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20)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20.

詹吧唧的被單play(先點下面!啊啊啊啊)

https://wx1.sinaimg.cn/mw690/60fbcbf1gy1fs441ifdt5j20fr4pi4qp.jpg

-----------------------------------------------------------

Elisa上場了,沒看過漫畫的沒關係!

就當她九頭蛇版神仙教母吧(等等)

再一更半...就要來搞事了,咈咈咈咈

下週更雙CP文故事一(為何這麼說更新就知啦!)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9)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9.

今天吃原味燒烤,下一更上BBQ

有個漫畫版的重要人物上場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嘎哈!在噗浪上有說,如果我跑劇情跑到腦子燒掉了就會開車,

然後就開車了...(默)

可惡不要突然丟大工作量任務過來啊長官在下不過就想有空時寫點PWP嗨一下QWQ...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8)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18.

一陣抽痛將James自不連續的惡夢中弄醒。朦朦朧朧地,他好像看見了Steve熟悉的臉趴在身邊,藍眼中寫著三四分的倔將和六七分不容錯認的擔憂,可碰上他的眼神,那些擔憂就化了,混混沌沌地溶成幾分自責和一大塊意義複雜的情緒。James讀一個Rogers就像在讀一疊白話文的報紙,可他太累了,視野邊緣糊成了一團。他又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床邊已經空了。他空了太久的胃在鼻腔辨識出空氣中濃郁的肉香時使勁地翻滾起來。他勉強讓眼睛張開一條縫。

還迷迷糊糊的大腦為了認出眼前陌生的房間花了番功夫,直到。

「再不醒我只能考慮找人拿鼻胃管來了,Doll。」

Brock Rum……不,Crossbones。

他終於看見了那條金屬臂,終於認出了床邊帶著面罩的男人。

Crossbones一雙腿大辣辣地擱在小邊桌上,百無聊賴地用鞋尖把床桌上的豐盛大餐往他的方向挪挪,眼睛還黏在手上的雜誌裡:「吃了吧!先前的涼掉已經撤下去了……你要再沒在至高領袖回來前吃點東西,我可就……」

 

「那個傢伙和你這個世界的Bucky是怎麼回事?」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用奄奄一息的聲調問道。Crossbones翻了個白眼將乘著大塊烤牛肉的餐盤粗魯地單手端起放上他的肚子。「先吃。老子他媽沒那個時間在這裡陪你一天。Sin還等著我帶她去幾個派對開開槍呢!」

男人艱難地撐身坐起,拿起刀叉,但一雙灰藍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他不放。「我這人就是有一堆壞習慣。其中之一就是吃東西時需要聽故事,還有你那個面具太好笑了,要是你不把它拿掉我吃下去還得噴出來一次。」

Crossbones一把抓掉了頭上的面具。他真他媽恨死這群James了。難纏又總針對他的臉。長得帥又怎麼?為什麼全天下包括至高領袖和Sin都吃Winter Soldier這型的搖滾樂主唱風格?就算眼前的傢伙沒了那標誌的金屬臂和黑皮衣,那張蒼白的臉、黑眼圈和打著捲的深棕髮在稍早時候給監控室裡的Sin帶來了萬年難得一見的少女心爆炸可是讓他印象深刻……他恨不得當場掀掉那盤可恨得香噴噴的牛肉然後把人拎起來暴揍一頓,可想起至高領袖冰涼的表情--只好把所有的窩囊火全都先按下。

「我恨Bucky Barnes,每一個世界的Bucky Barnes。」他惱怒地嘀咕。

「吃。」他放下雜誌傾身敲了敲餐盤,威脅道:「你停下來我就不說了。」

男人點了點頭,動起刀叉切開那塊讓他饞了好一陣的肉。

 

***

 

Captain Rogers面色凝重地聽著最高會議對於民間四處抵抗情勢的簡報,悄悄地將手機切到了監視器畫面。

Bucky起床了,正用某種釘孤枝的氣勢邊瞪著Crossbones邊咬著他要人特製的第二份午餐。

他醒來了……Captain微微鬆了口氣。他清楚記得在自己結束後看見Bucky疼得連呼吸都不順暢的模樣時竄過全身的恐慌。有幾個瞬間Captain幾乎要忘了眼前的男人只是個有軍事背景的普通人,甚至沒有一條能抵抗自己的金屬臂。

愧疚感讓他在確定人只是昏睡過去、沒有更嚴重的損傷後要廚房按Bucky的舊時喜好烤了一塊肥嫩的牛排,吩咐正好任務中帶傷休養的Crossbones得盯著人好好地把錯過的午餐給補下去。

「Black Widow的事可以先緩緩。一個好消息,或說,訊息。」按掉了螢幕,他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地接上了剛停下的報告:「下一片魔方碎片的位置已經確定了--它在我們的舊朋友、T'Challa的手上。」

Zemo男爵立起身來微微弓身:「鑑於您最近應該想多爭取點休息時間,我很樂意前去為您取回它。」

 

***

 

James咬著嘴裡的牛肉,默默想著:「……新奇的口味,有點陌生的岩石氣味不過挺不錯啊……」

他又叉起一塊漸漸取代記憶中被標為「無上美味」的--與Steve在慶功宴時吃到的農業部熟成沙朗的--牛肉,邊嚼著邊打斷了Crossbones粗略又混亂的解說:「等等,我順一下……所以那個Bucky--你們這兒叫他啥?Winter Soldier?為了除去某個被預言會殺Steve的傢伙被神盾局捕獲,可就算Steve當時反常的沒救他,他也一直沒察覺Steve是Hydra的人?」

Crossbones咧嘴一笑:「是『到死前才終於察覺』……絕妙的一招啊,至高領袖。Zemo回來時還說,那個笨蛋都死到臨頭了還直說這個Steve不是真的,還認為Steve是他一生的好友,可事實在眼前:他不過就是至高領袖手裡的一顆棋子。領袖可下得一手好棋呢。」

James只覺得喉嚨裡汁水淋漓的肉塊結成了難以下咽的一團。他……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當他由Steve的口中得知最後的暗殺對象就是自己頂頭上司Nick Fury那晚直到如今,有無數個不眠的夜裡他都得用盡全力才能別去想那數年間執行的任務裡有多少人其實是Hydra的敵人。有多少可能的友方在自己的麻木不察和Steve的詭計之下成了自己槍下的罪債?有多少……有多大的機會Steve根本早已不把自己當成朋友,而只是爬上如今高位的台階。

眼底的Steve模模糊糊地在腦中分成了兩人。雖然身材瘦小卻溫柔的、意志堅定地用手中握有的一切對抗世界上的惡意的Steve--他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的Steve--和最後那晚、如同Crossbones敘述中一般,對冷血的犯罪似無所覺地站到了他對面的Steve。他覺得自己大概懂了Captain挑上自己的原因。

撇除了細節與世界觀的差異,他們的Steve本質是……類似的。如此類同,而Captain大概是嗅到了自己就算被欺瞞至此仍然無法將情意割捨的軟弱。

而如果Captain所想的沒錯,那麼他的Steve……他的Steve還能夠回心轉意嗎?

沉重的疲累感刺穿了James的心。他重重地將叉子丟回石盤裡,在Crossbones懷疑的眼神中將它們推到一邊。「我飽了。」

Crossbones歪嘴一笑,將腿蹺回了小桌上:「那可是你選的。晚點至高領袖把你折磨爽時體力不夠可別怪我。我期待著他把你的左手扯下來掛在你的金屬死透了版分身旁的一天。」

James猛地抬眼望著那條手臂。「他……這是他從Winter……」

Crossbones可惜地嘖嘖幾聲:「不,真可惜。那是那渾小子逃出神盾監獄時自己留下的。至高領袖大概把一抽屜的追踪裝置都黏上去了,真他媽惡趣味。」

而它被掛在那裡。James望著那條鐵臂,若有所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大綱的方向稍微有點變動,

花了些時間改它...

所以這章之後也可能更改,

不過還是先放啦!

有沒有!很大的一塊肉!!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12) (冬兵是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6) (7) (8) (9) (10) (11)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


12.

「所以這是怎樣?另一種『區隔處理』?」

Nick Fury頭痛地揉著太陽穴。「講點道理,Cap。是Barnes自己來找我的。你是覺得我該——怎麼?和他說『抱歉我不能收你因為如果你老朋友知道了會氣到起笑』然後讓他去找美國內任何一個還存在的Hydra?」

「你該要通知我。」Steve將手指用力地點在Nick終於不再是玻璃材質的辦公桌,聽著那陣咚咚咚感覺氣勢也長了點。即使他大概料到Nick會怎麼回答了。

Nick不負所望地附贈了個白眼,將兩手撐在桌面儘可能地瞪了回去:「然後讓你像現在這樣跑來找我要人?我問過了:Barnes已經明確地表明你『不打算使用它』,他是自己下了判斷要離開你的。我把他送還給你他還是會再走一次。結局和直接拒絕他也差不多。」

就算已經料到回答了,聽見那些句子Steve胸口照樣感到一陣刺痛。可他讓那些暫時沉到摸不到的地方去了。不是現在,不是在這裡:「希望你還記得,Fury,Bucky是個人,別用『它』來稱呼他。」

Fury該死地一定是察覺了他藏起來的挫敗感,因為他就靠回了那張就算在沉潛中依然買得像個高級主管似的大椅子裡,抬起下巴:「你知道我只是引用他自己的說法。然後同樣一句話也送還給你,Rogers,別忘了『你的Barnes是個人』,你得尊重他的想法。他選了離開你那、來到我這,所以收起你來要人的那一套嘴臉。」然後終於,像是這個硬漢還是被那雙藍眼睛裡藏不住的心碎給觸動了似地,放軟了語氣:「在這事上我不說沒把握的話。相信我,Captain,我可是那個看著你破壞洞察計劃的人。他一說明來意我就給他做了測試,他經過高度程序化,對於『命令』與『任務』有強到病態的需求。如果用需求你不能夠諒解的話咱們不妨把它詮釋為一種安全感——我不知道Hydra的人渣們是怎麼做到的,可我確定如果沒在第一時間讓他知道自己待在這兒是『有用』而且是會『被使用』的,他大概當晚就會溜出去找新的主人去了。」

可他在我這兒待了不只四晚。Steve腹誹。一股疑似希望的痛苦在他的胃中扭絞著,而Bucky在任務中穩定的表現也讓他痛苦地理解到:即使再不願意承認也罷,Nick確實比起自己更能理解現在的Bucky——Winter Soldier的思維。

但放棄從來不是個選項。「聽聽你說的,Nick,如果他是『被訓練』成這樣的,那也就代表現在他的所謂『自由選擇』根本就是處在一種病態的強迫症狀態,這哪裡能當作自由選擇——」

辦公室的門被規矩地敲響了兩聲後安靜地打開了,WinterSoldier踏著穩定自信的步伐進門。他的目光自然地落在正前方的Steve身上,然後泰然自若地向Nick的方向挪移。

「指揮官。」他打招呼,然後目光平平地鎖在現任理管者的臉上偏下的位置。平靜,穩定,一如Steve在高架穚上初見他時那般帶著致命的優雅,像是隨時準備好聽命取走任何人姓命的死神,就像站在他管理者面前哀傷地望著他的是個尋常探員一般不值得多餘的關注。

Steve咬了咬牙。

「請讓他回來我身邊。」Steve放低了姿態,偷眼望著Winter Soldier,想看看他對這句話有沒有什麼反應。

沒有,完全的平靜。Winter Soldier仍然垂著眼,連動也沒有動一下。恍忽間Steve覺得看見了他勾起的唇角,帶著點兒幸災樂禍,低垂的目光像在說著「誰讓你沒把握棧會」--

可實際上連那些也沒有。WinterSoldier只是把身側的他當作個人形立牌似地毫不在乎,雙眼專注地留意著他的管理者--Nick Fury的一舉一動。溫順的肢體語言寫滿了信任與忠誠。剛剛才自心底燃起的小小火苗一下滅了個乾淨,Steve覺得渾身發冷。

沒關係。他對自己說。他這次會處理好這個。只要給他機會——

Nick Fury挑起一邊眉毛:「我不會把他的管理權還給你。」

Steve猛抬起頭!

「這已經被證實無效了,Captain。」Nick睜著那隻獨眼一字字將那些話釘進目光危險起來的金髮大個子眼中。他真的有點佩服起Rogers了,那雙平常溫和又柔軟的眼睛總能在某些時刻變得壓迫感十足。

「是不是有效不是你說了算的——」Steve往前踏了一步,剛想伸手去指指Nick挺得筆直的胸口,戰士的本能卻讓他在半途掉轉了方向去接住從旁揮過來的一拳!

Winter Soldier無機質的眼珠倒映著Steve變得扭曲的容貌,低聲發出威嚇:「請退後,Captain Rogers。」

「不會在和你有關的事情上。」Steve低吼,轉回目光瞪向站在一邊饒有興味地看著兩人糾纏的Nick。

Winter Soldier再次發起了攻擊。他抽回被握住的拳頭,另一手迅捷無倫地切向Steve的頸項。兩人就這麼在Nick的辦公桌前動起手來,Steve基本上全採守勢,但在幾次飛向要害處的拳頭後,他也開始還手,絕望地想著乾脆把人打昏搶回去再說算了。

而Nick在某次Steve揮拳時終於出聲:「停下,Soldier。」

Winter Soldier停下的速度就和開始時一樣突然。他就這麼收回了本己舉起要擋下Steve拳頭的金屬臂,從緊繃的狀態瞬間切換為完全的靜止。

所以Steve煞住一半的拳頭就這麼落在Soldier的左肩。Steve愣愣地看著對方甚至沒流露出痛楚的臉龐,張口想說點什麼,卻又半途截住咬回了唇間。

「你先出去。」Nick對Soldier揮了揮手,對方乖順地點了頭後轉身就往門外走去,一眼也沒有留給還怔怔看著自己的Steve。

Nick盯著失了魂似的金髮大個看了好一會,直到門被好好地關妥發出「咔」的一聲輕響後才嘆了口氣。

「這樣你懂了嗎?」他交疊起雙臂,歪頭用眼神示意門的方向。

失魂落魄的金髮大個回了他個沒啥精神的嗯,好半晌才點點頭。

他的確是……懂了。

無論剛才發生的是什麼,但Winter Soldier——Bucky,他眼中在自己身邊時的那種焦慮無措的感覺都消失了。

他對那些明確的命令和清楚的地位劃分感到安全、也表現得自信。在Nick提供的環境下……而不是在他身邊。

「也許他的確應該歸你管理。」Steve頹然靠坐在辦公桌前,手指擊上Bucky肉體的觸感令他感到刺痛。他伸手撫摸著,低聲喃喃:「他會……開心。你……」

——比我適合當他的管理者。話語就在舌尖上,可Steve努力了幾次就是無法讓它們滑出唇外。

Nick點了點頭,坐回他寬大的座椅裡。「他會跟你回去。」

Steve抬起頭怒視他。他受夠這個間諜頭子話永遠只說一半的招數了。

Nick投降地舉起雙手。

「我的意思是,我不會讓他再次承認你是他的管理者。這己經被他認為無效了,咱們不能重蹈覆轍。可是我能夠命令他暫時歸你管理,最高控制權限在我這,你只是代理。這樣就算又失敗了也能確保他會回到我這裡,而不會再次踏上尋找新主人之路。」

他等著Steve思索一陣後點了點頭,然後再次盯進他的眼中:「而一切的前提是,我得確定你做好準備了。你做好準備了嗎?Captain?」

Steve咬咬下唇。他想為這一切向Nick道謝,這確實是個解決問題的好方法。然而他確實也還在為對方的隱瞞而生氣。於是他讓自己只去專注於他提出的問題--他準備好再次面對這個挑戰了嗎?

--是的。

不只是基於單純的信念,Bucky離開的這一個月他反覆思索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也和Natasha就一些細節討論過。即使其中的某些方法連Nat都曾經表示驚訝。

(『你確定你能放得開手?』她擰著那雙好看的眉毛輕輕點著那幾行字。而Steve只是回她一個苦笑聳了聳肩。『就告訴我妳覺得行不行得通吧!』)

Nick看著他點頭,便提高音量喚道:「請進來吧,Soldier。」

Winter Soldier幾乎是立刻就開門走了進來,目光仍然掃也沒有掃過Steve身上,只是在門邊站定了抬頭看向Nick。「Sir?」

Nick伸手向Steve方向微微示意了一下。「新任務。兩個月,你歸屬於Captain Rogers,服從性訓練任務。這期間我要你服從他的一切指令就像你服從我一樣,也就是說我要你坦白、順從。但記得你實際上的管理者仍然是我,Rogers在任務期結束後就對你沒有任何使用權限。兩個月後你需要回到我這裡針對這兩個月內的事項進行詳細的口頭與書面報告。聽明白了嗎?」

Winter Soldier沒有絲毫停頓地回答了:「Yes,Si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都超過月更了我的天...
劇情要起飛啦!
(其實這篇的節奏一直都比另一篇快吧...只是我真的太少更了...罰坐中)
下一更會有一點過去式HTP情節(連叉叔都還沒出現的年代...)

不吃的快逃走啊!!

[蛇盾X詹]When a boy is Desperate...(17)

(I) (I.5) (II) (III)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只放重要提醒好了:

部份漫畫設定,雙蛇盾有,多重宇宙有,

喪|病,QJ,HTP,有雙蛇一詹。
蛇盾的冬吧唧有冬寡前提。

----------------------------------------------------------

蛇蒂乎正式登場!!

--------------------------

詹吧唧這算是被包養了嗎(喂

對惹明天應該可以更Then,

而可喜可賀的是Then的史蒂乎也終於要想(黑)通(化(?))了...

沒空更文,來更個圖。
不算劇透吧...復三定裝照應該都看過了?
真有人抗議再撤www

是說,其實這是個套組,就是前一張攤宣說的驚喜...不過驚喜在套組的第二張w
會劇透就不放啦!
(老實說也還在趕...看這狀態就知道...)

就哀一下,補到糧就刪...

傻白甜補多了,

想看劇情大長篇啊啊啊可2017後好像就沒看到什麼正劇向劇情大長篇了...

有人可以推幾篇嗎?

我無節操黨,有冬就吃,

在前在後無差,有時候只有盾也吃的(餓

當然啦有王子更好...

是的我自己想產也在產了可是煮肉總是需要時間orz

糧每天都得吃啊啊啊想念未見初冬了想念街區風雲了想念翻譯的太太們了求求求求求...

占tag抱歉...我補到糧一定立刻刪文的....

新段段內容未完
最後一段畫什麼呢⋯⋯

最近在試著做這種東西...
沒印過紙膠帶啊到底畫這樣會不會太小(吐血)


我就想戳戳Cap的小尾巴...


然後,是的,這手是想弄復三後的配色...呣...還在想,其實...

終於!!在下的本子上架啦~


[蛇盾X雷霆冬互攻]玻璃隔間

試閱點我Ao3

小說本,代理為無限制,淘寶在這!


[蛇盾X詹]替你記得(二戰版)

淘寶在這!

都是少量,印好了運過去的~基本上不可能補了XDD
除非下次還找得到人幫忙....

在下喜歡摸到成品也喜歡衝印刷廠看樣,

印面啊排版插圖都自己弄,beta靠基友F姊(還敢說)

所以基本還是都在自家這的廠印了確定是想要的樣子才出去的。

紙沒錢弄太多花樣,不過厚度和手感感謝長期合作的印廠大哥一直都品質很棒。


替你記得還有個現代版,可獨立閱讀的漫本,

本來這次也要一起托帶的可是我白痴人要返鄉了東西一翻才想起來根本沒加印(海這頭是完售了...)

基本會加印一次,

我個白痴連見本都賣掉也不是第一次了(回望三本因此加印過差點變床墊的本子)

能不能有機會過洋隨緣吧...

如果有姑娘有興趣歡迎支持喔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