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今晚的進度。
來去先養個肝。

一樣更不了文的狀態
我猜十天內更不了了...
連色都還沒開始上呢(瘋笑)

今天先這樣吧...動作慢超討人厭的...


鑑於連假我就是個和家人溺在一起的廢物,
又沒那個膽子在家人身邊寫車速很快的連載中那兩篇,
只好把全圖放上來肯定會喀擦的舊圖放一張上來證明我還活著了。
蛇盾小心!

肚紙痛得要死,所以拿平板來玩自己進行中的圖XDD

不愧名模,要養一隻不爽貓顯然需要黑卡才行啊~

蛇蒂夫,你行嗎?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7)

(I) (I.5) (II) (III) (4) (5) (6)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7.

James從不連貫的惡夢和渴望中驚醒。他的眼前黑糊一片。

他花了幾秒鐘為自己是不是終於被九頭蛇的混帳們弄瞎了而驚恐,直到他昏昏沉沉地的腦子意識到鼻腔裡那片強烈得令人想打噴嚏的氣味混合了藥劑與消毒水味。

那沒讓他好受多少,畢竟他已經當了太久的實驗老鼠了。九頭蛇是決定要把他從「可消耗性|玩具」提昇回「實驗白老鼠」了嗎?這──這可也算不上什麼好消息。

何況他仍然渾身火熱。

James從鼻腔裡噴出聲可憐兮兮的喘息。他覺得角落裡有人動了動。一陣硬底靴的聲響靠了過來。

不,不不不不要……


其實沒車可猜猜大概會被吞所以圖上吧!


***

 

而後從軍的變成了兩個人。

自從James聽完Steve如何偽造了五次體檢報告最後被一名路過看不下去的研究員特別放行還簽了堆見鬼的研究協議氣個半死後,James就斬釘截鐵地告訴Steve等他養好身體也要跟進軍隊去了。

「不讓我跟我會去把那個叫厄斯金的傢伙抓出來告到死!哪有抓個路人就來做藥物實驗的?這和九頭蛇的作風也沒差多少!」

而Steve只是聳聳肩:「得了吧,我可是主動同意的,而且別氣了Buck,厄斯金對我很照顧也很小心,我現在可不是健康多了?」

而那恰好是最重要的一點。

軍隊在James提交申請後幾乎是立刻就同意了讓James入伍:他被九頭蛇俘獲過,在漫長的痛苦日子裡也風聞過不少有利情資。而警校裡優異的射擊成績和各項獎章也是強大的加分助力。

最大的阻礙卻是心理評估那一關。九頭蛇的經歷橫亙前方,成了巨大的障礙。

進入那個小面談室前,Steve抓住了他的袖子一臉擔心的問:「Bucky,別……我還是覺得不好。軍方現在發現九頭蛇台面呈現出來的只有冰山一角,往後幾年大概都要追著九頭蛇咬了……你的經歷……」

James回身握了握好友的肩頭,藏起眼底間差點要浮涌上來的深深愛戀,柔聲道:「我知道,可我有你。我得看著你。」

我得看著那個畫具都背不穩還正義感爆棚的小個子,我得跟著你去對付那個膽敢拿你的姓命威脅我的組織;那曾是幾乎吞噬我的巨大恐怖,可現在它成了我前進的動力。

他這麼想著,微笑地看著心理醫師帶著核可的表情點點頭向他的表格裡打進結論。

那是讓恐懼不會再度吞噬他的唯一方式,他得跟著他的金髮小個子。

直到時間的盡頭。

 

_________

都三週了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到床上去做?

或我直問吧在詹吧唧把故事說完前你們有打算用到那張床嗎?(夠)

好啦,下更可能會延到週六或一路延到下下週三...

因為又到了身邊有人的連假啦(捂臉)

不過好這口的小夥伴可以期待一下,

蛇盾既然開始吃蛇蒂乎的醋那就表示...(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7)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在任務中遇見了Brock Rumlow。

_______________

7.

Steve知道冬日戰士一定會再次採取行動,可他沒想到心事重重地打開房門時會被一根冰冷的鐵臂直接按回到房門上。

他思考了半秒鐘決定是否要進行反擊,可對方眼裡的什麼東西讓他把不管是什麼的結論都丟到腦子外頭去了──那雙可憐兮兮的眼睛在默默的求他別動,而Steve真的沒那個基因能拒絕他露出這副表情的一生摯友。

所以他任那支鐵臂的主人在自己愣神的另外半秒鐘裡扯開了他的褲頭,然後直接跪了下去。


 吧唧出擊啦!


他喘勻了氣,困難地將自己穿進褲子裡然後起身,撿起那件在冬兵貼上來時隨手剝下來扔在地上的連帽外套放在對方面前。

「去……洗個臉,把自己弄整齊……然後來客廳找我,好嗎?」他輕聲道,然後茫然地看著那名士兵點點頭撿起衣服,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地利落起身走向浴室。

Steve坐在門後將臉埋進了手掌裡。

冬兵很快就洗漱完畢,幾乎一聲沒響地走過門邊的Steve去了客廳。

Steve抹了把臉,進了浴室向自己猛潑了幾把水後頂著濕淋淋的頭髮也進了客廳。冬兵就那麼正正地站在長沙發一側Steve通常會坐著畫畫的那邊垂頭等著。

Steve在他的面前坐下了,盯著那張低垂的臉呆了好一會。他是個演講好手,必要時能不備稿地隨口來一篇激勵人心的臨場發揮,可……他卻發現自己幾乎不知道該怎麼對面前陌生的「摯友」開口。

空氣在靜得嚇人的空間裡冷了下來。

好久,Steve才勉強地擠出一句:「……所以,『冬兵』?」

男人點了點頭,口氣竟然帶著點幾不可查的委屈:「今早您就已經證實過了。」

Steve吞咽了一下:「你……你一直都裝作你是Bucky。從開始時就一直……」

「很抱歉我所玩的小技倆,sir。」男人抬起了臉,臉上所有屬於Steve印象中Bucky會表現出來的部分全都消失了。就像撕下了一層壁紙一樣,露出了下頭粗糙的空白。那張空白的臉和沒有口音的英語令Steve深深地皺起眉頭。「資產希望能早日再度被投入使用。我已經準備好了,硬體修復完成,軟體運作正常——」

「硬體。」Steve艱難地咬著字。

「硬體。」Bucky——冬兵——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就像在敲一個陶罐或什麼物品:「這個身體,Bucky Barnes的肉體。」

Steve 看著他的眼神就像他剛給了他當胸一拳。

「你就是Bucky Barnes。別管那些混球怎麼叫你。」他低聲道。

「所以,您應該已經和我的前任管理者談過了。今天早上的任務。」Soldier指出。「建議您聽取他的使用經驗。」

「所以你讓他……對你……」Steve輕聲道,不自在地偏過了腦袋看向茶几。

「管理員的慾求在特定情境下將造成問題,而資產的硬體具有這個功能,況且,Rumlow 管理員喜歡資產的硬體造型。他有良好的使用經驗,也間接提升了任務的執行水準。」Soldier說著,將方才被Steve硬套回身上的外衣再次拉開了一條縫,露出下方光滑壯實的肌膚:「資產一直在昇級,我可以提供您更好的。就只要您給我這個機會。」

Steve伸手捏住那雙正在往下拉的手,輕輕地拉了回去。

「聽著,我不會對你這麼做--你也不能再對別人做這個。」男人堅定地命令道,將拉鍊拉到了脖子上頭,然後將雙手落在他的肩上。

「可您喜歡這個。您剛才的反應說明了您對資產的服務感到舒服的。」棕髮男人困惑地望著猛地紅了臉的金髮男人,雙手卻乖乖地擺回了身側。「是因為我扮演James Barnes失敗了……所以您才不願意使用我嗎?」

Steve沒忍住將雙手再次捧上那張蒼白迷惘的臉頰:「不是,不……我不會使用你,沒人應該使用你……」

冬兵茫然地沉默著,低聲道:「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我會讓您滿意的……」

Steve搖了搖頭起身,輕輕鬆開撫著男人肩頭的手掌:「等等我們一起去找一趟Tony。」

 


昨天說好來放張圖當200粉紀念,
挑了張啥都沒露的來試試...
是個蛇和洗腦椅上的冬w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6)

(I) (I.5) (II) (III) (4) (5)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6.

James漸漸失去了對時間的判斷力。

他只知道當他醒著時有人在操他,當他昏過去了那些人還沒有散去。

他們用電棍逼迫James失去力氣的身體抽搐著夾緊、然後給他打藥,讓他在罕有的私人時間裡仍然因為單純的肉體慾望痛苦得發狂。某些短暫清醒的瞬間,James試著去用他無力咬合的牙齒結束這一切,可只是切破了舌頭的邊緣,然後被發現了他小動作的男人們更兇狠的痛揍一頓。

所以當騷動終於來到James七個月裡都沒離開過的小房門前時,他一點也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他只知道也許……也許這一次他真的可以永遠休息了。

 

***

 

身下的男人突然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


掙扎什麼呢當然是嗶~~~刷卡上車啦!


--------------------------------


說起來,這篇文題目的靈感是<黑暗騎士:黎明昇起>電影裡貓女大大對老爺問說怎麼去和Bane那種集團混呢時的回答..."當一個女孩絕望時..."
然後稍微依照題意改了一下XD

還是忙成狗,但仍然希望可以週更,

下回是更Then,re-initialize me了。

啊啊啊圖畫不完工作做不完電影追不完(!?)

因為心情好複雜又上來哀一下了

看了秘密帝國劇透...

硍啦先是捨了鋪陳超久人設超棒罵和讚各一半的「正直人也會走偏」蛇盾、

到進了秘密帝國後直接變刻版反派、

現在還讓殺光自家後宮(?)的刻版蛇被元配(!?)冬吧唧從魔方裡直接把真老公史蒂鬍(!!?)和女兒Kobik(超恐怖完全沒人反駁我)拉回來...

(背景還是千年虐梗:盾冬夫夫聯手拆彈雙雙葬身冰洋)




--最過份的是繪師用了**直髮飄逸的雷霆冬形象**!!



(快看快看快看快看)

讓我被氣到快死的同時被吧唧帥到活回來orz

真為迷妹心情好複雜......................

另,混帳NS,
你把真實的盾當什麼了...

冬冬這下去把回憶裡的盾喚出來,難道不是依自己的意願去製作一個假的盾嗎?


你真的愛這個人嗎?還是只愛他美國隊長的表徵?

或是...冬冬只是為了救世界而這麼做,但收尾還有冬&蛇的關係要處理呢?
(圖源有點亂,有水母大的也有不知道哪裡截來的...放兩天就刪好惹orz)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5)

(I) (I.5) (II) (III) (4)

嗯,其實這是之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腦洞...

我依約來寫警語惹: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很可能有雙蛇一詹。
總之都設定是MB詹惹我希望點進來的妹子嗜好都和我一樣(夠

對啦,因為部份跟漫設,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以上又亂又雷我都不知道tag怎麼標,求太太們教我orz


相信我,在下是個無節操黨,唯一不喜歡的東西是完全的BE

_____________________

先說好,本更回憶殺,有HTP情節,80%以上,

雷者快點叉啊回頭是岸的姑娘們!!(搖晃肩膀)
_____________________


佐拉說,咱們經費不足人要省著用


———————————————
好的,給大家坐雲霄飛車後的緩衝是:

其實大家都知道以Stucky套路James是怎麼活下來的(邪惡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