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囚衣

蹲Stucky圈五年餘,無節操雜食黨,最近還入了賈冬邪教(?),不過創作基本都叉冬叉和Stucky互攻,會標清楚嗒有沒標到的請幫忙提醒!

我還活著

更得緩了是因為...在畫本本。
十二月出的一本蛇盾本<替你記得>的現代版(就叫下冊好了,雖然兩本都是獨立閱讀無差),
雖然上冊是純盾冬,不過下冊是盾冬主,有小小一段冬盾,

不過就是想要詮釋一下一個(和官方蛇盾完全無關的)蛇盾What if...
表達一下對官方一開始出現蛇盾時的興奮期待(一種事情沒有絕對,另一種可能這樣的感覺)

(現在官刊走向我整個放生,在Bucky回來前都不想看了orz)

設定比較像是(上冊)史蒂夫在二戰期因為和九頭蛇纏鬥了太久而身心俱疲,

於是覺得要對抗一個不斷增生永不消失的組織,吞掉其他的頭成為最強的一顆才可能有解。

可吧唧哥哥發現了...而在戰場上更久,對戰友情更身有所感的吧唧哥哥陷入了兩難...然後就掉火車了(中略也太多)


(下冊)則是由蛇盾為基準走隊二隊三線的What if,

包括盾兒知道吧唧變冬兵後對二人要怎麼走的選擇等等...


--老實說吧,我畫這故事有40%是想開車(被打),

盾兒黑黑的,冬哥(其實也算)黑黑的,結局基本HE,

不過我的蛇盾兒人設(不管文或漫)都不會無端洗白,

史蒂乎這個性如果黑了一定白不回來,

因為他一定是覺得自己做的事值得,正確,有必要。

所以也不能說真是黑了,這就是What if的真諦不是嗎XD

本來世界上就沒有完全的對錯。


...我大概就是寫這篇來降粉的orz
等我先分鏡完畫個脫衣盾就照個圖發上來(夠了妳滾

评论(2)

热度(9)