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盾冬]Turn your wheels(AU,車!SteveX普通司機Bucky,PWP一發完)

嗯,最近真心餓到半死...
只好快速割點腿肉先充個饑orz

梗是某次在坐長途車時想到的。
覺得自己害Bucky車禍丟了條手臂的Steve機車趁主人昏迷的期間去請人把自己零件改進一台車裡。

內有法鯊一美提及,其他的...就是台車。

-------
AO3
(↑完整版請點)
-------


他知道自己永遠都欠Nat一份情。畢竟在醫院昏迷的那七個月的時間裡,如果不是Nat替他把Steve的零件一塊塊撿回來,他這個沒用的主人現在就和Steve真的天人永隔了。

天車永隔,Bucky在腦子裡狠狠地訂正。

而且,去他的Natalia。

「Bucky,推掉這攤生意。」Steve溫暖的男中音從車用音響裡傳來,對照聯想起一些前晚發生的事兒害得Bucky渾身一激淩。可和聲線不同的是他的強硬態度--真的很強硬,Bucky用盡了全力、甚至把兩腳都踩上去了,可他媽的就是踏不下那個油門。

他只得放棄正面攻擊,挪下腳來和他心愛的車子講道理:「嘿,Stevie--你不能這樣擋我飯碗兒,我得養自己還得養你呢。更何況我上個月就答應Wanda和Pietro要載他們返校了。她那個笑起來像條鯊魚的老爸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荏。她另一個老爸也一樣。」

Steve沉默了好一陣。整台車裡就只有冷氣不干不願地咻咻咻吹著的聲音迴盪四周。

「……可是現在在下大雨。能見度都快低於兩公尺了。」

Bucky安撫地拍拍他的儀表板:「別擔心,我有你啊,我的『Captain』。你眼力那麼好,不會害我們車禍的。」

「可兩年前就是我害得你……」Steve嘟囔著,聲音愈來愈低。

嘆了口氣,Bucky輕輕撫摸過光線都黯淡下來的儀錶板面,柔聲道:「不是你的錯……Stevie,不是你。誰都不會料到那台油罐車會突然打滑……」

「就是我的錯。是我害你丟了一條手臂。我就不該生成一台重機,連替你當肉墊都做不到。」

上一秒還溫柔地摸著儀錶盤的金屬左臂嗡地一響,差點把革質的儀錶盤外殼刮出一道傷痕來。

「痛痛痛痛吧唧輕點--」

「所以你就讓Nat把你的零件拆了弄到這台車上?說起來你背著我偷偷進廠改造這件事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只是把零件挪過來而已!主要就是車頭那顆白星--」

「嗯哼?」

「還有座墊!真皮的你看看坐起來多舒服!當然排汽管那些金屬的部份得融了才能重做成轎車能用的零件稍微痛了點--」

「Steve‧Grant‧Rogers!」

「啊--我的車名系列名和廠牌名連在一起還真像個人類的名字呢,聽起來多神氣啊你說是吧Bucky痛痛痛痛痛不要糾我的皮皮皮皮皮--」

「夠了!出發!既然那麼神氣就不要給我因為雨下得大點就機機歪歪的!上路!我們要遲到了!」

 

於是一個小時後,盛裝打扮的女孩一打開門迎來的就是她炸了毛的叔叔和字正腔圓嗆得正起勁的「車用AI」。

「好久不見了Captain,你看起來比以前真心大了不少。」十七歲的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車頭那顆被雨淋得亂糟糟的金屬白星,唸台詞似地拍了拍後照鏡道。

「我女兒就麻煩你了James,」Eric推著他正替兩人撐著傘的丈夫來到門廊,露出一口大白牙拍拍Wanda的肩膀:「好好玩,要是那個叫Vison的不夠罩妳現場就把他甩了換個罩點的舞伴沒問題。」

「爹地,別人也有舞伴。還有Vison說不定比你還罩的好嗎?少因為Pappa一天到晚誇你就眼睛長到頭頂去了。」一身火紅裝束還化著煙薰妝的少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坐進副駕駛座,順手換上一首重金屬搖滾樂然後碰地拉上門把她那兩個視線又黏在對方身上撕不下來的老爸擋在了門外。「謝了James叔叔,我真迫不及待要離這棟粉紅泡泡冒到平流層的房子遠一點了,悶都要被那個氣場悶死……希望Pietro能成功活到我回家。」

Bucky警告地敲了敲方向盤讓還在以「大雨中行車之各種肇事率」為題進行長篇辯論的Steve替他把音量調小點,迴轉車身開上了馬路:「Pietro怎麼了?功課沒寫完被禁足了?」

Wanda又翻了翻眼睛:「不,我們昨晚看電視看到快十二點,他一時興起想在睡前去和爹地們晚安吻來著,沒敲門就進去了。」

Steve:「呃。」

Bucky:「呃。」

Wanda:「……我可以明天中午再請你們來載我的,真的。Tony叔叔有給大家準備房間過夜。他還說也給你們準備了車庫。個別的車庫。附淋浴間和小吧台。還有空調。」

Steve:「呃。」

Bucky:「呃。」

Steve:「……我也有空調。」

Bucky:「這不是重點,Stevie。為什麼Tony要給我們特別準備車庫?」

Wanda翻了今晚第三次白眼。

 

Steve車請大家點圖上車


「沒事的……Tony稍早打來過,說他留Wanda和Vison一起吃午餐,咱們下午去接她就可以了。」待Bucky又一次高潮後Steve才吻著他失了焦的冰藍色眼睛柔聲說了。

Bucky這才放心地倒回椅子裡,任Steve握著他大開的雙腿輕輕退出他的身子。「呼……呃,好險……差點被你嚇死。好啦,真的該放我醒來了親愛的。就算下午才要去接人,看你做成這樣,要把這兒清到能夠接個未成年人也得花點功夫了……」

Steve嘟著嘴望著Bucky挪著身子試著併攏起一雙大開了幾乎整晚的腿,又不捨地蹭上前去貼著他的頸子嗅來嗅去:「真是爽完提了褲子就走的典型啊Buck,連個抱抱都不給嘛……」

「給,給。」Bucky無奈地將金髮男人結實的身子攏進懷裡,才想坐直點弄個舒服的位子,腰卻開始發出痠痛的尖叫。「啊--痛痛痛痛痛,Stevie,你真的得改改每次提到Crossbones就過頭的習慣了。真是……」

懷中的金髮大個子聞言身體一僵,然而Bucky低下頭時卻沒見到意料中又嘟起的嘴唇,只堪堪捕捉到藏在睫毛下方那雙天藍色眸子骨路路地轉了半圈。

「……你又把它藏哪去了,Stevie?它已經不在車庫屋頂了是吧?」

Steve埋頭不語。

「Ste--vie--」

Steve硬是扛著那雙灰藍色眼睛愈來愈沉重的盯視,整顆頭都藏進他頸窩裡去了。Bucky嘆著氣輕輕扯著男人腦後的短髮捕捉那雙藍眼的視線。

「嘿,Steve,能不能別幼稚了,你知道我和Brock不過就是損友--」

一陣熟悉的卡車引擎聲緩緩飄過。

懷中原本還繃著的男人身體悄悄地跟著車聲放鬆下來了……

Bucky抬起一邊眉毛,心裡默數著今天的日子--

「幹!垃圾回收日!Steve你做了什麼自己看著我說,看著我!」

 

END



【旅行中】
同行小伙伴看到照片這樣的雲從山另一頭湧下來的畫面,
默默的拉拉我衣袖:「下一本就畫Steve從山的另一邊湧出來好了?」
我:「...那是什麼畫面。」
小伙伴:「就,宮崎駿的風之谷看過吧?巨神兵出來那一幕...」
我:「那吧唧呢?」
小伙伴:「拿著狙擊槍在前面眼睛睜大大,」
我:「...認真的考慮要開槍了這樣?」
我:「這是什麼恐怖片穚段?我怎麼會和看到這麼美的風景卻一直冒這種想法的傢伙出來旅行?」

還有...30來頁...
三菱的普魯士藍可擦彩色鉛筆好用XD
這樣到時候上線就不會看不清楚哪些描了哪些沒啦XD

然後依然是把該擋的全擋了...
這次的肉量是個早上醒來會被自己牆上貼的稿子嚇清醒的程度(妳夠)

我還活著

更得緩了是因為...在畫本本。
十二月出的一本蛇盾本<替你記得>的現代版(就叫下冊好了,雖然兩本都是獨立閱讀無差),
雖然上冊是純盾冬,不過下冊是盾冬主,有小小一段冬盾,

不過就是想要詮釋一下一個(和官方蛇盾完全無關的)蛇盾What if...
表達一下對官方一開始出現蛇盾時的興奮期待(一種事情沒有絕對,另一種可能這樣的感覺)

(現在官刊走向我整個放生,在Bucky回來前都不想看了orz)

設定比較像是(上冊)史蒂夫在二戰期因為和九頭蛇纏鬥了太久而身心俱疲,

於是覺得要對抗一個不斷增生永不消失的組織,吞掉其他的頭成為最強的一顆才可能有解。

可吧唧哥哥發現了...而在戰場上更久,對戰友情更身有所感的吧唧哥哥陷入了兩難...然後就掉火車了(中略也太多)


(下冊)則是由蛇盾為基準走隊二隊三線的What if,

包括盾兒知道吧唧變冬兵後對二人要怎麼走的選擇等等...


--老實說吧,我畫這故事有40%是想開車(被打),

盾兒黑黑的,冬哥(其實也算)黑黑的,結局基本HE,

不過我的蛇盾兒人設(不管文或漫)都不會無端洗白,

史蒂乎這個性如果黑了一定白不回來,

因為他一定是覺得自己做的事值得,正確,有必要。

所以也不能說真是黑了,這就是What if的真諦不是嗎XD

本來世界上就沒有完全的對錯。


...我大概就是寫這篇來降粉的orz
等我先分鏡完畫個脫衣盾就照個圖發上來(夠了妳滾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4)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在任務中遇見了Brock Rumlow。

_______________

昨天今天一直在和整理房間奮鬥結果就忘了更惹XD
冬系統邏輯性撩人準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Steve將自己關在套房的廁所裡,仔細地思考著Rumlow丟給他的那些話。

那仍然有可能就只是個圈套而已,鑑於他手腳麻利地趁著他恍神的一瞬間丟了粒手雷過來然後溜得一點影子沒有。

他想到那名律師拍上他胸口的報告。

他想到Bucky乖順地在審訊室中接受訊問。

他想到安全屋。

 

他想到Rumlow。那個說和他「沒私人恩怨」的傢伙一邊用著他見過的最豪華單人武器庫存量對自己掃射邊多嘴地放了一地震撼彈:

「當你告訴他九頭蛇沒了、Pierce死了時,他大概就投降了對吧?」

「他早就知道Hydra沒了。」

「想想你在往他那兒去的一路上揍退了多少跟著『傳說』黏上來的組織,這會是你資料裡看見過的那個鬼魂、那個暗殺者會犯的錯嗎?」

「他撒出了餌,而你是最後咬勾的那條大魚。」

「他要什麼?你覺得一件武器會想要什麼?」

「別傻了肌肉洋娃娃,它聰明透頂。」

 

然後Steve想到心理醫師對他說的話。

以及自己察覺到不對的那一刻:

Barnes在透明囚車中,告訴自己他什麼都還想不起來。

他還沒想起來,但他已表現出……「符合期待的馴順」了。

即使他連他們過去什麼樣子都還說不出來。

這本是一個剛脫離控制的士兵不該擁有的特徵。

憤怒、痛苦、記憶閃回、生活自理能力上的缺陷——Sam和他提過、他自己經驗中一個長期戰俘在康復期會表現出來的外顯行為,出現在Bucky身上的寥寥無幾。

「罪惡感」……律師的聲音再次迴盪在他的腦中。一聲強似一聲,震得他頭疼。

這代表什麼?他究竟把自己當成什麼?

是的,他確實發現了,只是這背後代表的意義太過可怕,讓他下意識地將它埋進了意識深處。

他決定來做個實驗。

 

***

 

「今天你表現得真好。」

資產從吹風機的噪音中回過頭,正好看見摁開了電燈走進浴室的Rogers向他扯起個微笑。

資產知道要怎麼應付這個。

「一直夢想著能再和你並肩作戰,Steve。」它答道,關了吹風機,將管理員落在房門口的浴巾撿起來遞了上去。

Rogers的目光停在它好好洗過澡後還泛著蒸氣的蜜色胸膛上停了半秒,然後不自然地轉開了,接過毛巾搭在肩上有點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

「我也是……是啊,我也是。」

資產望著Rogers管理人消失在門後的紅耳根若有所思。

 

甚至連裝都不必,需要做的不過是卸下偽裝而已。Steve將水開到最大後兩手撐著牆壁苦笑。Peggy已死的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從少年時代起就對最好的朋友起了無法宣之於口的幻想──直到如今。

他對需要這樣「測試」Bucky感到痛苦萬分,但Rumlow的話已在他的心中盪開漣漪。他得知道,才能想出個辦法真正幫上他的朋友。Steve知道自己願意為了幫他好起來付出任何代價。

 

資產關了整間公寓裡的燈。它知道那個叫Jarvis的人工智能──它的同伴,它想著──會看見所有在公共空間中發生的事,於是他直接進了管理員的房間。

它認得那個眼神。前任管理員年少時也曾在望著自己踏出戰場的步伐時露出類似的目光,只是比起Rogers,Rumlow的目光更加露骨,而當他真正成了它的管理員之後──他就基本再也沒有掩飾過它了。

可Rogers管理員的有點不一樣。Rogers管理員──不管是出自什麼原因──在試著藏起這個眼神。

這很有挑戰性。

資產想著,掀開管理員的棉被。

它知道要怎麼做。

 

***

 

當Steve在洗乾淨身體後又鬼使神差地將水轉到最涼然後猛沖了十分鐘才穿上衣服出來時,他發現公共區的燈全暗了。

「Jarvis?」他頓時警覺起來,低聲道。

「沒有威脅,Rogers隊長,是Barnes先生關的燈。」Jarvis冷靜的男中音立刻響起,在他開始四處張望時又補了一句:「Barnes先生現在在您的房裡。」

Steve點點頭,跨開步子前又抬頭問了:「他看起來情況還好嗎?」

Jarvis毫不猶豫地答道:「穩定,沒有情緒紊亂的徵狀。需要我為您開燈嗎?」

Steve搖了搖頭:「不必了,謝謝你,Jarvis。」

他抬步輕手輕腳地進了只亮了盞床頭燈的臥室。床上人的身體幅度十分熟悉──在治療期間他每天都盯著螢幕上那個在玻璃車中的人影看著,試圖用最快的速度習慣老友七十年來的一切變化。不論是神情還是體態。

「怎麼了?Bucky?」他低聲問著,弄出腳步聲來慢慢靠近床前。「不想睡自己那?」

「覺得不舒服。」床上人半埋在枕頭裡的鼻音軟軟地搔著他的胸口。「今天想在你旁邊,我有點……怕。」

Steve坐上床沿,努力別把手放上那裸露在被單外的肩膀上。Bucky把自己的右半邊身影留給了他。「怕什麼?」

棕髮男人將臉整個埋進枕頭和長髮中間。

「一個人,玻璃和金屬觸感的小管子。」

Steve不禁笑了笑。「Tony該給你個木質床架。可金屬的對我們來講可能真的好點,你還是偶爾會做惡夢對吧──」

「Steve,」男人軟而低的嗓音又從枕頭縫裡傳過來了。

「陪著我。別關燈。」

Steve點了點頭,將床頭燈調暗到不至於影響睡眠的亮度,然後倒進了棕髮男人給他留出來的空位裡。

一日的勞累和熟悉的體溫讓Steve前所未有地放鬆了下來。他模模糊糊地睡了過去,卻不知道在他的呼吸緩緩變得悠長後,身邊的棕髮男人又張開了眼睛。

 

管理員的身體語言寫著放鬆和享受。它靜靜地在昏黃的光線裡觀察著已經陷入深睡的Rogers管理員,評估著六個小時又十五分後用一次口|活來吵醒他會是一次躍進還是自討沒趣。最後它決定先側過身來,將背脊稍稍地依入身邊人的懷裡。

耐心,就等一晚就好。

確保Rogers管理員的優先級強過一切,而撈回記憶長期作為Barnes中士而活太過危險,它得保證自己運行的穩定,同時成為Rogers管理員眼中特別的存在。感情很脆弱,它得加注才行。

來到大廈後它開始上網,它知道怎麼演出那些康復期「人類」老兵們的適應困難模樣來──即使它酙酌調整過表演強度,它可不想被放在療養院的角落裡生灰塵──而綜合運用一下想來能適度地提昇這回的任務成功率。

資產閉上眼睛,在陷入待機狀態前又在腦中詳細演練了一次。

 

***

 

Steve醒來時覺得身體有點兒不對。胸口悶悶的。

他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摯友長得不科學的睫毛──他差點嚇得跳起來,渾身猛顫了一下才硬扛住了強迫自己放鬆身體──Bucky就趴在他的胸口,睡得一派詳和。微張的水潤雙唇離自己不到十公分,溫溫的鼻息一陣陣地撲在他壓出枕頭印子的臉頰上。

他覺得吹進窗來的清晨微風都燒了起來。

正當他愁著要怎麼把好友弄下身來,好去浴室解決很不妙地開始精神抖擻的某部位時,身上的男人微微哼了聲睜開了眼睛。

「……嗨,早,Steve……」男人發覺了驚恐地盯著自己的那雙湛藍眸子時臉上浮起個慵懶的微笑,扭著身子抹臉的當兒蜷起的膝蓋奇準無比地擦上了Steve半勃|起的胯間硬物。

Steve渾身抖了一下,不顧一切地將那具溫暖的結實身體掀了下去。

「……怎麼了?」Bucky撐起身來睡眼惺忪地問著站在床邊大口喘氣的好友,捊了幾次才將捲到胸口的白汗衫捊回身上拉好。

那雙水靈靈的眼睛在Steve嘟囔了句「內急」就慌慌張張地消失在廁所裡後一下就清醒了起來。

計劃順利。它舔舔嘴唇──肌肉記憶,這點洗了七十年的腦都沒法洗掉的小習慣很久前就成了它的武器之一,至少Rumlow前管理員是這麼說的──倒回床上,勾起一個微笑。看來在今天Willson出現在門口前,資產就會完成第一次分支任務了。


[盾冬]粽子. 一個蛇. 和一隻坨(含偽蛇盾PWP,一發完)

鹿隊設定PWP

最近很紅的那個高跪姿按在牆上操啊...
害我不小心就噴一篇出來惹。


防雷:偽蛇盾、偽公眾play注意。
為什麼說偽看到最後就明白了,但寫明就破梗啦~

如果很雷這個設定的別點,我說真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粽子節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來端午前就要發的...可寫了一半的文稿忘了存雲端,
結果就只有返鄉回來再發惹orz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2)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含過去叉冬)

本更有叉冬車,下一更也有。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為免麻煩的避雷針:本篇設定裡有Bucky和Rumlow的過去時,叉叔對冬哥的感情描寫會有一定比例(畢竟他算是第一個對冬冬於感情可又發現冬冬”不是人”的),也有叉冬車,不多,大概就兩趟。而十多年過去的現在Rumlow已經看開了,對Bucky的態度反而更像老爹對兒子…

__________________

2.

Rumlow。Brock Rumlow,資產咀嚼著嘴裡的澱粉構成物思索著。

前任管理員,有著張南歐人的臉孔和一對褐色眼珠子、扯著菸嗓讓它別總衝在最前頭的男人。

它喜歡它的前任管理員,比起Captain Rogers,他是個更合格的管理者。明確的指令和適當的自由發揮,這一切構成了Hydra時期它為時最久的不敗戰蹟神話,及與單一小隊的合作記錄。

在受Rumlow管理的期間它幾乎沒再坐上過洗腦椅。

只除了,當然,那隻「James Buchanan Barnes」蠕蟲又開始干擾它的程序時。

 

資產喜歡它的前任管理員。

但他隔著通訊器一句話就放棄了它。

 

「別來找我,聽懂了嗎?」在航母昇空前的準備時間,前管理員切進了私人頻道對它說了:「如果航母最後沒成功升空,別來找我,自己找間安全屋待著,會有人找到你的。」

但沒有人。Hydra崩潰了,它在潛遁期間從路邊的新聞中看見了報導。

要是Hydra沒有崩潰就太好了。

資產嚥下那澱粉補給,照例地給了Rogers一個微笑。

 

***

 

Rumlow今晚失眠了。

當終於沉沉睡去時他做了個夢,夢中的他二十來歲,剛跟著組織中的「傳說」一起出了第二趟任務。

那趟任務讓年少輕狂的他學會了三件事情:

1.資產的傳說一點沒有誇大。

2.組織一直讓不同的優秀小隊輪著和資產出任務是有道理的。

3.資產管理員是個危險、玩兒命、值得拿命玩兒的活。

 

那個令人羨慕的傢伙目前正躺在他們坐著的車上、包在塊大塑膠布裡。

幾個鐘頭前,他在指揮途中不慎被埋伏的敵人掃了一通槍子兒。資產給他擋了幾發,同時回頭冷靜地一個個幹掉放槍的混蛋,見他倒下時,資產似乎愣了一下,然後便沒事似地離了那地兒高效地放倒了幾乎所有的敵人。Rumlow正趕上替他收拾掉倒數第二個人。

資產看也不看他,槍一丟便回頭去看他的管理者。他垂頭站在那兒好一會,在其他人都收拾乾淨走過來時轉頭回了車上,拎了塊遮雨布裹起來自己扛上了車。然後一路都坐在他旁邊。

即使算上還沒消褪下去的腎上腺素,Rumlow還是能發誓自己覺得全程垂頭盯著那個黑乎乎大袋子的資產,比入萬軍如入無人之境時的他更美得驚人。

「他不該站在你的左面。」Rumlow低聲咕噥著。車內眾人的喧鬧聲將他的聲音都淹了個乾淨,只他一個人覺得資產在那一瞬間似乎從頭髮下方瞥了他一眼。

 

接任的管理人是個糟踏這份無上榮耀的混蛋。

一個有能力有野心但仍然是個混蛋的混蛋。在他的任內Rumlow從男孩長成了男人,資產卻一直長保不變--「他就是個用不壞的好玩意。比起來你們的小隊這次配合得很穩當哪Brock,下次出四級任務我會向上面直接申請和你們合作的。」某次那個混蛋談到這點時一把扯過了資產紥在腦後的長髮,笑著拍了拍那張白淨得不像個殺人機器的臉龐。資產的目光連點波動都沒有,Rumlow想著也許這些年來對資產而言,他們這些用過就丟的小隊員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許還比不上一把好槍。

資產第一次和Rumlow直直對上眼是在他三十歲的那一年。

五級任務,Rumlow的小隊已經成了資產四級以上任務的指定班底--光就這點而言Rumlow覺得自己還得感謝那個混蛋--然後華麗的失敗了。

「我說過了你們得先把目標拿到手再轉向支援我們的--你們應該再晚五分鐘才到達A區域!」那混蛋吼道,將地圖一把按上Rumlow的胸口。「冬兵解決得了那群雜碎,你們放棄搶時間解碼、在倒數結束前兩分鐘就轉向,現在你教我拿什麼去向Pierce長官解釋!」

「再晚五分鐘我們就不只是失敗而是要給你們收屍了!」Rumlow沒忍住吼回去,捲起那塊爛紙望資產的方向一指:「他收拾不了那群雜碎!上次任務後冷凍的時間還不夠長、不足以讓他的肋骨傷勢痊癒。何況你還給他扔了把榴彈槍!」

那混蛋氣得笑了出來:「哈,觀察真仔細,敢情你在伏擊途中眼睛還都黏在這個婊子養的身上了?」他一推身旁靜靜地不說一句的資產,惡狠狠地抓住那張表情中立的臉扯著他的五官:「還開始替他說話了呢!看上他的什麼了?這張適合吸男人屌的嘴?還是這張比婊子還賤的臉蛋?」

Rumlow覺得自己的胸口在燃燒,正想出口開罵時,卻忽地發現了那雙冰藍色的眸子。

那雙眸子,長長的眼睫毛下從來沒給過自己足過面積的盯視的冰藍色寶石,此時正直直地向自己的方向盯來。

他一下忘光了自己還想說什麼。

然後,頭一次地,那雙嫣紅的唇角無聲地吐出了兩個字--「不必」

不必。不必替他說話,咽下去就行了。

這很不符合他的做風,Rumlow從來不是退讓的型。

但--鬼使神差地,他就在那雙眸子的盯視下生生地閉上的嘴。無視接下來那混蛋暴跳如雷又叫又罵的雜音。

不必。他默默地看了快十年的男人,回應他的第一句話。

 

***

 昨晚被樂乎抽,今天直接 上圖~

***

 

第二天,他聽聞了Ahern因為資產無故消失一晚而又將他凍回去的事。

 

***

 

Rumlow再次有機會單獨見到資產又是一次任務後的晚上。臉上帶著塊明顯的瘀青。

「今天你可沒事要謝我了。」Rumlow一樣把槍攢手裡,望著那個男人輕巧地爬進他的窗框。

資產甩了他一眼,自顧自地坐上他那塊軟爛爛的沙發。

Rumlow翻了翻白眼,在沙發另一端坐下,手上的槍還是對著他的方向。他也不是真不希望他來,天曉得他從二十來歲就一直默默巴著所有可能的機會盯著這個傳奇一樣的男人。從這男人看著比他年長的時候,到他們的外貌年齡都打平了的現在。

「你再這樣偷偷溜來,又要被凍回去了。」他忍不住說道。他不會承認這事困擾著他,但--好吧,這大概是他的槍口現在只是斜斜地半躺在腿上,而不是像上次一樣頂著對方腦袋的原因。

資產沒有看向他,只在沙發裡找了個舒服又視野好的角落窩進去,自言自語似地道:「事先向Sir申請了外出,一小時。」

Rumlow隨手按開了小電視的開關,再順手關成靜音。

「誰打了你?」他隨意地將槍口向他的臉晃晃,眼睛往資產緊盯著電視的側臉飄了一下,又硬收了回來。

資產沒有回答。兩人就這麼一左一右地坐在那個爛沙發上看著無聲的垃圾脫口秀,直到一小時後,資產像他溜進來時那樣,悄悄地又爬出了窗外。

這回資產沒有被凍回去,相反的是,Rumlow很快就在訓練場上再次見到了他。有可能是因為他的確申請了外出,也可能是因為他得為某個潛在需要執行的任務暫時保持清醒--而當Rumlow開始習慣於每晚就寢前那個鑽進他臥室默默盯著索然無味節目的身影時,時序已經來到了1991年的春天。

__________________
順說晚點會更<玻璃隔間>,慶祝一下好日子!

[盾冬AU]Then, re-initialize me (冬兵是佐拉的暗殺系統AU,含過去叉冬)

又開新坑XD
這篇是接樂乎上 @污冬面 太太的梗,詳細請看:這裡(部份會造成劇透so…小心服用XD)

 (1) (2) (3) (4(5)

簡介:

冬兵是佐拉的完美系統,能夠自主進化並且在適應環境、進行戰略思維的同時邏輯式說服自己是個完美的「資產」、「工具」就應該被使用。

Steve Rogers則對此無知無覺。他只是很高興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了,並且在陪著他康復的同時小心地收拾著自幼年起就對他萌生的小小思念…

直到他遇見了Brock Rumlow。


為免麻煩的避雷針:本篇設定裡有Bucky和Rumlow的過去時,叉叔對冬哥的感情描寫會有一定比例(畢竟他算是第一個對冬冬於感情可又發現冬冬”不是人”的),也有叉冬車,不多,大概就兩趟。而十多年過去的現在Rumlow已經看開了,對Bucky的態度反而更像老爹對兒子…

然後盾中後期會有點黑,前期的Bucky也會有點黑…不過黑的不太一樣(咦)

本篇應該會比玻璃隔間短一點,預計個15更好惹。肉因為這個設定會有一丁點兒D/S的味道但不是真的D/S,總之在下還是三觀不正口味清奇想歪就歪一切虐都是為了寫個爽快的PWP所以太太們小心(夠)

 ---------------------------

1.

太美了。簡直完美。

這是當那雙類無機質的灰藍色眼眸裂開一條縫隙時,Karpov將軍腦中響起的第一句話。

他感到興奮、放鬆,所有的疲憊全都從他苦熬了數月的身子上消失無踪。

佐拉成功了,他們得到了一樣完美的武器。

 

太美了。

這是當同樣一雙類無機質的灰藍色眼眸裂開一條縫隙時,時年二十歲的Brock Rumlow帶著年輕人特有的銳氣對艙中漸漸甦醒的男人第一個想法。

今天是他的小隊第一次將要與傳說中的「資產」協同作戰。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這一戰將在接下來的十數年時光中教會他明白何謂極樂與劇痛並存的生存方式。

 

太美了。

很多年後,看著同樣的景象,站在測謊儀邊的Steve Rogers心中也忍不住冒出了同一句話。

但淹沒他的是深沉的哀傷和憤恨--在摯友的回歸後本已稍熄的怒火再次熊熊地燒灼起他胸膛內跳動的心臟--

 

「我很抱歉,Cap,」

Banner博士從顯示屏後站起了身,拿下了眼鏡,一臉疲憊:「我想--Crossbones確實是對的。」

 

「你的Bucky並沒有回來。」

 

***

 

「你的Bcuky已經徹底不存在了。」

當聽到這句話時,Steve剛將拳頭貼上Crossbones燒疤滿滿的側臉。

「Bucky在好起來,他已經開始記起過去的事情了。」他說著,底氣卻不如他想要表現出的那麼足。

Crossbones癱在一地碎磚瓦和玻璃中間,喘著氣發出陣嘲諷的笑。

「你就繼續這麼說吧,」他啐道:「看看你自己能不能信。」

他還真的沒法相信。

 

***

 

Steve跟著Bucky去進行審訊。

Steve跟著Bucky去進行治療。

資產看著美國隊長坐在透明囚車外的走廊。Steve捂著臉好一陣了,而這只是心理醫師來評鑑的第三次。

「我很抱歉,我--」它試著開口。

「你沒有必要覺得抱歉,」Steve--美國隊長,新的管理員--終於從手心裡抬起頭來。程序記錄下了這一點,它做出了個正確的選擇,管理員都開始為它辯解了。「是Hydra把你害成這樣的。」

資產低下頭。他漸漸能抓住新管理員的心理,知道偶爾對他扯起一點兒嘴角、或像現在這樣做出退縮的姿態,管理員就會傾向更加地順著它、提供些關於它的「評估報告」或「再利用」時程的資訊。比如說現在。

「Hill說了,一旦證實你的一切攻擊行為都起因於Hydra的折磨和洗腦,你立刻就能出這囚車,接受養護;而要是心理鑑定確認你心智正常、對社會不具顯著威脅,你甚至就能漸漸回到社會,當然還是得接受一陣子治療和……什麼的。Tony和Pepper認得許多律師,我們會確保關於Hydra戰俘的部份被採信--它本來就是真的。本來就是。但後一項--」新管理頓了頓,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硬是閉上嘴結束了對著它淘淘不絕地傾訴。它皺起眉:評估不如預期,顯然如此。

「我能怎麼做?」它低聲問著,用上了管理員Captain Rogers會願意用上最大的耐心給他講解的那個表情。

 

面對Captain Rogers,它做足了功課。它是優秀的武器。Zola稱讚過它的完美,而

它會持續執行以證實這一點。

它的選擇生效了。

Captain Rogers回給了他一張強撐起的笑臉,身為一個優秀的作業系統,這個結果實在差強人意,但事情總要一步一步來:「別給自己壓力,Buck。就--做你自己,我會陪著你的。」

他分析出了這句話中顯而易見的指令內容:他得成為James Buchanan Barnes,他的「硬體」曾經代表的那個「人」。那不怎麼容易,畢竟--它只去過一趟史密森尼博物館,而James Buchanan Barnes從來都是程序錯誤的代名詞,像一段刪不乾淨的bug,他的前主人們可拚了命地想法子要刪光它。

但它可以試著從中提取點可用的東西。沒有網路的狀況下這會有點兒困難,但資產唯一的存在目的就是儘速被再次投入使用。它可不想它的硬體生鏽了。不是字面意義上的生鏽,當然。但它有被造出來的理由,一個高智能進化型暗殺目的處理系統能幹很多的事,而如果成為James Buchanan Barnes--「新管理者的舊友」,會是他被再次投入使用的前提,那它會用盡全力滿足這個邏輯條件。

它勾起一側嘴角,放鬆眼尾的肌肉。「謝了,Steve。」

希望能再次被投入使用後新管理員能給它徹底格式化一次,它想著,這次希望能把那段無用的錯誤程序重新清理乾淨。

 

***

 

兩週後,他漸漸能「想」起一些往事。

 

***

 

一個月後,心理鑑定及法庭都確認代號「冬兵」的James Buchanan Barnes被捕後馴順、穩定、配合一切的治療及審訊,其作為長期戰俘的身份被肯定,且提供足量的Hydra資訊作為談資,斷定觀察期結束後將可一步步輔導其再次踏入社會。

Steve感到高興,但心中卻有個說不清的部份按響了警鈴。

他在心裡對事情的發展歪著頭左看看又右看看,卻看不出個所以然。

直到--

 

「太可笑了。」一名持反對意見的律師當著Steve的面將一疊報告塞進他的懷裡:「重回社會?你仔細看過這份報告了沒有--字裡行間,我看見他交待了他所知道的任務細節、我看見他坦白了Hydra的罪證,可,我沒看見悔意。不是字面上的道歉,是--貨真價實的悔意。」

「他本來就不用對這些事抱有悔意。他沒得選擇,是Hydra逼他做的。」Steve沒忍住對那個乾脆抱胸站在走廊裡和他耗上的律師齜牙。

「也許。站在人道立場我同意這個。」律師點點頭:「但,這可和你描述中的Barnes--咱們三年級起讀的歷史課本裡的Barnes中士不太一樣。」

他心中的警鈴適時地尖叫了起來。

「類分裂型人格障礙」,他想起了那位治療師隨口談到的名詞。

「而你作證他正漸漸回憶起那個你所熟知的部份--我想要不就是果然歷史課本總歸得美化一些人事物,要不就是您、尊貴的美國隊長,在為了您的好友的個人利益把法庭上的我們當猴子耍。」

 

而Hydra餘黨的攻擊就在那時爆發了。

 

「請讓我參戰。」

當那句帶著敬語的請求溜出口時,資產基本上發現自己搞砸了。

他坐在復仇者大廈Steve專用層的客廳,腳上載著政府配發的電子戒具--時效只有半年,算是政府對美國隊長以聲譽擔保對象的最後形式化流程。

好險Steve剛忙著在出發前吞下一大盤炒蛋和培根,沒功夫仔細分析他的用字遣詞。「你說什麼?」

「我說……」這回它壓回了所有的急切,計算仔細了才再次開口:「我想參加。我得看著你。」

他快速地補上一句。

這句它花了好幾個晚上看遍所有二戰期間有關Barnes中士資料的話如它所願地發揮了最佳功效。

管理員帶著一點兒羞澀及滿臉的深受感動望著他。

「啊,好。好啊,Buck。」

 

消滅Hydra餘黨的任務完成得漂亮,只除了Rogers不小心放走了Crossbones。

它--像預先計算出的一樣--和Rogers的隊員們配合無間,Hydra餘員大多數都被生擒,小部份丟了姓命。而當Rogers摸著鼻頭抱歉地報告這唯一的壞消息時,它已經在寡婦感興趣的目光中和鷹眼分享著一袋小餅乾了。

 

「抱歉,大夥……我弄丟了Rumlow。」

 

--------------------

下一章會有叉冬車過去時注意,

NEXT

[蛇盾X冬吧唧互攻]玻璃隔間 13——官方漫畫雷霆特工衍生文

繼續冬盾XDDD

下一篇文兒週末應該會開始寫哩!

真不好意思和汙冬麵大大要個梗拖了那麼久才寫...
預計會成個中篇,吧唧小小的有點腹黑XDDD

_____

好啦,車票拿好~ 長微博也發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