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3)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3.

 


「……如上,我發誓:」James深吸了一口氣,抬起眼直直望向鏡頭:「我所說的,全是真相。我知道整段影片看起來就像在說我只是執行命令,但,我要強調,那確實是我做的。如今我必須說出來,為的是讓無辜死去的人安息、讓我受累朋友們的名譽得平反。」

他心中默數三秒,然後面前的錄影畫面一秒不差地跳回了編輯層。他立劇被拉入一個堅實的擁抱裡。姿勢的改變讓他小聲地哼出一聲呻吟,他溫順地側過臉,讓身後的男人盡情舔吻他的臉龐。

Captain從吮吻的呼吸間喃喃讚許道:「我以你為榮啊,小點心。」


圖鍊


---------------------

希望週末可以再更一些...

然後CWT49在下和 @阝可皮在崩潰 一起在A18喔!
歡迎來找我聊天!

還是做個攤宣好了!

在下CWT49和 @阝可皮在崩潰 太太一起在A18喔~~~


刊物就是[柯王子]<路劫>[蛇盾X冬]<替你記得~家的定義~>


(↑圖是之前歐美翁的....手邊電腦是借的什麼圖都沒有哇...反正攤位號一樣(咦)

還有盾汪冬喵tsumtsum紙膠帶&底特律AU盾冬小卡+底特律警探組圓貼!





有興趣入手的朋友可以來看看喔

雖然我想我可能有一半時間在幫忙買午餐另一半在忙跑攤.......

對啦可以開啓google表單的朋友,
我做了個小小的灣家限定回禮問卷(因為...書不知何時才過得了水溝)
歡迎填填喔!

(對岸那邊我會想別種辦法放回饋的,謝謝一直以來的閱讀!)

內容針對快完結的When a boy還有The Way You Destroy it
問卷在此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2)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劇情要起飛了,下章某人要上場啦!!

————————————


22.


Natasha Romanoff接到了一通視訊邀請。

看見手機上的邀請人暱稱時,她差點把手上的飲料翻上桌面那疊厚厚的調察報告。

「如果是個玩笑,我會殺了不管這是什麼人。」她對自已說著,吸了口氣,點開語音通話鈕。

「嗨……Nat,我是James。」

她沒回答。

對方嘆了口氣。「妳和Clint的結婚紀念日是5月13,求婚時那笨蛋用的是一對改造版格洛克26,還在滑套上刻了支小小的箭,說這樣每次拔槍時妳的手就會摸過他。妳痛揍了他一頓後才答應他的求婚的。這樣行嗎?」

她咽了口唾沫,總算允許了視訊的請求。

螢幕上James的笑臉帶著熟悉的溫柔和安心感。「嘿!Nat。」

「James……我們以為你犧牲了。」她說著,硬是咽下喉頭的腫塊。他們現在可不需要這個。

棕髮男人苦笑著聳了聳肩:「沒,抱歉一直沒有辦法聯絡上妳們……你們怎麼樣?」

Natasha握緊手機。「不怎麼樣。用了點舊時人情,現在T’Challa收留了我們,壓著消息沒傳出去。可也只是這樣了。Steve還緊抓著美國政壇的目光,而T’Challa還不想讓Wacanda在美國的眼前變得太顯眼。」她頓了頓,沒忍住語聲中的破碎:「你……你呢?」

男人又苦笑了一下。他肯定經受了很多,Natasha心裡清楚。他是他們當中唯一當時不幸還留在國內的一個,她看了所有的新聞。他們身在異鄉一夕間發現自己成了反賊有家歸不得時,James是被困在自己的國家裡四面楚歌。當她們帶著滿腦子憤怒和疑惑逃向Wakanda,Clint握緊了手機面色凝重地捉住她的手,吞吞吐吐地指出:James和她們,恐怕都是死在Steve手上的棋子——

她胸口盤踞著的戰友情仍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可組成黑寡婦的滿滿理智已經在告訴她:種種跡象表示,Clint確實是對的。

「我很好,Nat,那是……現在我們別談那個。好嗎?」

昔日搭檔平和的語聲將她自驚心動魄的回憶中喚回,她讓自已的眼睛聚焦回螢幕上。她認得James的這個語氣。

這是他打算做什麼大事情時的特殊語尾降低方式。

不管是聰明事或蠢事。

 

***

 

Steve Grant Rogers議員在半夜被助理的一通電話驚醒。

 

「看你的手機信箱!」對方只急急地丟下了這句便掛了電話。Steve不解地點開首頁:首先映入眼簾的是17通Rumlow的未接來電。他為了和Zemo的黨內一戰熬了太久的夜,又被Bucky的事耗盡心神,這是他一個月來第一次的深睡,竟然連手機的震動聲都沒能把他叫醒。

訊息裡也有Rumlow發來的一封,就在助理的訊息後幾秒鐘。他先點開了,緊隨連結後斗大的黑字對夜半盯著手機的Steve Rogers而言就像一陣腦內驚雷:

 

找到了。

 

他急急忙忙地點進了那個連結。

 

***

 

「你確定那麼做是對的?」Natasha望著影片下方愈來愈瘋狂的點閱率,抬頭懷疑地凝視著已經轉到懸浮螢幕裡的男人。

James肯定地點了點頭。「這是我四年多來唯一確定的一件事。」

「環境音、倒影、你衣服上的餅乾屑,一個合格的分析室能用一段影片直接把你身在何處挖出來。我們還算暫時安全,可你……你確定?」

螢幕裡的男人微微低下頭來,臉上的表情變得難以捉摸。「我確定。」

女間諜一下子擰起了眉頭。「James……你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

棕髮男子深深吸進了口氣,靠向身後的牆壁。「我不能說。」

「James,你知道我不會——」

「我完全相信妳,Nat。否則也不會選擇打上妳的電話。」對方作了個手勢打斷她有點不滿的關心,只是湊到螢幕前,將手掌攤開覆了上去:「但妳也要相信我,Nat。我不能說,但我很好。」

Natasha翻了翻白眼,將手指草草對上對方的指尖。「……一切小心。」

「妳也是。我會把一切捊順後錄好了再寄給妳。」他又嘆了口氣:「再替我謝一次T’Challa……我大概算是把Wakanda扯進了這團狗屎裡了。」

通訊到此結束。

Natasha看著自己還懸在空中的指尖,悄悄地嘆了口氣。

 

***

 

「本日國內頭條:日前亮出前同僚,少將HelmutZemo與數起暴力活動及謀殺案有關、再次成為矚目焦點的參議員SteveRogers自身難保?今天凌晨3:34分,一則Youtube影片上傳至網路上,內容為因多起謀殺及叛國罪被通緝中的前咆嘯突擊隊成員James Barnes的自白,其稱所參與的多起謀殺皆出自SteveRogers,也就是前咆嘯突擊隊隊長的授意。以下是他的原話:『任務信函都是加密的,並且冠上了一個錯誤的名字——大多是以恐怖組織Hydra臥底成員的名義。因為我和他們有點樑子,這件事軍中人盡皆知,你甚至可以去我從軍前的警務單位調出那個和『紅骷髏之船』相關的案子。Steve Rogers和當時的Zemo準將利用我對Hydra的仇恨之心為他們鏟除障礙、拖我陷入泥沼,但他們不知道那些看完就會當場銷毀的文件都在我的腦子裡。此後的影片中我會一一將之揭露出來。』」

轉錄新聞畫面裡的Bucky面色蒼白,他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衫,沒有繫上領帶,黑眼圈深重的鐵灰色眸子隔著螢幕深深盯進了Steve的眼裡:『首先是那些文號——我記下它們,並在事成後將它們刻在了當年『紅骷髏之船』事件中殉職的兄弟們墓碑上。下面將以口頭敍述——』

他摁下了暫停畫面。

「軍方會去查的,但這部份不算有問題。」助理緊張地抬了抬眼鏡向坐在辦公椅前面色陰沉的男人快速地匯報著:「正好您勾倒了Zemo,我們能說這些文件的前身你毫不知情,是Zemo直接托人悄悄送去給Barnes的。麻煩的是他之後還會抖出什麼——」

「出去。」男人冷冷地開口,將身子傾向紅木桌上巨大的螢幕。

助理還自顧自地說著:「重點是現在您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依然很好,但如果他提到您和他之前的友情——」

 

「我說了出.去。」

 

直面那雙明明柔暖得像湖水、射在身上卻像冰刀的眼睛,助理渾身顫抖了一下,小聲地囁嚅句什麼後就逃出了房間。

Steve又將目光回到螢幕前。像素組成的蒼白身影停在雙唇微啓的一刻,Steve讓自已的手指輕輕滑過那兩片嫩紅色的色塊。

他好好的活著。

Steve不知道自己竟然在這個地位危急存亡之際首先想到了這個。他拼攏雙手支住沉重的頭顱,嘴角的冷笑抖得不成樣子。

看到Bucky面向自己的模樣,他才覺得自己不知怎麼的竟然撐過了四年。

失去熟悉溫度的左側今晚異常的冷,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抹了一下,心絲絲縷縷地捊著思路——

Bucky活著。

他穿著一件不合身的襯衫,眼底有長期失眠的瘀痕。

他面對鏡頭的眼底沒有仇恨沒有驚懼,但有某種Steve講不清楚的閃爍感存在。這表示著:

鏡頭沒照到的地方有人,而Bucky為此心神不寧。

那個Rumlow鏡頭裡與自己長得極為相似的某人。

 

他提起電話。

「分析結果出來了嗎?最初影片的上傳位址是什麼地方?」

「分析出來了,領袖。」Erik Selvig博士疲累的聲音從聽筒傳出:「這實在不是我的工作領域……不過領袖,您首先專注於這樣的事情真的好嗎?您接下來不是要忙著——」

「就把位址傳過來就好。」Steve捏了捏眉心,搓了把鬍子拉渣的臉:他是該好好整理一下儀容了。在他的戰場,還有最後一場硬仗要打。

銳利的目光掃向牆邊,那兒貼著的是現在的國務卿笑容可鞠的半身像——

Alexander Pierce。

抱歉了James,在關閉螢幕前他最後看了一眼曾經摰友的面容。

你下了一步好棋,但我會將它納為已用。

 

***

 

「Natasha,妳也許會想接這通電話。」

T’Challa扣了扣大開的門扇,紳士地站在起居室門口,將自己的手機遞向正盯著午夜新聞的女間諜。Natasha疑惑地望著他:Wakanda的國王明顯已經就寢,罩袍下露出的一角是傳統服飾的睡袍。年輕的國王沒讓侍衛替他轉接,而是在這個夜間時分親自造訪客人的房間——那通電話一定非同小可。

還是來自國王的手機。

她起身,點頭謝過了國王接過電話。國王在將手機交過時伸手輕輕握住了間諜的手。

「是妳的老朋友。」

 

女間諜臉色不變,只直直地盯著國王的眼睛將手機按到了耳邊。

「嗨。」

「Natasha。」

熟悉又陌生,曾經是她的隊長的男人、在電視上次次出現的男人、背叛了所有人的男人。

「給我一個不掛斷的理由,你這個混蛋。」

「James在Wakanda嗎?」

「這個問題你該問這支手機的主人。」

「我知道他不會說。T’Challa是個好朋友,老實說就連把手機拿給妳這件事我都用上了十成的證據才說服了他那麼做。」

「而你是全世界最爛的那種朋友。」Natasha從牙縫中齜出聲來,惡狠狠地低吼:「你為什麼認為我就會肯告訴你?」

「James不開心。」

Natasha竟然被堵得一瞬間啞口無言。「……你覺得被一起長大的好友逼進死路、被自已效力的祖國追殺、身敗名裂的人會不會不開心?Steve,我承認你是個混蛋,但好歹我記得你是個聰明的混蛋。」

「我不是指……」對面好像也被噎得幾次開不了口,但男人重整了情緒後又再次跟上了:「他不在……Nat,他可能處在危險之中。」

女間諜從這段幾乎語無倫次的句子裡突然恍然大悟:「所以你之前一直知道他在哪裡。」

男人不語。

那幾乎就是默認。

「……他被人綁走了。那是監視到最後我能得到的唯一訊息。」好久,男人才妥協似地長嘆一口氣。「我知道妳不可能相信我……妳也確實不該信。」帶著煩噪的嗓音一瞬又恢復了冷硬。「但如果妳知道任何事、任何事,拜託,向Wakanda求助也行,確保他平平安安的。我不想他再受傷——」

「Steve,」Natasha安靜地打斷了男人的話。

「相信我,那樣的事,你對James做的是最多的。」

 

男人再次陷入沉默。

「我知道,」再次開口時,Natasha奇跡似地覺得自己從男人低落的嗓音中聽出了幾許自責。「所以我沒讓妳把他送回來。」


---------------------------------

我想開車...想開車啊.....

[盾冬][康漢無差]The Way You Destroy it (1)[底特律AU]

重發,改了大概1/3XDDD

神智不清不能寫東西XDDD

還點梗。

大概5更會結束,盾蠻黑,其實冬也有點黑...

仿生人盾X探員冬,底特律角色們會出現,

但沒看過底特律也沒差啦...


簡介:

當仿生人走上街頭、衍生成一場貨真價實的爆動後,FBI接手干預時決定雙管齊下:派出了他們頂尖的暗殺行動探員--冬兵。

這時Hank剛剛指著Conner的鼻子罵完:「仿生人始終是一群沒有心的混蛋。蠢如我才對它們抱過一線希望。」


第2更...可能很快...

昨天發沒屏今天發被瞬屏是怎樣...

-----------------------

1.


今天老福太敏感,直接AO3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1)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先說好,這章開始有在下自己對漫畫中Elisa的我流理解版更動(雖然還沒解梗),大事件我基本只看主線和雷霆,連動事件全都沒看啊如果有很大差別別打我QWQ!!就當它AU!!

-------------

21.

 

「 Zemo男爵。」

男人轉過身,朝從走廊另一頭慢慢踱過來的人微微行禮。

來人拖著身長及地面的血紅色長袍披風、戴著一張做工細緻的古銅面具,一身鎧甲戎裝讓人聯想到古老異教神殿中的壁畫雕刻。她將上半張臉完整地藏在了面具之後,身形並不高大,語氣中還帶著一點兒少女似的嬌柔。但Zemo知道,是這個女人將他們的至高領袖塑造成型、是她在世人都覺得Steve Rogers是個渾身病痛的瘦小子時看穿了他強大的靈魂。除此之外,她與自己大概是整個最高議會上唯二因為私人原因而無條件地支持著Steve Rogers的人了。

「Elisa。」他恭恭敬敬地叫道。

女人帶著優雅的微笑來到他身邊,對他拍起了手:「正巧遇到你,我是來恭喜你的,Zemo男爵。你不但帶回了魔方碎片,還俘擄了態度難測的T'Challa。瓦干達王成了你的階下囚嗯?」

「為了Hydra。」他笑道,紫色面罩下的臉難得和緩地扭曲著。「也得恭喜妳,我剛剛也聽說了妳那邊的捷報。妳炸掉了整個拉斯維加斯--反叛者的巢穴。現在大概沒有哪一個小鎮還有膽量收容反叛者了,如果他們沒有全死在這次轟炸中的話。至高領袖會很開心的。」

女人的嘴角彎成了個無奈的弧度。「關於這點,Steve他倒是沒有你想的高興……他太溫柔了,即使知道留著後患無窮還是無法爽快地除去過去的朋友……這也是他需要我們的原因。我們替他做必要的醜事,他就能乾乾淨淨安安心心地當一個神轎。」

「一個能力強大的神轎。」Zemo同意著,突然留意到Elisa又隱隱揚起的笑容。「怎麼了?Elisa……妳好像特別高興啊?碎片還有兩片不知所踪,我們的路還有得走呢?」

「啊!這點你就無法明白了,Zemo。」女人這下真的笑起來了。「你沒有孩子……一個母親最開心的莫不過孩子能得到幸福,Steve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沒錯,可直到最近,我才真的覺得他得到身為一個人的快樂了呢。」說著,女人哼著輕快的小調向走廊的另一頭晃了過去。

Zemo站在原地,嚼著這幾句話若有所思。

 

***

 

Captain穿著一身整齊的彈鬥裝束、雙指間捻著那條振金鍊子若有所思。

「別看我,這主意可不是我提的。」James乾巴巴地道。

事隔一週James才終於見到了Elisa,首先在底下那片殘破的廢墟,後來在這間房裡。

說到那天,James就得想起當Captain在早餐後應Elisa的呼喚準備下去處理拉斯維加斯轟炸後拖出來的殘餘人員時,他遲疑地拉住了那男人的衣角。

「別……就儘量寬容點?他們看起來都是平民……」James不抱希望地低聲道。他從Captain的口中得知了反叛者陣地裡包含了Natasha、Clint等等,當然,是這個世界的版本。但他想像了一下自己看見長著他們臉的人被一槍爆頭的畫面--他的胃不舒服地攪緊了起來。

而Captain露出了像現在一樣的若有所思眼神,下去後將所有拖出來的人都下令殺了。

「裡頭沒有你腦子裡的那些傢伙。」他回來將臉色白成紙的男人攬進懷裡,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然後討了個吻。James都不知該為這個Steve對自己讀心等級的瞭解度煩心還是為對方話語裡的在意多少感到欣慰。

說回到Elisa。

她相當的……奇妙。Captain口中幾乎像是Hydra之母的這個女人來源成謎(至少在James有限的關於兩個世界間人們奇怪的成對出現現象瞭解中,他的世界裡從沒出現過一個Elisa--又或者Steve現在身邊真有一個?)、好奇又活潑地像個9歲的小女孩,但又確實能感覺到某種只有長遠歲月才能沉澱出的古老力量。

她真的很喜歡Steve。James想到她時總能感覺到一種沒來由的不理性嫉妒在胸口暗流湧動。Steve說過她遠在他還是個孩子時就一眼看中了瘦小病弱的自己,而Elisa的讚美中從沒出現過現今Steve的強壯與權勢。她看Steve像穿越了那具身體望進他堅強不屈的內心……即使James無數次腹誹著這些特質確實能成就一個大壞蛋,看,妳眼前就是一個理念型謊話精、黑白精通的強暴犯,和妳喜歡的「Steve特質」一點都不矛盾。

……好吧,James想著自己大概真的把兩個Steve弄在一起罵了。

但她確實對自己很好,雖然八成也是為了「Steve」吧……

而現在他和Captain會坐在這張床上隔著條鍊子大眼瞪小眼也是因為她。在James因為「地形限制」而羞愧地得在指揮官休息室裡光著腳應約和她共進第三次午餐後,Elisa特意等到了Captain回房,然後蹲下去拎起那根小巧的振金鍊瞪著那男人看了整整三分鐘。

「……我會想個法子。」事情的最後是Captain像隻鬥敗的公雞似地抿起嘴垂下頭答應。

--然後就是現在了。

這也是James來到這個莫明其妙世界的第三週。

 

Captain用兩根手指彈著那截垂在James腳旁的東西。「你不會逃走。」

James用力地翻了翻白眼:「我要怎麼逃?我連我怎麼過來的都不知道。」

Captain放脫了那根快被手磨拋光的東西向前快速地逼了過來直到James狼狽地被按倒在大床上:「你會有辦法的……我可不敢小看一個James Barnes,你沒有那根鐵手臂但你仍然夠聰明。只要你還想著你的那個Steve。」

James嘆了口氣。「關於這個……我確定我算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

「和回你的世界無關?」

「和回我的世界無關。」

「好。」Captain湊了上去,將James徹底壓回了床上啃了一通,才退下了床去走向門口。

「今晚咱們能聊聊你的想法。只要你不再想走……我會做我能為你做的。」

James放鬆地呼了口氣目送Captain出了門。想到Steve的事,James仍然能感覺到自己胸口隱隱發堵。

三週前那份痛苦他解讀為對無法親自揭穿Steve和Hydra的惡行激憤難平,而三週後、在另一個「Steve」的出現和終於離開令人進退維谷的困境之後……他能對自己承認這份痛苦是因為他真的喚不回他的Steve了。

也許,就不提要回去……只要Captain肯讓他和Nat她們聯絡上,確定他們還好好的,問問他們的計劃,而一旦把Hydra的陰謀晾到太陽下,自己就是永遠留在這兒也無所謂。反正隔著Captain的螢光幕看Steve或隔著電視看Steve也差不了多少。

反正,反正……Steve是永遠不可能再站在自己身旁了。

不論是以從前、或是現在Captain要著他的方式。

那麼他對那個世界的執念也就只剩下希望正義終於能被伸張、他的朋友們能重新回到陽光照拂之處。

至於Captain這邊……反正他是逃不走的,也許在結束那邊的事情後他能夠來試試替這邊被摧殘的世界盡點力。情況至少比起在那邊好多了,他不必為了某個不知哪天才能達成的目的對人陪笑,至少他只需要對一個人這麼做。

而那個人還有張Steve的臉。

也許他終於能放下這個問題了。也許他終於能放下他的Steve了。

James "Bucky" Barnes啊!你得把這當成一種進步。也迕這就是一個James能從Steve身上得到的一切,不過他能做得比那個死去的James更多。

 

James就這麼亂糟糟地想著,翻過身倒回床上去睡著了。

 

門輕輕巧巧地滑了開來,例行收拾餐盤的侍者魚貫地走了進來將桌上的殘羮剩菜收了乾淨。

當她路過那張大床時,瞥見那張閉著眼睛的睡顏,幾不可見地顫抖了一下。

她沒事似地端著餐盤走了出去。


-----------------------------------

蛇蒂乎下章正式加入修羅場XDDDD

下次更新:金箱子或系統冬隨機掉落~

[盾冬]燒灼(下)

800點梗突發,撒旦盾x天使冬梗,pwp


AO3 

放了完整版進AO3了已w


求文

就是,有一篇盾冬AU,
記得好像是用尼爾 蓋曼的《好預兆》為基寫的...
惡魔盾x天使冬,
惡魔盾用附身的人類「史蒂夫」要脅天使冬自願被封在一間有結界的房子裏照顧因為被附身而虛弱的史蒂夫,
讓冬以為史蒂夫的人格還在,
一步步引誘他墮落,
最後冬才知道根本沒有史蒂夫這個人格了,
和惡魔冷戰,但惡魔也愛上他了...
找不到啦但好想回味啊!(抱頭)
請問有人知道是哪篇嗎!

800粉感謝點梗!

還是可以點梗的喔!

我回家會再看一次的,

有些點子也許就揉在一起寫了!

(出海準備中)

........................


因為所以,在下這週他X的更不出來惹(哭)

下週要渡假遠離該死的三次元所以大概就只能更蛇盾When a boy...

於是!

我要來玩點梗啦!!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理我,所以覆蓋一張冬哥壓陣)



請留言告訴我您想看啥,

柯王子或盾冬盾都行!

蛇盾黑盾也歡迎喔~

不必考慮雷啊什麼的就天馬行空丟來丟來XDD

我會抽1~3寫一發完或短篇當作感謝回饋滴~~

時間...就到我渡假回來吧!

7/5晚上12:00收~~

昨天累累暈暈的,聽著底特律的OST...


醒來出現了一個冬哥(愣)




想完成後畫個巴掌大的日誌封面用貼紙...


(看自己的手帳封面看煩了)


會把隊長加上去XD


當然啦~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5)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簡介:(全篇警告請看第一更)

冬兵認為自己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15.

「呼吸,WinterSoldier。」教官的聲音像從遙遠的水面上傳來一般飄乎不定。但資產聽見了指令,它張口,照教官所說的強迫自己將肺清空,再深深吸進幾口新鮮的冷空氣。

 

教官點了點頭,面部碎裂一瞬的表情又恢復堅硬:「你做得很好。現在去廚房吃點東西,洗個熱水澡。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資產點了點頭從腳凳上起身,眼角餘光捕捉到教官忽然猶豫地傾過身來的動作。它用眼神詢問著,教官張了張口像是想說什麼,忽然趨前一步張開雙臂、然後在最後一刻改了方向將它們放上了資產的肩膀,但兩人站的距離已經近到能夠分享彼此的呼吸。

資產眨了眨眼:它有些混亂了,它知道Rogers教官曾經是硬體最好的朋友、也還記得遭到遺棄前教官曾對它產生的渴望。

可……它以為那些過去了。就在教官用那些公式化的冰冷口吻命令他解說那些「安裝」過程的同時。它為Captain Rogers的改變感到開心,因為Barnes蠕蟲終於顫抖著沉沒了。

教官的嘴唇在資產的眼瞼上方吐出微熱的嘆息,他說:「你做得很好——WinterSoldier,你……你的管理員會以你為傲的。」

褒獎是好的,即使它會否自食其果還待確認。Rogers教官俐落地放開手退了一步,而直到接收到Rogers教官意味複雜的眼神時,資產才發現自己向著那個退去的體溫踏前了一步。

它心一沉,將動作迅速融為一個簡單軍禮的前奏,然後轉身去做它該做的事去了。該死,它才得到了褒獎而己就出了錯。該死的Barnes蠕蟲。

 

***

 

Steve直到WinterSoldier踏出了聽力範圍才轉身衝進廁所。

吐掉了差不多八成胃裡還剩下的東西後他才重又找回思考能力。即使腦中叫囂的還是強烈到可怕的殺意——他想殺掉那些前管理員,即使目前才回溯到70年代他就己經想把死絕的三曲翼大樓間諜們重新從墓土裡挖出來再殺死一次了。

每一次當WinterSoldier用他平板的聲線說到「Barnes蠕蟲」時他都得壓下一次顫抖:資產很明顯地對它深惡痛絕。而聽到那些「安裝」過程和「檢修人員」——資產的說法——對他說過的話,Steve完全可以理解為何資產會想把Barnes蠕蟲除之而後快:那群雜碎曾經對能否真正打碎Bucky的意志產生過懷疑,或說有人在試著想找出個更不耗功夫的方法來得到好用的超級士兵,可沒了魔方他們複製不出Zola的配方。於是他們將Bucky身上所有的血液抽換到另一個Hydra混蛋身上,而在他們專注於保持那個傢伙隨時都像雲霄飛車似的身體狀況的一週內就讓Bucky因為體內注滿另一個人的血的排異反應虛弱掙扎。

「我們在試著幫你排除那條蠕蟲,要是你自己能聰明點那就不會受那麼多苦了。」他們對在無數次感染及全身性系統崩潰中燒得昏昏沉沉的Bucky每天那麼說,直到最後那傢伙肯定救不活了才趕著最後一點時間將Bucky的血又放回他的身體裡。

失望的研究小組當然不會想到什麼讓病患休息的人道念頭,而是將實驗失敗的沮喪與憤怒以連續幾天的性侵報復回連指頭都動不了的資產身上。

「你就值這個。不穩定的系統就配被當作廢餘物資玩弄。我們肯把東西塞進你體內是你的榮幸,不然你可以猜猜活著被分解保存是什麼感覺。天啊我們真該那麼做一次。」

而當Steve按捺著顫抖問資產他們有沒有那麼做過時,資產就陷入了……剛才的狀態。而不管那個答案是有或是沒有Steve都沒勇氣再沿著這條線索問下去了。好個第一天。Steve想著,強迫自己撐起身來洗漱乾淨。

他掏出了手機。「Natasha……我們得談談。」

 

***

 

「Captain Rogers,我需要提醒您代號WinterSoldier出了您所在的樓層。」

Steve瞬間從不穩的睡夢中清醒。他邊掙扎著拉起長褲邊問著JARVIS:「告訴我他的動向,是往大廈外去嗎?」

人工智能安靜了令人不安的數秒後回覆:「我原本是如此預期的,己經鎖上所有對外通道了——但現在Soldier停在監管BrockRumlow的樓層沒有移動的傾向了。」

「謝謝你JARVIS,我現在立刻過去。」Steve套上T恤,猶豫了幾秒後將盾牌套上手臂衝進了樓梯間。

 

***

 

在復仇者大廈渡過的夜晚一向安靜又無趣——當然他們沒有給犯人開派對的惡趣味,所以BrockRumlow發現自己竟然養成了一輩子都以為無緣的規律生活:看著太陽(或亮起的照明)起床、早飯、一點兒無趣的電視娛樂、偶爾能看看曼哈頓市景、晚餐、五分鐘清潔時間、睡覺。他覺得自己肚皮都胖一圈了,雖然還真沒什麼好嫌的。

在向無所不在的人工智能叫囂取樂半天沒收到回應後他躺回空蕩蕩的床上胡思亂想。要是Rogers或那個TonyStark來煩煩他就好了,坐牢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無聊。可這幾天Rogers甚至也不來找他問資產的事情了——他前陣子幾乎天天來,問任務問相處問資產有沒有表現過任何明顯好惡什麼的,讓他都有點懷疑Rogers是想寫一本詳盡的〈當Bucky不是Bucky時〉了。

「唉小混帳……你是有多自虐才會想放棄待在這麼隻護雛老母雞身邊的啊……」Rumlow望著空空的天花板喃喃道。

「定義『護鶵老母雞』。」

Rumlow跳了起來直接翻到地面,當往腰上摸時他才猛地想起自己早被繳械繳乾淨了。他抬頭,只見一抹安靜的黑影豎立在玻璃牢外的一側,是個頭髮乾淨、穿著整潔黑衣長褲的小混蛋。

「——你他媽要嚇死我了Winter。」Rumlow抓了抓冒出頭冷汗的腦袋嘟噥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他大概是真的安穩太久了。

小混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定義『護鶵老母雞』。」

「就你那Rogers老姘頭的死樣子,完畢。別管了,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來了?」Rumlow坐回床上望著走近了幾步的男人。說實話能看見小混蛋——沒缺胳膊少腿的——還是令人開心的。只是他也想通過這匹狼根本養不熟,否則怎麼自己被抓了幾個月來都沒來一次。這回是為什麼原因來的,他倒是有點好奇了。

「……意見徵詢:想請問當初放棄資產管轄權的原因?」

「真心的?你大半夜的突破了一堆安保系統闖進來這個玻璃怪奇秀場子就為問我這個?」

但這回小混蛋的表情卻有點奇怪。它沒為Rumlow慣常的難笑玩笑忍著翻白眼,一雙水亮亮的圓眼睛像沒有焦距似地穿透了他的身子。要是Rumlow忘了對方是個被洗腦成機械的殺手的話他大概要以為小混蛋的眼淚快掉下來了。

或許它是真的快要掉下來了沒錯。

「是因為資產太久沒被……」黑暗中的小混蛋罕有地停頓了一下--在他被任命給自己的那晚現出「真面目」後,資產就相當少再流露出這樣人性化的行為了。「沒被升級過功能了嗎?您從放棄管轄權的三年又七十四天起就沒再命令我給您--」

Rumlow翻了個白眼。「那隻老母雞是不是做了什麼把你逼太遠了?」

黑暗裡的資產沒有回應。好吧,他已經不是管理員了,無怪乎小混蛋不甩他的問話。

「去睡吧。」Rumlow抓了抓頭嘆氣道。看著小混蛋那副模樣令人不由得想起十來年前……當自己還痴迷於一樣不是人的東西時的樣子。蠢蛋。「去睡吧。有些事過去就讓它過去了。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