去之後,終於發現自己愛上了一直跟在身邊的小助手...
於是他找遍了各個平行宇宙,終於找到另一個仍然愛著蛇盾的Bucky...)


[盾冬]Then, re-initialize me

#重啓計劃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這篇是接樂乎上汙冬麵太太的梗,結果太太都爬坑了我還沒填平...orz
會平坑搭~


[翻譯] 

@墨色紅星 太太翻譯,在下簡單幫忙beta的

迂迴前行

資產有幾個目標,他必須為此制定計畫。
目標一:被重新分配到僅供娛樂使用。
目標二:在過程中盡可能地避免疼痛的傷害。
目標三:成為Rogers隊長的私有物。
自從他上一次被允許渴求已過去許久,但他不想再製造更多殺戮——而他知道躲避戰場的最佳方式便是給予他們更具吸引力的事物。

其實就是Bucky慢慢復原的故事。


拯救他們脫離惡人之手

將Steve拖出波多馬克河後,Bucky試著找出真相,卻再次在混亂中被Hydra抓住,囚禁在一個小小的牢房裡凌虐。Steve離開了政府和復仇者,只心存一意地想救出Bucky治好他,即使還身為資產的最後一個未完成的任務。


[柯王子/盾冬雙CP]

系列未命名文集 #前往頭車

雪國列車電影背景,ABO(對我下海了),HE

兩更左右一個故事,然後故事各自獨立,

時間線交叉,最後可以拼成個長篇,先隨便取叫<前往頭車>好了。

  [柯王子線,盾冬提及]一個箱子

  起事失敗的柯總被前廂士兵俘擄,

  以為死定了時卻得到了一個大得不得了的黑箱子...(道具PWP)


[柯王子]路劫

影集<列王傳>完結後故事,PWP,Rape有

Jack Banjemin王子出使迦特的途中被一隊武裝車隊攔截,

對方想的是攪亂Gilboa和迦特的結盟,卻無意中壞了Jack自己的逃生計劃...


混更(?)

看了阿皮太太的問卷手癢來截圖...


以下都出自在下的本子XDDD

發現在一個本子裡要把15個方向湊齊好難啊...

有幾格根本作弊XD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0)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0.

詹吧唧的被單play(先點下面!啊啊啊啊)

https://wx1.sinaimg.cn/mw690/60fbcbf1gy1fs441ifdt5j20fr4pi4qp.jpg

-----------------------------------------------------------

Elisa上場了,沒看過漫畫的沒關係!

就當她九頭蛇版神仙教母吧(等等)

再一更半...就要來搞事了,咈咈咈咈

下週更雙CP文故事一(為何這麼說更新就知啦!)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9)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9.

今天吃原味燒烤,下一更上BBQ

有個漫畫版的重要人物上場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嘎哈!在噗浪上有說,如果我跑劇情跑到腦子燒掉了就會開車,

然後就開車了...(默)

可惡不要突然丟大工作量任務過來啊長官在下不過就想有空時寫點PWP嗨一下QWQ...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8)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8.

一陣抽痛將James自不連續的惡夢中弄醒。朦朦朧朧地,他好像看見了Steve熟悉的臉趴在身邊,藍眼中寫著三四分的倔將和六七分不容錯認的擔憂,可碰上他的眼神,那些擔憂就化了,混混沌沌地溶成幾分自責和一大塊意義複雜的情緒。James讀一個Rogers就像在讀一疊白話文的報紙,可他太累了,視野邊緣糊成了一團。他又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床邊已經空了。他空了太久的胃在鼻腔辨識出空氣中濃郁的肉香時使勁地翻滾起來。他勉強讓眼睛張開一條縫。

還迷迷糊糊的大腦為了認出眼前陌生的房間花了番功夫,直到。

「再不醒我只能考慮找人拿鼻胃管來了,Doll。」

Brock Rum……不,Crossbones。

他終於看見了那條金屬臂,終於認出了床邊帶著面罩的男人。

Crossbones一雙腿大辣辣地擱在小邊桌上,百無聊賴地用鞋尖把床桌上的豐盛大餐往他的方向挪挪,眼睛還黏在手上的雜誌裡:「吃了吧!先前的涼掉已經撤下去了……你要再沒在至高領袖回來前吃點東西,我可就……」

 

「那個傢伙和你這個世界的Bucky是怎麼回事?」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用奄奄一息的聲調問道。Crossbones翻了個白眼將乘著大塊烤牛肉的餐盤粗魯地單手端起放上他的肚子。「先吃。老子他媽沒那個時間在這裡陪你一天。Sin還等著我帶她去幾個派對開開槍呢!」

男人艱難地撐身坐起,拿起刀叉,但一雙灰藍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不放。「我這人就是有一堆壞習慣。其中之一就是吃東西時需要聽故事,還有你那個面具太好笑了,要是你不把它拿掉我吃下去還得噴出來一次。」

Crossbones一把抓掉了頭上的面具。他真他媽恨死這群James了。難纏又總針對他的臉。長得帥又怎麼?為什麼全天下包括至高領袖和Sin都吃Winter Soldier這型的搖滾樂主唱風格?就算眼前的傢伙沒了那標誌的金屬臂和黑皮衣,那張蒼白的臉、黑眼圈和打著捲的深棕髮在稍早時候給監控室裡的Sin帶來了萬年難得一見的少女心爆炸可是讓他印象深刻……他恨不得當場掀掉那盤可恨得香噴噴的牛肉然後把人拎起來暴揍一頓,可想起至高領袖冰涼的表情--只好把所有的窩囊火全都先按下。

「我恨Bucky Barnes,每一個世界的Bucky Barnes。」他惱怒地嘀咕。

「吃。」他放下雜誌傾身敲了敲餐盤,威脅道:「你停下來我就不說了。」

男人點了點頭,動起刀叉切開那塊讓他饞了好一陣的肉。

 

***

 

Captain Rogers面色凝重地聽著最高會議對於民間四處抵抗情勢的簡報,悄悄地將手機切到了監視器畫面。

Bucky起床了,正用某種釘孤枝的氣勢邊瞪著Crossbones邊咬著他要人特製的第二份午餐。

他醒來了……Captain微微鬆了口氣。他清楚記得在自己結束後看見Bucky疼得連呼吸都不順暢的模樣時竄過全身的恐慌。有幾個瞬間Captain幾乎要忘了眼前的男人只是個有軍事背景的普通人,甚至沒有一條能抵抗自己的金屬臂。

愧疚感讓他在確定人只是昏睡過去、沒有更嚴重的損傷後要廚房按Bucky的舊時喜好烤了一塊肥嫩的牛排,吩咐正好任務中帶傷休養的Crossbones得盯著人好好地把錯過的午餐給補下去。

「Black Widow的事可以先緩緩。一個好消息,或說,訊息。」按掉了螢幕,他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地接上了剛停下的報告:「下一片魔方碎片的位置已經確定了--它在我們的舊朋友、T'Challa的手上。」

Zemo男爵立起身來微微弓身:「鑑於您最近應該想多爭取點休息時間,我很樂意前去為您取回它。」

 

***

 

James咬著嘴裡的牛肉,默默想著:「……新奇的口味,有點陌生的岩石氣味不過挺不錯啊……」

他又叉起一塊漸漸取代記憶中被標為「無上美味」的--與Steve在慶功宴時吃到的農業部熟成沙朗的--牛肉,邊嚼著邊打斷了Crossbones粗略又混亂的解說:「等等,我順一下……所以那個Bucky--你們這兒叫他啥?Winter Soldier?為了除去某個被預言會殺Steve的傢伙被神盾局捕獲,可就算Steve當時反常的沒救他,他也一直沒察覺Steve是Hydra的人?」

Crossbones咧嘴一笑:「是『到死前才終於察覺』……絕妙的一招啊,至高領袖。Zemo回來時還說,那個笨蛋都死到臨頭了還直說這個Steve不是真的,還認為Steve是他一生的好友,可事實在眼前:他不過就是至高領袖手裡的一顆棋子。領袖可下得一手好棋呢。」

James只覺得喉嚨裡汁水淋漓的肉塊結成了難以下咽的一團。他……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當他由Steve的口中得知最後的暗殺對象就是自己頂頭上司Nick Fury那晚直到如今,有無數個不眠的夜裡他都得用盡全力才能別去想那數年間執行的任務裡有多少人其實是Hydra的敵人。有多少可能的友方在自己的麻木不察和Steve的詭計之下成了自己槍下的罪債?有多少……有多大的機會Steve根本早已不把自己當成朋友,而只是爬上如今高位的台階。

眼底的Steve模模糊糊地在腦中分成了兩人。雖然身材瘦小卻溫柔的、意志堅定地用手中握有的一切對抗世界上的惡意的Steve--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的Steve--和最後那晚、如同Crossbones敘述中一般,對冷血的犯罪似無所覺地站到了他對面的Steve。他覺得自己大概懂了Captain挑上自己的原因。

撇除了細節與世界觀的差異,他們的Steve本質是……類似的。如此類同,而Captain大概是嗅到了自己就算被欺瞞至此仍然無法將情意割捨的軟弱。

而如果Captain所想的沒錯,那麼他的Steve……他的Steve還能夠回心轉意嗎?

沉重的疲累感刺穿了James的心。他重重地將叉子丟回石盤裡,在Crossbones懷疑的眼神中將它們推到一邊。「我飽了。」

Crossbones歪嘴一笑,將腿蹺回了小桌上:「那可是你選的。晚點至高領袖把你折磨爽時體力不夠可別怪我。我期待著他把你的左手扯下來掛在你的金屬死透了版分身旁的一天。」

James猛地抬眼望著那條手臂。「他……這是他從Winter……」

Crossbones可惜地嘖嘖幾聲:「不,真可惜。那是那渾小子逃出神盾監獄時自己留下的。至高領袖大概把一抽屜的追踪裝置都黏上去了,真他媽惡趣味。」

而它被掛在那裡。James望著那條鐵臂,若有所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大綱的方向稍微有點變動,

花了些時間改它...

所以這章之後也可能更改,

不過還是先放啦!

有沒有!很大的一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