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就哀一下,補到糧就刪...

傻白甜補多了,

想看劇情大長篇啊啊啊可2017後好像就沒看到什麼正劇向劇情大長篇了...

有人可以推幾篇嗎?

我無節操黨,有冬就吃,

在前在後無差,有時候只有盾也吃的(餓

當然啦有王子更好...

是的我自己想產也在產了可是煮肉總是需要時間orz

糧每天都得吃啊啊啊想念未見初冬了想念街區風雲了想念翻譯的太太們了求求求求求...

占tag抱歉...我補到糧一定立刻刪文的....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5)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完全沒車,算個過場,蛇蒂乎上線

-------------------------

喀喀,詹巴唧要來夢遊蛇盾的平行世界啦...

Day3
想和朋友討論的一篇文

予我野火(翻譯)

“过往种种于我胸口搏动,仿若第二颗心脏。”
“这些片断我用来支撑我的断垣残壁。”
托尼•史塔克做了个有勇无谋的决定,成为了在逃的通缉犯,与前冬兵一同逃亡,并且在途中体味了谅解的意义。而另一方面,巴基•巴恩斯只是不想在重压之下崩溃而已。队3后AU

<=以上節錄自SUMMERY


其實泛Stucky圈子(含演員或拉郎)裡女神和小天使根本如天國降臨般多,

讀完意猶未盡或哭四天(這個之後的推文挑戰裡會寫到的...)的真的不少,

看著這個Day3腦子裡碰碰碰會跳一堆東西啊可只能寫一篇...

原作者還有一篇有點類似前傳(其實這篇才是續篇但...比前篇長多了...),

前篇假設是隊三後,冰棍組離開了西伯利亞展開逃亡,

黑豹陛下沒把兩人接去瓦干達,

而是就這麼一邊躲一邊自己想法子把洗腦詞弄沒(虐得我...)

本篇就是....Bucky被Ross將軍捉住交給Tony後....

中間不劇透,兩個都有PTSD的傢伙在一起又有殺親大仇,

可後來兩人都被對方影響漸漸能放下or走出來了...

CP還是妥妥的Stucky(真的,你看就知道雖然Steve一直都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但愛意都快從螢幕裡漫出來了...)

只是Tony和Bucky視角為主,

真的...走心派高潮迭起的好文...


我什麼時候能寫到Day9...(無限想拉人陪我一起哭)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2)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

喵啊!上高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呣,下一更...(看著大綱)

猜猜蛇盾兒嘿皮完了這兩隻會怎麼樣呢~

天氣好冷我想去弄個湯麵吃又不想爬出被窩...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8)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在任務中遇見了Brock Rumlow。


--------------
先說,本章有一支大刀,不過也算看到了個突破口...雖然要被難過得亂七八糟的史蒂乎抓對還得再刀幾回...
--------------
8.
當Steve領著拉上帽T一言不發的冬兵坐進電梯往Tony所在的樓層移動時,意外地在途中碰上了面無表情地走進來的Natasha和Clint。

「Sam要我給你帶點熱狗和三明治,」Natasha將一個紙包塞進他的懷裡,像是她突然出現的天大機秘就藏在它裡頭了似地就靠回她的那邊牆壁。而Clint只是對著手裡拎著的一袋果醬餡餅咬個不停。

Steve低頭望了那個半開的紙包--三明治上用熱狗的蕃茄醬寫了個大大的「笨蛋」,那下頭則用芥茉寫了個不那麼起眼的「小心」。

Steve疑惑地望了望Natasha,她只是聳聳肩,「啵」地吹破個黃綠色的口香糖泡泡。隨之電梯門打開灌入的震耳欲聳音樂聲就吹掉了Steve腦袋裡的所有成型問句。

 

「倒是蠻貼切的啊,」Tony咬著根起司條口齒不清地道。「不,愛國冰棒,聽我說完--把你的手臂拿離我遠點!我說,」

他又從工作桌上拎下一根新的,朝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房間中央的男人晃了晃接著道:「你看看,他們都能把支機器手臂接上個活生生的火辣帥哥了,實在不覺得多把顆腦袋格式化難太多啊--噗!」

那根起司條剩了截菸屁股長短卡在手指間晃啊晃的,另外半截不知怎麼的到了一步開外的紅髮間諜手上,切面整齊得就像剛剛穿過水刀機。

「別再逗他了,Tony。」紅髮間諜將半截起司條塞進張嘴走過來的男友嘴裡,挑著眉毛向整個人都縮得小了一圈的Steve晃晃腦袋。「至少別是現在。」

深棕髮的機械師張了張嘴,乾脆地扔了那半截起司條嘆道:「好吧,毀滅者,過來。」看看男人垂著頭一動也不動地還站那,不禁惱怒地指向一臉複雜地望著對方不放的金髮男人叫道:「喂喂!我給你的小情人解心結呢!讓他配合點行嗎?」

「我不能命令他。」Steve低聲說著,眼睛就沒離開棕髮男人被瀏海擋住的臉蛋。

「那就用『請』的,請,可以吧?」

Steve小心翼翼地望向整個人就像完全靜止了似地杵在那的男人低聲道:「嘿,Buc--冬--Buck,你能不能……」

然後那具軀體的開關就像突然打開了一樣。「接受指令。」那雙鐵灰的眼睛直直地抬起望Tony瞪了過去,一點也沒朝旁邊像被燙著似地縮了下的金髮大個子滑過去半點。

牆邊的超級間諜組和富豪慈善家難得同步地翻了個大白眼:這根老冰棒在耍脾氣,明明白白地在耍脾氣。整個房間裡大概就旁邊拚命想限縮存在感的大個子和他自己沒感覺出來。

「好,這樣可愛多了。小鹿仔,」Tony回身將個移動式工具站拖拖拖地拖到了冬兵面前,大辣辣坐了下來:「你男友說你自以為是個系統、程序,那一類的。剛好那方面我是專家,我得說,你這麼自然流利的表達模式可不是個人工智慧能呈現出來的。」

「我的人工神經網絡是一種自適應系統,佐拉博士在Hydra德國期間內已著手研發,48年起開始在Hydra俄國與美國分部於名為『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硬體上實際進行安裝與檢測。51年初步排除蠕蟲投入實用。」

Tony張了張嘴又闔上。「蠕蟲?」他好奇地抓了個有點偏題的重點。

男人點點頭,又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力道不大但隨意的態度令旁邊的金髮男人又顫了下。「蠕蟲。JamesBarnes『中士』,頑強的程式漏洞。它死在70年代。」他總算又抬頭望向Steve了,眼神空洞地連在同一條視線路徑上的寡婦都抖了一下:「資產不能喚起它……那是程序協議所禁止的。但資產能『模擬』出它來,只要……只要您能協助修正--」

「Steve,」鷹眼的聲音突兀地從男人的視線死角響起。「你能不能過來替我扳一下這個該死的瓶蓋?」

資產一下噤聲,表情空白地看著包含管理員在內的屋內成員都快速地轉過頭走出了視線範圍。

它重又垂下頭。它感覺到腦內的程式崩潰重組的吱嘎響聲。有條預設命令正在向上浮起,它熟悉它的模樣。資產啓動了一次吞咽動作疏通自己的喉管同時壓下那條指令。

還不到時候,還--

然後它瞥見了玻璃門外站在Tony Stark和管理員身旁的紅髮女人。她的眼神,那隻綠色貓一樣的眼眸--

它認得它。一項資訊忽然被提取,系統不是孤軍,可被使用至今的只剩下了資產一個。它,它也知道--

完了。

資產想著。那條被壓下的指令又浮了上來,這次它再沒有力氣將它再壓下去。

 

「我就不信邪,」Tony對著一臉焦躁的美國隊長晃了晃手裡的咖啡杯:「軟體硬體我都是專家,我不信那個磁帶小眼鏡能比我強到哪去!」

「我不知道,Tony,我不知道……」Steve扯著自己的頭髮,咕噥的聲音都帶上了不常見的顫抖:「就是知道你是專家我才來找你的,但--他就這麼看著我說--就算我拜託你了,Tony,電腦系統什麼的我真的不在行,幫我說服他--或至少告訴我能怎麼做--」

「你冷靜點,Steve,」Natasha拍著望著站在車間中央的男人臉色愈來愈青的Clint肩膀向金髮男人低聲道:「你別再進去了,別讓他們分心,就站在這兒聽他們談--Jarvis,你能把車間裡的聲音替我們轉播出來嗎?」

「沒問題的,Romanov特工。」

然後他就被拖進了那個客廳——Tony給大家準備的、足有百來坪的巨大專用層的公共空間,全落地窗加上全套優質傢具,隊長曾經擔心地望著那片太過乾淨的透明玻璃,可Tony想著他現在大概會感激它了——當你望著個把自己當程序看待的活生生人類看了整天,也會想看看紐約美麗的天際線換換心情的。

他看著懸浮螢幕上的Tony又走進了車間,癱坐進沙發中時才記起手上快被捏得稀爛的熱狗和三明治。

他把那個紙包放上中央的矮桌,又瞥見了那個黃黃歪歪的「小心」字樣。

「現在能告訴我原因了嗎?」他有氣無力地用肩頭碰碰挨著自己坐下的紅髮女人,用下巴指著那團不成樣子的「點心」,並沒特別期待得到什麼回應。

Natasha的手指還安撫似地爬梳著Clint短短的金毛,轉過臉來臉色抑鬱地低道:「是的,可以。其實Sam一告訴我你今早對他提起的『實驗結果』後我就馬上趕來了--先打了電話,可你沒接--我本想阻止你進一步揭穿他的。」

「揭穿他?為什麼?」Steve捂著臉靠上沙發背:「難不成妳還要我順著他演--讓他繼續演Bucky,頂著顆把我當長官而且什麼也不記得的腦子--」

「那也好過他去找別人,Steve。」寡婦冷硬的聲音將Steve茫然疲累的腦子狠狠敲醒了。

他整個轉過了身子。「找別人?」

「找別人。」寡婦深深地點點頭,另一側的Clint終於像是決定似地將最後一塊果醬餡餅扔進嘴裡。

「那年,布拉格,我帶回了Nat。」他嚼著一嘴的食物,語聲斷斷續續地,卻一字字都砸在了Steve心上。「她,就是這樣。我不肯成為她的管理者,她轉過身就認了Phil。」

「Steve,」紅髮的女特工輕輕握住了金髮男人倏地握成拳的雙手,柔聲道:「Red Room雖然不屬於佐拉的實驗範圍,但我們受到的基礎暗示是類同的。我們判斷管理員消失,就會去找下一個。」

「當年很幸運在我們搞懂狀況前她身邊就出現了Phil,」Clint咽下整口乾得像砂礫的餅乾,彎過身來直盯著他:「可你的Bucky是冬兵,這座大廈裡試問除了你之外,他還看得上什麼人來成為他的管理員?」

TBC

10/29的歐美翁攤售物一覽!攤號D01
攤名叫所以全都在Hot for Bucky....
幾乎全攤是蛇盾我也是(捂眼)...

《替你記得~家的定義~》(新刊)和《替你記得》是有關但可以獨立閱讀的蛇盾車漫本,
《Turn your wheel》是放飛車集中處有名史蒂車真的是車小說,
《玻璃隔間》是...好的在下樂乎和SY都有...雷霆特工漫畫&美隊系列電影混合車小說,互攻注意!
嗯,好,顯然全攤都是車,
歡迎來攤試車,
記得帶駕照(身分證)嘿~

之前的粽子車和前天(?)的史蒂車飊車配圖中。

我突然很想寫報社文(大概是要開始備考了的緣故)

[授翻]拯救他們脫離惡人之手(九頭蛇垃圾趴有,真的是PWP)

吧唧把隊長拖出波多馬克河後想去找出自己是誰,Steve又是誰,
但在史密斯遜看完後在腦子一片混亂下又被抓了回去...
慎!垃圾趴表示有輪有下限,
簡單說就是凹冬。

AO3

[蛇盾X冬吧唧互攻]玻璃隔間 14——官方漫畫雷霆特工衍生文

摳鼻可終於登場了...
椅子play,不過不是那張椅子(什麼啦)

走圖兒

備用圖兒

紅叔也終於...老實說一直抓不住紅叔的個性orz

翻譯中的嗨爪垃圾趴文兒大概有35%了,
本週補上班累成狗,不過希望明天可以翻完啦...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2)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本更有叉冬車,下一更也有。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為免麻煩的避雷針:本篇設定裡有Bucky和Rumlow的過去時,叉叔對冬哥的感情描寫會有一定比例(畢竟他算是第一個對冬冬於感情可又發現冬冬”不是人”的),也有叉冬車,不多,大概就兩趟。而十多年過去的現在Rumlow已經看開了,對Bucky的態度反而更像老爹對兒子…

__________________

2.

Rumlow。Brock Rumlow,資產咀嚼著嘴裡的澱粉構成物思索著。

前任管理員,有著張南歐人的臉孔和一對褐色眼珠子、扯著菸嗓讓它別總衝在最前頭的男人。

它喜歡它的前任管理員,比起Captain Rogers,他是個更合格的管理者。明確的指令和適當的自由發揮,這一切構成了Hydra時期它為時最久的不敗戰蹟神話,及與單一小隊的合作記錄。

在受Rumlow管理的期間它幾乎沒再坐上過洗腦椅。

只除了,當然,那隻「James Buchanan Barnes」蠕蟲又開始干擾它的程序時。

 

資產喜歡它的前任管理員。

但他隔著通訊器一句話就放棄了它。

 

「別來找我,聽懂了嗎?」在航母昇空前的準備時間,前管理員切進了私人頻道對它說了:「如果航母最後沒成功升空,別來找我,自己找間安全屋待著,會有人找到你的。」

但沒有人。Hydra崩潰了,它在潛遁期間從路邊的新聞中看見了報導。

要是Hydra沒有崩潰就太好了。

資產嚥下那澱粉補給,照例地給了Rogers一個微笑。

 

***

 

Rumlow今晚失眠了。

當終於沉沉睡去時他做了個夢,夢中的他二十來歲,剛跟著組織中的「傳說」一起出了第二趟任務。

那趟任務讓年少輕狂的他學會了三件事情:

1.資產的傳說一點沒有誇大。

2.組織一直讓不同的優秀小隊輪著和資產出任務是有道理的。

3.資產管理員是個危險、玩兒命、值得拿命玩兒的活。

 

那個令人羨慕的傢伙目前正躺在他們坐著的車上、包在塊大塑膠布裡。

幾個鐘頭前,他在指揮途中不慎被埋伏的敵人掃了一通槍子兒。資產給他擋了幾發,同時回頭冷靜地一個個幹掉放槍的混蛋,見他倒下時,資產似乎愣了一下,然後便沒事似地離了那地兒高效地放倒了幾乎所有的敵人。Rumlow正趕上替他收拾掉倒數第二個人。

資產看也不看他,槍一丟便回頭去看他的管理者。他垂頭站在那兒好一會,在其他人都收拾乾淨走過來時轉頭回了車上,拎了塊遮雨布裹起來自己扛上了車。然後一路都坐在他旁邊。

即使算上還沒消褪下去的腎上腺素,Rumlow還是能發誓自己覺得全程垂頭盯著那個黑乎乎大袋子的資產,比入萬軍如入無人之境時的他更美得驚人。

「他不該站在你的左面。」Rumlow低聲咕噥著。車內眾人的喧鬧聲將他的聲音都淹了個乾淨,只他一個人覺得資產在那一瞬間似乎從頭髮下方瞥了他一眼。

 

接任的管理人是個糟踏這份無上榮耀的混蛋。

一個有能力有野心但仍然是個混蛋的混蛋。在他的任內Rumlow從男孩長成了男人,資產卻一直長保不變--「他就是個用不壞的好玩意。比起來你們的小隊這次配合得很穩當哪Brock,下次出四級任務我會向上面直接申請和你們合作的。」某次那個混蛋談到這點時一把扯過了資產紥在腦後的長髮,笑著拍了拍那張白淨得不像個殺人機器的臉龐。資產的目光連點波動都沒有,Rumlow想著也許這些年來對資產而言,他們這些用過就丟的小隊員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許還比不上一把好槍。

資產第一次和Rumlow直直對上眼是在他三十歲的那一年。

五級任務,Rumlow的小隊已經成了資產四級以上任務的指定班底--光就這點而言Rumlow覺得自己還得感謝那個混蛋--然後華麗的失敗了。

「我說過了你們得先把目標拿到手再轉向支援我們的--你們應該再晚五分鐘才到達A區域!」那混蛋吼道,將地圖一把按上Rumlow的胸口。「冬兵解決得了那群雜碎,你們放棄搶時間解碼、在倒數結束前兩分鐘就轉向,現在你教我拿什麼去向Pierce長官解釋!」

「再晚五分鐘我們就不只是失敗而是要給你們收屍了!」Rumlow沒忍住吼回去,捲起那塊爛紙望資產的方向一指:「他收拾不了那群雜碎!上次任務後冷凍的時間還不夠長、不足以讓他的肋骨傷勢痊癒。何況你還給他扔了把榴彈槍!」

那混蛋氣得笑了出來:「哈,觀察真仔細,敢情你在伏擊途中眼睛還都黏在這個婊子養的身上了?」他一推身旁靜靜地不說一句的資產,惡狠狠地抓住那張表情中立的臉扯著他的五官:「還開始替他說話了呢!看上他的什麼了?這張適合吸男人屌的嘴?還是這張比婊子還賤的臉蛋?」

Rumlow覺得自己的胸口在燃燒,正想出口開罵時,卻忽地發現了那雙冰藍色的眸子。

那雙眸子,長長的眼睫毛下從來沒給過自己足過面積的盯視的冰藍色寶石,此時正直直地向自己的方向盯來。

他一下忘光了自己還想說什麼。

然後,頭一次地,那雙嫣紅的唇角無聲地吐出了兩個字--「不必」

不必。不必替他說話,咽下去就行了。

這很不符合他的做風,Rumlow從來不是退讓的型。

但--鬼使神差地,他就在那雙眸子的盯視下生生地閉上的嘴。無視接下來那混蛋暴跳如雷又叫又罵的雜音。

不必。他默默地看了快十年的男人,回應他的第一句話。

 

***

 昨晚被樂乎抽,今天直接 上圖~

***

 

第二天,他聽聞了Ahern因為資產無故消失一晚而又將他凍回去的事。

 

***

 

Rumlow再次有機會單獨見到資產又是一次任務後的晚上。臉上帶著塊明顯的瘀青。

「今天你可沒事要謝我了。」Rumlow一樣把槍攢手裡,望著那個男人輕巧地爬進他的窗框。

資產甩了他一眼,自顧自地坐上他那塊軟爛爛的沙發。

Rumlow翻了翻白眼,在沙發另一端坐下,手上的槍還是對著他的方向。他也不是真不希望他來,天曉得他從二十來歲就一直默默巴著所有可能的機會盯著這個傳奇一樣的男人。從這男人看著比他年長的時候,到他們的外貌年齡都打平了的現在。

「你再這樣偷偷溜來,又要被凍回去了。」他忍不住說道。他不會承認這事困擾著他,但--好吧,這大概是他的槍口現在只是斜斜地半躺在腿上,而不是像上次一樣頂著對方腦袋的原因。

資產沒有看向他,只在沙發裡找了個舒服又視野好的角落窩進去,自言自語似地道:「事先向Sir申請了外出,一小時。」

Rumlow隨手按開了小電視的開關,再順手關成靜音。

「誰打了你?」他隨意地將槍口向他的臉晃晃,眼睛往資產緊盯著電視的側臉飄了一下,又硬收了回來。

資產沒有回答。兩人就這麼一左一右地坐在那個爛沙發上看著無聲的垃圾脫口秀,直到一小時後,資產像他溜進來時那樣,悄悄地又爬出了窗外。

這回資產沒有被凍回去,相反的是,Rumlow很快就在訓練場上再次見到了他。有可能是因為他的確申請了外出,也可能是因為他得為某個潛在需要執行的任務暫時保持清醒--而當Rumlow開始習慣於每晚就寢前那個鑽進他臥室默默盯著索然無味節目的身影時,時序已經來到了1991年的春天。

__________________
順說晚點會更<玻璃隔間>,慶祝一下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